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份人頭稅證書 講述加拿大華人辛酸移民史

人氣: 1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蘇明明多倫多編譯報導) 加拿大華裔William Ging Wee Dere退休前一直在鐵路工作,20年來一直是蒙特利爾社區活動人士。他父親早年遭受人頭稅和《排華法案》打擊,他向CBC講述種族歧視給父親帶來的痛苦,以及早期中國移民的辛酸史。

祖父輩的經歷

父親Hing Dere 1982年去世,當時我34歲。喪禮後,母親給了我一個杏仁餅乾盒,裡面裝著父親的個人文件。我第一次看到他的人頭稅證書,當時我並沒覺得它與我有什麼關係。我對父親那段歷史一無所知,我甚至不知道有人頭稅和《排華法案》。

這張已褪色的綠色證書,長23厘米,寬18厘米,簽發日期是1921年6月9日。不經意翻看,覺得它就是個歷史證明,好像沒什麼殺傷力。對我而言,它只不過是身在加拿大的父親,和中國台山村莊家人之間紐帶證明。

父親從來沒有跟我提起加拿大法律對他和家庭的影響。這是他生活中非常痛苦、孤獨和羞辱的經歷,他自然不想對孩子提及。直到他去世前,我都沒有問過他那段歷史。從這些文件中,我發現父親生前及死後保守的這些祕密,是多麼重要。

艱難的移民

加拿大政府為控制中國移民,1885年至1949年實行《中國移民全面註冊法案》(General Registry of Chinese Immigration )。期間共有8萬多中國移民註冊,共繳人頭稅2,300萬元。父親和祖父每人繳納500元人頭稅。當時父親被關在拘留中心3週,才允許他入境加拿大。祖父的人頭稅證明已經丟失。

從父親證書中,我得知他生活中的幾件重要事。證書還是他的旅行證件,背面蓋著他返回加拿大的日期。1925年,他回中國與母親Dong Sing Yee結婚。由於排華法案,他無法帶年輕妻子回加拿大。1930年到1935年,他回中國有了孩子,但每次都痛苦地孤身一人返回加拿大。為了養育貧困農村的家人,他只能選擇到海外賺錢。

他的華人身分被加拿大社會放大,壓制性法律直指他的種族。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身分,他說在加拿大生活艱難,「就是因為我們是中國人。」

父親同時也覺得自己是加拿大人

加拿大改變了父親的生活方式,他不認為自己是旅居客人,他不想葬在中國。儘管受到排擠,他還是定居於此,並把加拿大當成自己的家。他在蒙特利爾創建手工洗衣店,還與他人一起建立互助社區組織。他以自己的方式反抗打壓,最終他把家人帶到加拿大,並在這裡成功養育四代人。

沒有人可以將他排擠出去。他是中國式加拿大人,他是加拿大華人。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