我和班長的故事

作者:馨然
在常人中,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壞,爭爭鬥鬥何時了?萬事皆有因緣啊!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順應天理、人心,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Fotolia)
  人氣: 298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今年六十歲,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現已退休在家。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普天同慶的日子裏,我回憶起在大法中受益的許多往事,感慨萬千。今天我和大家講一個我在工作時期與工廠車間班長之間的故事。

從技術主力到班組裏的「刺頭」

我原是一名中型企業的工人。在大陸,工廠倒閉轉型是常有的事。我單位因經濟不景氣,轉型與一個大型汽車廠合作,為該廠做汽車保險槓。我單位新安裝一套生產線,我所在車間的任務,是為保險槓噴塗油漆。因生產線是半自動化,而噴塗保險槓的過程都是手工操作。這就要求要有一批技術較高的噴漆工。

為達到技術要求,我單位特從台灣請來一位有經驗的技術人員,進行現場指導、傳授噴漆技術。單位又從車間中選定三名員工,現場向台灣技術人員學習,作為將來噴漆車間的技術主力。我就是這三名被選定的員工之一。經過一段時間的傳授學習,我被確認為是三名噴漆工中技術最好的一個。台灣技術人員在要走之前對單位領導說,以後噴漆方面的技術工作可以由我擔當。

汽車總廠要求我們單位拿出一百個保險槓的樣品送去檢驗。合格後正式投產,如不合格將會有很大麻煩。領導決定這一百個樣品的噴漆工作全部由我一人完成。我認真用心地噴塗了這一百個保險槓。經實踐檢驗,保險槓全部合格,單位正式投產。我的噴漆技術也因此而被領導和大家認可。

我被選定為噴漆車間的第一任噴漆班長,也是噴漆主力。我任勞任怨,早來晚走,一心撲在工作上,也因此而被公認是最負責、最肯幹的班長。

隨著單位效益的提高,規模的擴大,人員的增加,單位的腐敗現象也隨之而來。領導不再重視工作態度與技術能力,而更重視的是人際關係。這樣我這個小小的噴漆班長也就被排擠掉了,並被調離噴漆班,去了另外一個班。這卸磨殺驢的現象在當今社會是常見的事。

新去的那個班組的班長是個大嗓門,說話高分貝。靠著和主任的關係好就有些趾高氣揚,在我這個落魄的班長面前更顯得意忘形。我氣炸了肺,怨恨沖天,工作態度也就徹底改變了。

這個班長沒有技術能力,是靠關係當上的,因此同事們也都不服。我因是老班長,又有技術基礎,班裡的同事對我都很信服,和我關係很好。我藉此有利條件,想盡辦法去為難班長。工作休息時,我有意挑逗同事冷漠她,讓她難看。幹活時我總是走在最後邊,逃避責任挑最輕的活幹。平時我還注意收集班長和主任之間工作失職或不正的行為,以便找機會報復。

有一天車間搞衛生。班長喊大家都出去幹活。等大家都出去後我才慢騰騰地走出來。班長按人分配,包塊幹活。早到的同事已經都幹了很多了,我才走出來到班長那領活。一看,只剩下一塊最不好幹的地方讓我去幹。我炸了,指著班長喊:「你欺負我,憑甚麼讓我幹這塊?」班長說,按先後順序排的,你最後出來,只能是這塊。我嚷道:「排甚麼順序?班裡多少人你不知道嗎?誰該幹哪你不知道嗎?你長腦袋幹啥的?」班長一看我來勢兇猛,轉身去了辦公室找主任去了。

我一看機會來了,這下可以大鬧一場了。我想好了我收集到的他們的事情,準備當眾羞辱他們。隨後我也去了辦公室。一進屋我就衝著主任說:「我今天就說說班長的事。」主任知道我早已憋足了勁,今天就是找茬來了,他很心虛。我剛說了個開頭,他馬上就賠著笑臉對我說:「大姐,別著急,甚麼事好好說。」然後突然轉過臉去對班長大聲指責:「你為甚麼給大姐安排這樣的工作?你怎麼幹的工作?」接著一頓數落。班長滿以為主任會為她作主,沒想到等著她的是一頓批評。她像座泥塑木雕一樣呆在那裡。

從此她那高分貝的大嗓門,在我面前低了八度。我這個當初最肯幹的班長,成了車間最難擺弄的「刺頭」。因此也在我和班長各自心中結下了怨恨。

我變了 班長也變了

生活的艱難、工作的失意、疲憊的爭鬥,深感世態炎涼,不知何時我已疾病纏身。尤其是心臟病、腎炎更為嚴重。心臟病犯病時就會突然不省人事,我覺得人生好像無路了。就在這時經人介紹我修煉了法輪功。

修煉法輪功不到三個月,所有的這些病狀都離我而去,我整個換了一個人。不但我的身體和精神大有好轉,更主要的是我的心態和世界觀有了一個根本的轉變。師父說:「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1]師父還說:「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我仔細回味我的人生,思索周圍的人和事,真是覺得師父說得太好了。在常人中,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壞,爭爭鬥鬥何時了?萬事皆有因緣啊!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順應天理、人心,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我改變了對班長的態度。

