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王維詩畫(上)

作者:宇祥

唐,王維,《長江積雪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784
【字號】    
   標籤: tags: ,

王維,字摩詰,河東蒲州(今山西運城)人,官至尚書右丞,世稱「王右丞」,多才多藝,詩書畫音律兼善。他一生「好道」,15歲時作詩所寫「自有山泉入,非因採畫來」,即反映出其少年時胸中便有自然丘壑。唐代宗譽其為「天下文宗」,杜甫也稱他「最傳秀句寰區滿」。

王維天性至孝,侍奉母親崔氏,其母篤信佛法,王維受其母影響,「與弟縉齊名,資孝友……兄弟皆篤志奉佛」(《新唐書》)。他的善念逐漸使他走上了修佛的道路,清心寡慾,過著亦仕亦隱的生活,每天退朝回府,便焚香靜坐,屏除妄念,誦讀佛經。以修心向善、寧靜淡遠的超然心境,感受到生命的「真意」和世界的神妙,聆聽到天籟之音。因其在詩書畫樂等方面均有較高成就,被蘇軾稱讚為「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

唐,王維,《江干雪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唐,王維,《江干雪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王維留下許多千古名詩和傳世名畫。他把詩畫藝術融為一體,把「詩境」帶入畫境,使畫意更為充實、雋永;把「畫境」融入「詩境」,使詩意更為形像、精妙。無論是雄奇壯觀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景象,還是細緻入微的「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恬靜與流韻,他都能營造意與景的空靈秀美。其作品體現最為顯著的就是一個「境」字,被譽為「意趣幽玄、妙在文字之外」。

他隱居山水之間修身養性,更使他愉悅的是,山中有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如裴迪、崔興宗、儲光羲、盧像、張湮等。他在《山中與裴秀才書》、《燕子龕禪師》和《遊悟真寺》等詩中描述了與友人在一起的種種場景:或吟詩唱和、作畫撫琴;或共泛輕舟賞清風明月;或攀至山頂一覽眾山小,賞奇峰雲霧、聽山泉叮咚;或與仙人下棋,與樵夫攀談,與飛鳥嬉戲。春賞山花爛漫,夏飲清泉甘露,秋聞長空雁啼,冬至雪中觀竹。他尋道訪道,寫下了「與我同心人,樂道安貧者」(《過李揖宅》),「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桃源行》)。

人們稱王維「詩中有畫」,而且是「有聲畫」,讀其詩就彷彿一幅幅圖畫呈現在眼前。其詩清逸脫俗,達到了澄澈之境,如他在《青溪》中寫道:「言入黃花川,每逐青溪水……我心素已閒,清川澹如此」。詩人筆下的青溪,既寧靜,又活潑,既幽深,又素淨,從其不斷流動的韻致中,呈現出不同天然景致的畫面,表現出其鮮明個性和盎然生意。青溪為甚麼能這樣吸引人呢?是因為詩人於山林溪壑中寄託了自己的心志、不與世俗合流,青溪在這裡是詩人心境的寫照──就像清澈溪水般澄淨、安然,心境、物境在這裡已融合為一了。

唐.王維,《千岩萬壑卷》。(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唐.王維,《千岩萬壑卷》。(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王維的山水田園詩是一種「空」「靜」之美。但他詩中講求的「空」並不是無有的「空」,而是有生命力的「空」,使人在寧靜而充滿生機的山水中,感受到自然造物的生生不息。詩人在審美上以虛靜為懷,以靜心而達到徹悟佛理及人生要義,心中充滿光明,包含萬有,以這種心境去觀察景物,景物亦呈現「虛靜」和「空明」。如他在《積雨輞川莊作》中寫的:「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山中習靜觀朝槿,松下清齋折露葵。」白鷺飛行,黃鸝鳴囀,詩人置身於這世外桃源般的輞川山莊隱居修行,感到無窮的樂趣,而這是在這山中「習靜」、「清齋」的結果。

其詩經常出現空山、空林、空翠……等意象,描繪出一種蘊涵自然界萬籟之聲的生機景象:「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鹿柴》),以動襯靜,空谷傳音,愈見其空;人語過後,愈添空靜。「山路元無雨,空翠濕人衣」(《山中》),細緻描繪出人在山色濃翠欲滴的山路上行走時那種微妙的濕衣之感。「清川興悠悠,空林對偃蹇」(《戲贈張五弟湮》),縱使世事紛紜,然懷一顆清靜之心即可於清幽之境中自在遨遊。「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山居秋暝》),新雨滌去山中塵埃而癒益清明,拋棄物慾紛擾洗盡心境方顯澄淨廣闊。

