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琴海之旅(2)

雅典的建築——衛城之外(上)

作者:行雲

雅典衛城附近的Temple of Olympian Zeus 。(行雲提供)

  人氣: 455
【字號】    
   標籤: tags: , ,

由於雅典可分享的事物很多,所以我規劃分成四集來介紹她:這兩集將著眼於除了衛城(Acropolis)之外的景觀,下一集將介紹古蹟最集中的衛城,再下一集將介紹我自行抽空去拜訪、雅典首屈一指的「國家考古博物館」(National Archeological Museum)裡面收藏的一些寶物。之後的集次,則將依序介紹愛琴海的其他我拜訪過的景點。

對我而言,拜訪雅典一方面是我嚮往已久的旅程,另一方面則是想像和現實之間的衝突。從過去對希臘歷史、文化的涉獵,我腦海裡的雅典已經充滿了很多浪漫的影像。

有的影像是一大群觀眾聚集在Dionysus半圓形劇場裡,屏氣凝神地諦聽伊底帕斯(Oedipus)對自己宿命的哀痛譴責(Oedipus是古希臘戲劇裡,被宿命主宰,而在不知情的狀況之下殺了生父、娶了生母的國王)。在舞台的一側,有吟唱團(chorus)幽幽地低訴著憐憫的旁白。有的影像是其貌不揚的蘇格拉底,在街頭沉思徘徊,或而踽踽獨行,或而與人激辯。有的影像是政治和軍事領袖伯里克里斯(Pericles)站在公民大會上慷慨陳辭,激勵雅典人的士氣。有的影像是………。然而,當飛機徐徐降落在雅典機場時,我深知等候著我的雅典,是一座又歷經了兩千多年的風霜與磨難,而正在努力重新站立起來的現代城市。

希臘首都雅典。(行雲提供)
希臘首都雅典。(行雲提供)
希臘首都雅典。(行雲提供)

在麥錫尼(Mycenea)文化時期(前1600—前1100),雅典雖然還不是希臘最重要的城市,但也已經是一個很有分量的文化中心了。愛琴海地區的「黑暗時期」過去之後,雅典迅速地成長。到西元前490年波斯第一次入侵的時候(也就是有名的「馬拉松之役」),雅典已經和斯巴達成為希臘世界的兩座最重要城邦了。

波斯在西元前490年第一次入侵希臘的時候,雖然它並不是傾力而為,但是馬拉松之役的勝利,已經使希臘人的自信大增,也使主導馬拉松之役的雅典城邦,在希臘地區的地位更加提昇。波斯在十年之後,正式以大規模的兵力進行了第二次入侵,攻佔了希臘半島北部及東部的大部份地區,包括雅典城本身在內,使希臘世界的存亡岌岌可危。最後希臘聯軍終於在雅典海軍和斯巴達陸軍的領導之下,驚險地擊退了波斯人。雅典海軍主導的Salamis海戰,是希臘戰勝波斯的一個特別重要的轉捩點。從此之後,希臘人(尤其是雅典人)揚眉吐氣,這份對自我能力的確認,是促成隨後以雅典為中心的希臘文化黃金時代的一個重要因素。

波斯入侵希臘路線圖。(行雲提供)

不少人有個印象,覺得雅典的民主政治源遠流長。其實雅典城邦,直到黑暗時期之後、古典時期的前面兩百年(前700—前500),都還在幾個貴族家族角力所產生的獨裁政治和寡頭政治(Oligarchy)之間徘徊,只是在西元前593年的一次短暫的政治改革(主導者名為Solon)之後,非貴族上層公民的勢力逐漸在擴張。

民主政治的誕生其實是來得有些突然,它是在西元前508左右,由當時的雅典的掌權者Cleisthenes,為了反制斯巴達強力介入雅典的政權角力,而突然祭出的一個極端政治改革。所幸這個政治改革很快地就克服了一些雅典貴族的反撲,十多年之後的馬拉松之役的勝利,更為這個新生的政體作了一個重要的背書。從此之後,民主政體在雅典穩定地存在了150年,伴隨了雅典的興盛和衰微,直到西元前338雅典被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征服為止,中間只經歷了一次短暫的中斷。以此看來,這一朵政治學上璀璨的花朵,其實是比較接近偶然的幸運,而比較不是水到渠成的政治演進。

即使像雅典這麼優秀的城邦,也不是一直很明智的。雅典在戰勝波斯之後,的確有一段時間放射出西方文明最燦爛的光芒,但是它在希臘世界裡的跋扈政治姿態,引起了雅典與斯巴達之間內耗性的互鬥。再加上一部分雅典公民好大喜功的帝國擴張思想,導致雅典在短短的100年黃金時期之後,就實力耗盡,急速衰落,而於西元前338被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征服了。從此之後,雅典在世界歷史的舞台就退居第二線,直到西元1832年,希臘脫離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而成為一個獨立國家,雅典以國家首都的身分,再一次站在國際聚光燈下。

今日雅典的街景,充滿了現代化的建築。不過,我想大家比較有興趣的,是雅典比較獨特的建築、遺跡、和景觀。我把它們(除了位於衛城之外)依時代的遠近,分成三類來依次介紹:(1)古希臘和早期羅馬時期遺跡、(2)拜占庭時期的建築、和(3)希臘獨立之後出現的新古典風格建築。在這一集裡,我會和大家分享我所見到的第一類;下一集則會介紹其他兩類。