工作時我不再慢騰騰地落在最後,而是默默地走在前面;休息時我不再與同事們含沙射影的起哄,諷刺挖苦班長了;班裡環境需要維護時,我默不作聲的、靜靜的自己就去做了。初期同事們都覺得很奇怪,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像不是我了?特別是班長覺得很詫異,懷疑我又有甚麼鬼主意了。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就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有一次班組裡有一個同事在休息室裡耍笑戲弄我。要是在以前我會反唇相譏,鬥個上下高低,這次我笑著說:我修煉了法輪功,修的是真善忍,不會和你爭的。我這一說這個同事更來勁了,嘲笑侮辱的話更多了。我一直微笑著、靜靜地聽著。最後那個同事說:你可真的變了,真變好了。這一切班長都默默地觀察著、思索著,她也覺得我變了。

我變了,班長也變了。她不是變好了,而是變得開始給我找茬、刁難了。以前見到我這個「刺頭」,她躲都來不及,現在她要為難我了。我想也許是因為我以前對她的傷害太重了,我應該理解她呀!

早晨到單位開始工作時,班長喊著大家幹活,卻直接衝著我喊。我應聲而去,認真去幹。本來是大家一起幹的活,出現問題時,她又直接衝著我說沒幹好。我靜靜地聽著。

一次她喊幹活,可這時我正在換穿工作鞋,沒能立即去幹。她過來搶過我手裡的鞋,一下子扔到車間的一個水池邊。她的舉動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大家不知道我究竟能忍到甚麼程度?如果把我這個「刺頭」逼急了,真要是一場大戰,班長就得「滅火」。我平靜地走到水池邊,取回自己的鞋幹活去了。師父說:「常人把一些摩擦、一點事情看得很大,活著就為一口氣,不能忍,逼急了甚麼事都敢幹。但是作為煉功人,別人看得很大的東西,你看得就很小、很小,太小了。」[2]

「刺頭」成了不是班長的「班長」

這件事對班長觸動很大,她對我又有變化了。

班長本人經常脫崗,而員工們也經常是消極怠工,這在大陸已是習以為常的事了。她脫崗回來時發現,很多時候真的是只有我認認真真地在工作。有一次她脫崗出去喝酒,回來後急急忙忙地到班組查崗,發現班組裡只是我一個人在幹活,而且我累得滿頭大汗。她很尷尬,不好意思地說:「你、你、你累了!我、我、有點事。」我忙輕聲地說:「沒事的,你也快休息一下吧!你臉色有點紅,休息一下就好了。」她感動了。

我因為以前當過班長,對全車間的許多工位有過一些接觸。對哪些工位怎樣管理,哪些工位怎樣工作,有一定的了解。有時班長忙或有事不在時,我就默默地補充上去。這樣我這個「刺頭」,又成了不是班長的「班長」。

班長和我之間的怨恨,漸漸地化開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澤民集團出於小人妒嫉,利用手中權力,對法輪功開始了瘋狂地迫害。我無端地被綁架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這在單位裡成了爆炸性新聞,法輪功是甚麼?我為甚麼被綁架?大家都在相互詢問。這時班長站了出來,到領導辦公室為我鳴不平:法輪功是好的!馨然是好人!她是最好的人!她親口講述了我修煉法輪功的前後變化,和我們之間矛盾的轉化過程。當我從看守所回單位上班時,班長以熱辣辣的目光、高分貝的大嗓門、急切切地說:「你可回來了,可想死我了!我到處說:法輪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那一刻我被感動了……

再後來,我在單位上班,全單位從領導到同事們,對我修煉法輪功,無一人反對、無一人迫害、無一人舉報。只要不影響工作,在單位任何地方都是我講法輪功真相的場所。

由於公安、國保經常地騷擾,我被迫離開了單位。不但是我,就連我的家人、孩子也被騷擾,孩子也被迫離開了學校。我們過上了流離失所的艱難生活。幾年過去了,由於中共的迫害,我們的生活陷入艱難的困境。

「共產黨害你,我幫你!」

有一天走在街上,突然一個高分貝的大嗓門,喊著我的名字。一個人向我走來,噢,是班長!到跟前她急切切地說:「我可看見你了,這幾年你好嗎?我可惦記你了!」我向她講了中共對我和我家人的迫害,特別是我的孩子高中畢業,正面臨著考大學,卻因公安的騷擾,離開了學校,不能參加複習,也不能保證考上大學。她一聽急了:「孩子沒學校上學怎麼考大學?共產黨太壞了,怎麼能這麼迫害你這樣的好人?共產黨害你,我幫你。我幫你求人找學校,讓孩子上學。」隨後她又關切地說:「電視上說你們法輪功上天安門自殺,我一看就是假的。我對我認識的人說:「電視上都是騙人,法輪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我流淚了……