「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鳥鳴澗》)讀其詩使人宛若身臨其境,彷彿聽到了「靜」的聲音,聞到桂花的芳香,由於太靜了,甚至於月光可以驚起山鳥。「秋天萬里淨,日暮澄江空。清夜何悠悠,扣舷明月中。」(《送綦毋校書棄官還江東》)綦毋潛辭官歸隱,王維賦此詩相送,烘托出友人在悠悠清夜、皎皎月光之下駕一葉扁舟,扣舷而歌,蕩漾在如煙似霧的江波中,其心境如澄江般潔淨,不同流俗。

唐,王維,《雪溪圖》。(公有領域)
唐,王維,《雪溪圖》。(公有領域)

其詩有時像一幅典型的水墨淡彩畫,如:「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郡邑浮前浦,波瀾動遠空。」(《漢江臨泛》)江流無盡,好像流出了天地之外,遠山濛濛,時隱時現,以郡邑浮沉極寫水勢的浩渺,表現出「前浦」波瀾壯闊、浩渺連天的風貌。其詩有時又像一幅典型的工筆重彩畫,如:「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田園樂》)詩中用「紅」、「綠」顏色著色,雨後的桃花格外芬芳,碧綠的柳絲籠罩在一片若有若無的水煙之中,使人看到輞川的陽春美景,聞花香鳥語,感受到辛勤勞作的淳樸村民濃郁的生活氣息。

其詩除了具有一種平和之美外,還有一種韻外之致。「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終南別業》),走到水的盡頭而坐看行雲變幻,柳暗花明,見妙境之無窮。「萬壑樹參天,千山響杜鵑」(《送樟州李使君》),無論一山一石、一花一木、一蟲一鳥,都與其心境契合。古詩中白雲常被引用為隱逸、仙家之意象,司空圖《詩品》中用「白雲」喻「超詣」的神韻,說「如將白雲,清風與歸」,王維在詩中取意象最多的是雲,如:「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峰」「白雲回望合,青靄入看無」。#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其實,日本每個孩子都被鼓勵發展自己的興趣特長,並思考社會各種與人類生存有關的問題,讓他們從小懂得學習的目的是為了實現自己對社會和人類的價值,懂得學以致用,而非為了分數本身和顯示自己的本事。所以不必與人比較。
  • 「真善忍國際美展」在歐、美、澳洲和亞洲巡迴展出期間,在50個國家的900個城市受到好評。眼下,這些藝術作品有了第一個永久「居所」——其中20幅畫作近期已落戶美國亞利桑那州坦佩市(Tempe)的真善忍美術館。
  • 自己種菜,不僅一年四季都有蔬菜吃,有時蔬菜吃不完,還可送給同事、朋友和親戚,與他們結善緣。(Pixabay )
    我種的蔬菜付出的勞動比別人少,不用農藥,就是對著種的蔬菜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蔬菜的質量好,收成好。
  • 回首看看劉禹錫的一生,細細品味他的詩作,雖然一生艱辛,挫折不斷,卻依然能將落拓的風采灑逸大唐,留下名篇典章百世流芳。他於困厄中,努力保持正面的善良天性,是否很像大隱於朝,不計榮辱悲歡的真仙呢?
  • 久負盛名的、也是全球唯一的寫實藝術大賽——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簡稱ARC)沙龍,於5月13日至6月1日在紐約曼哈頓薩馬岡帝俱樂部(Salmagundi Club)向公衆展出了本年度的獲獎作品。展覽落幕後,全部獲獎作品仍可在官網瀏覽。
  • 原來,真有那麼一種藍,澄湛盈滿,精緻無暇,直入心扉。儘管歲月再苛刻,它從不褪色。
  • 9月19日後,巴尼與貝蒂開始惡夢連連,夢裡盡皆是被外星人綁架的恐怖經歷。由於精神壓力使然,巴尼的高血壓和潰瘍復發,兩人都有了精神衰弱的問題。
  • 「凡事皆須務本……」唐朝伊始,唐太宗就告誡近臣民生飲食對國家存亡的重要性。「國以民為本,人以食為命,若禾黍不登,則兆庶非國家所有。」(《貞觀政要‧務農第三十》)太宗採取減輕徭賦、休養生息、勸課農桑、厲行節約等一系列措施,完善全社會的保障體系。
  • 如果你不喜歡另外一個人,實際情況很可能是你不喜歡內心中的另一個自己或自己生命的另一部份。
    如果你不喜歡另外一個人,實際情況很可能是你不喜歡內心中的另一個自己或自己生命的另一部份。
  • 縱橫職場30年的雅芳化妝品公司總監張惠翔,10歲時母親就過世,留下七個年幼的孩子,最小的還未滿周歲,小小年紀的張惠翔就要扛起照顧家人的責任;高一那年父親又續玄,新媽媽又帶來二個孩子,15歲的少女就要面對學業及家庭的雙重壓力,張惠翔說:「小時候真的很苦!因此長大後就一直在尋找下輩子可以不用再輪迴的法門」直到40歲那年,先生從一個農會的女職員手中帶回來一本「轉法輪」,才徹底改變了她的一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