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對惡行被曝光的極度恐懼

——《2017,中國起來》讀後之一

人氣: 94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6月12日訊】高智晟律師的《2017,中國起來》一書,不僅記述了他慘遭中共監控、綁架、酷刑和囚禁的黑暗經歷,還貫穿著他對中共暴政的真知灼見,其犀利深刻頗給人以啟發。

了解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共就是邪惡的化身和代表,它存在一天,就會作惡一天,而且它作起惡來是毫無忌憚與底線的,但令人感到諷刺的是同時它又極度害怕自己的惡行被曝光。對於這一點,高律師的觀察可謂一針見血。他在書中說,「這幾年與他們(注:指中共當局)零距離接觸的一個收穫即是,我發現他們身上有著常人難以置信的兩個扭曲現象,即:一是作惡時像邪靈附體般不管不顧,二是作惡後像邪靈附體般懼怕醜行被揭露。我這幾年曾多次在當局針對我施暴前提醒過他們不作惡才是最大的安全,最實在的安全,但他們像邪靈附體般不管不顧,終於作惡後又開始懼怕敗露。」

就拿秘密警察自高律師公開致信胡錦濤、溫家寶後開始的對他全家的監控來說,那可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野蠻與瘋狂到了極致。但與此同時,他們又極為害怕自己的醜行被曝光,以至於一旦有人用照相機、攝像機對準他們就怕的要死,醜相畢露。對此,高律師在《神與我們並肩作戰》中有極為生動的記述。

2006年1月1日中午12點45分,高律師開車赴家庭教會參加禮拜日禱告,坐在他車上的還有採訪他的境外媒體記者朋友,其中的攝像記者原本是按自己的程式在工作,並無刻意要拍攝跟蹤高律師的便衣車輛的計劃,但車裡有攝像記者的情況還是被便衣發現了。接下來發生的情景逗的他們幾個人一路上大笑不止——平日裡耀武揚威的跟蹤車輛,那天的表現令人飯噴,其形象表現如一群第一次出洞的老鼠崽,那種對一個陌生環境的無措及膽怯表現淋漓盡致。由於路上大家興致頗高,他們幾次故意裝作要突然停車,每逢這時跟蹤的車輛定會全部本能般的作出準備掉頭逃跑狀,幾乎每輛車下意識的動作都一模一樣,活脫像一群膽小無比的老鼠崽。

2006年1月14日早晨,高律師一下樓,還未走出社區,他背後便形成了足足二十人左右的「隨行」。路過市場的時候,每天目睹這一景致的攤主沖著他擠眉弄眼,汽車修理部的近10多名小夥全部出來觀看,他們大都認識高律師,其中一人問他,每天這樣多的便衣跟著你不怕嗎?高律師指著手裡的攝像機告訴他說:「這是一個具有神奇力量的『武器』,我只要對準他們照一下,就能把他們嚇跑」。說著,他一回頭用攝像機對準他們,果然身後的20多名便衣立刻嚇的抱頭亂竄,場面十分滑稽,一下引得過路的許多人圍觀。這群便衣顯然已六神無主,但卻又不敢舍高律師而去,高律師每回次頭,他們捂頭亂竄的畫面就重複一回,上百群眾在周圍起哄,嘲笑他們。當高律師第四次回頭時,人們意想不到的畫面出現啦,近二十名便衣,竟清一色的個個臉上都圍攏上了女人用的紗巾,只露兩隻眼睛,這是他們的主子想出的應急絕招!這時,市場上圍觀者達兩百人,人們被這群便衣歪打正著的滑稽相刺激的很興奮,有吹口哨的,有狂呼的,有的人還大喊說:「便衣哥哥,明天你們可還得再來呀!」

2007年9月21日至10月12日,高律師遭遇了第一次酷刑。用他的話說,「那種兇殘、那種冷酷的無底線,使人持續地震驚不已。」儘管中共打手在對高律師施刑時毫無忌憚可言,什麼邪惡下流的手段都使得出來,但他們卻十分害怕高律師會把他們的所作所為說出去,以至於每次折磨高律師時,打手們都會反復威脅他說,如果將來有一天,他把這次的經歷說出去,下次就會在他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他。一個大個子打手每次都會抓住他的頭髮告訴他:「把這次的事說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幾位大爺隨時找你敗火」。

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中共之所以那麼害怕自己的惡行被曝光,那是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完全是見不得人的,是邪惡至極的,一旦曝光其光偉正的假面具就無法繼續騙人了。這也從一個角度證明了講真相的重要。

我想,既然中共那麼恐懼自己的惡行被曝光,那就讓我們以高律師為榜樣,直擊它的這個七寸,多多的揭露它的惡行,讓更多的人早日認清它的真面目吧。#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7-06-12 10: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