又是幾年過去了,又是在街上,我倆相遇了。她又是急切關心地問:「孩子怎樣了?你好嗎?」我告訴她,是因為她的幫助,孩子考上了如意的大學,現在很好。我也因為得到很多好心人幫助,現在已走出了困境。她高興地笑起來,用她那高分貝的大嗓門說:「我記住你說的話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高興地告訴我:「我們夫妻以前兩地生活,現在我丈夫的工作也調回本地了。」我說:「是啊!天佑善人呀!」我們說著、笑著,忘記了這是在喧囂鬧市的街頭,盡情傾訴著我們的心聲。

我們揮手告別,她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我和班長的故事講完了,但又好像沒完。像這樣的故事在法輪功學員的群體中,成千上萬、浩如煙海!

一晃又是幾年過去了,歲月的洗禮,沖淡了許多往事。但班長那高分貝的大嗓門,熱辣辣的目光卻依稀浮現在我的眼前:「法輪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

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叩首!

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願所有的世人明真相,得善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7年5月8日晚,美國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德國柏林波茨坦廣場劇院(Theater am Potsdamer Platz)進行了今年的首場演出。神傳文化的洗禮令觀眾耳目一新,並收穫身心靈的愉悅,劇院中掌聲不絕於耳。
  • 她,一生坎坷,屢遭魔難;她,喜歡求神問卦,一直想搞明白自己的命運,又不甘被命運束縛。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本書,剎那間,一直迷惑不解的人生問題都得到了解答。從此,一條新的人生之路在她面前開啟。是怎樣一本書,讓她的生命再造呢?
  • 談到外星生命的電影題材, 雖然早在美國登月、發展太空計畫時,就偶有出現,但是首度掀起全球矚目風潮的,應屬1982年轟動一時並造成熱門話題的電影——《E.T. 外星人》(E.T. the Extra Terrestrial)。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Allan Spielberg)把具神秘色彩的外星人以溫馨的方式包裝,除了滿足觀眾的好奇,再加上科幻、懸疑、關懷等文藝特質呈現,創造了相當高的票房。
  • 第四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菜廚技大賽粵菜金獎得主羅子昭。(羅子昭提供)
    做菜如做人,要做好菜、須先做好人!它是真正的人生道理。你的心是善良的、平靜的、祥和的,那麼你做出的菜一定是舒展的、通透的,而且明亮的。
  • 《推背圖》的四十四圖,連同下文將要解析的李淳風的《藏頭詩》和劉伯溫的《燒餅歌》,可以說是在中國歷史上流傳廣泛的預言中,描述聖人救世聖蹟著墨較多的預言。這些描述比較晦澀難懂,超越了常規的邏輯性,然而很神奇的是,竟然與西方《聖經.啟示錄》中的描述驚人相似。本集先對《推背圖》四十四圖加以簡單解析。其他的在後文中繼續…
  • 許州的官吏韓常(人名)執法很嚴,喜好殺人,派人押送囚犯到汴京。有的囚犯在路上逃走。監管的小吏害怕因丟失囚犯而獲罪,打算把剩下的、沒有逃走的囚犯全部殺掉滅口,來掩蓋有人逃走的事實。高昌福察覺了監官的小吏的意圖,阻止了對囚犯滅口的陰謀,使十分之七、八的囚犯倖免於被殺害。於是,其他小吏怨恨高昌福,打算陷害他。
  • 許多老夫老妻都擁有一首特別的歌——姑且叫它「我們的歌」,會讓他們想起婚姻中的大事或時間點,比如初次見面、婚禮,或是因戰亂分開的歲月,密友和其它至親之間也如此。關於「我們的歌」的強大力量,一直流傳著很多軼事,還有相關的電影——正是這些歌,讓失智症患者想起了自己是誰,重新產生了親情交流。
  • 人情緒一緊張就容易胃痛,或一直有便意,或大腸急躁症,不是便祕就是腹瀉;壓力大就拼命吃東西,用吃來緩解壓力;當憂愁、思慮、悲傷或沮喪時就吃不下;這些因情緒引起的腸胃反應,最貼切的寫照就是:你的心情,小腸知道;柔腸若寸斷,自己要負責。
  • 女兒上高三時,我看了一遍《轉法輪》這本書後覺得真好,就想推薦給女兒看。當時我有兩個顧慮:她們從小受惡黨灌輸無神論,學習的課本裡就有污衊、誹謗大法的謬論,大法的真相她能相信嗎?另外,大法書表面雖淺顯,內涵卻高深,而且修煉要吃苦,蜜罐裡泡大的她能接受嗎?出乎我的意料是,女兒看書後立刻走入了大法修煉。真是天大的洪福降我家!
  • 「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即為各宗族共同的命運的記錄。此共同之記錄,構成了各宗族融合為中華民族,更由中華民族,為共禦外侮以保障其生存而造成中國國家悠久的歷史。這一部悠久的歷史,基於中華民族固有的德性,復發揚中華民族崇高的文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