雅典(除了衛城之外)的古希臘和早期羅馬時期遺跡,我有幸見到了下列六座。它們按建造年代依次為:

(一)Ancient Agora(西元前6世紀)

(二)Temple of Hephaestus(西元前449始建,西元前416完成)

(三)Monument of Lysikrates(西元前334年)

(四)Temple of Olympian Zeus(西元前6世紀始建, 西元2世紀完成)

(五)Stoa of Attalos(前159—前138原建, 1952-1956重建)

(六)Hadrian Arch (西元131年)

古老的希臘城市,常常有一個位於市中心的聚會集中廣場,稱為Agora。它起初是提供政治聚會和軍事訓練的場所,後來也兼具市場功能。雅典城主要的Agora,大概是在西元前第六世紀開始建立的,也就是大約在孔子出生年代的前後,直到西元後第六世紀才廢棄。在這一千多年間,特別是剛開始的那幾百年,這裡一直是雅典城的政治和商業中心。

有不少的公共建築或紀念碑,曾經建在雅典的Agora上,它們包括了法庭、神殿、柱廊、劇場……等等,但是屢經戰亂,再加上歲月的消磨,至今只剩斷垣殘柱,供後人憑弔了。

希臘首都雅典。(行雲提供)

在古希臘和早期羅馬時期,雅典城有三大神廟:一座是衛城上的Temple of Athena,也被稱為帕德嫩神殿(Parthenon)。另外兩座,就是上面所列的Temple of Hephaestus和Temple of Olympian Zeus。這三大神廟以Temple of Hephaestus保存得最為完好。

Hephaestus是希臘神話裡面的工匠、手藝之神。後來羅馬人把他對應成羅馬的火神(Vulcan)。英文裡面的volcano(火山)一字,就是由此而來的。希臘常常把他和Athena並提,因為兩者各代表了人類能力的兩個重要部分:Athena代表了智慧,而Hephaestus則代表了技藝。

雅典的建築。(行雲提供)

在希臘神話裡面,Hephaestus其貌不揚,可是宙斯(Zeus)卻因為如此,而把美麗的女神阿芙蘿黛蒂(Aphrodite)(羅馬人將她對應成維納斯–—Venus)指定嫁給他,免得其他男神爭吵不休。

Temple of Hephaestus於西元前449始建,西元前416完成,稍晚於孔子的年代,而正值蘇格拉底的青、壯年時期。當時雅典在希臘世界裡如日中天,但是已經開始因為跋扈,而遭到其它城邦的反制。Temple of Hephaestus的建築型式和帕德嫩神殿很像,都是使用最早的Doric Order。兩者外觀上最大的差異,是帕德嫩神殿短邊的上方、建築學上稱為tympanum的三角垂直平面上,裝飾了許多精美的敘事雕像。而Temple of Hephaestus的tympanum,則沒有裝飾。

雅典的建築。(行雲提供)

在雅典的主要古劇場Theater of Dionysus,除了有戲劇創作的競賽之外,也有音樂方面的競賽。競賽之後,優勝團體的平時贊助人,常常會在去劇場的路上設立紀念碑來慶祝。Monument of Lysikrates就是一座這樣的紀念碑,Lysikrates則是贊助人的名字。

希臘的廊柱有三種主要的建築形式。在前面對Temple of Hephaestus的分享裡,我提到了其中最早、也最樸素的「Doric Order」。這三種建築形式裡面最晚、也最華麗的形式,被稱為「Corinthian Order」。而Monument of Lysikrates則是Corinthian Order最早出現在建築物外觀的例子,所以它在西方建築學上是一個重要的史料,後世也常常仿造它。像倫敦和紐約,至今都還有幾個Monument of Lysikrate的模仿版。

雅典市的紀念碑。(行雲提供)

太陽系的行星裡面,有三位大老,分別是木星、土星、和天王星。英文沿用拉丁文的名字,稱它們為Jupiter、Saturn、和Uranus。回溯對應到希臘的神話裡面,則是宙斯(Zeus)、克洛諾斯(Cronus)、和烏拉諾斯(Uranus)。其實他們三位都是天王:依序為青、中、老三代的天王。他們一代推翻上一代:Uranus被他的兒子Cronus推翻,而Cronus後來又被他的兒子Zeus推翻。每次談到這裡,我都會讚佩希臘神話裡沒有第四代天王。古希臘人似乎知道:三代已經足夠來表達世代交替問題的重複性了。

在希臘神話裡面,有關Zeus的部分非常豐富,除了反應出上述的世代交替課題之外,還有許許多多人類社會學課題的投射,遠超過此篇旅遊隨筆的範疇。不過既然我正在和大家介紹雅典城,我就不妨和大家分享一下Zeus和雅典城守護神雅典那(Athena)之間的一點神話故事。

前面提過,Zeus經常外遇,有一回是和機智女神墨提斯(Metis),可是有預言說Metis會產下比Zeus更強的後代。在焦慮之下,Zeus就把Metis一口氣吞下肚裡去,可是Metis當時已經懷了身孕。隔了一陣子,Zeus開始覺得頭痛欲裂,痛苦地向諸神求助。其中有一位勇敢的男神,拿了一把斧頭,把Zeus的頭劈裂,從裂縫中跳出一位長成而且全副武裝的女神,她就是Athena。

上面這段神話,經常引起我對兩個課題的思考。一個課題是:雖然Zeus受了很大的苦,才把Athena給生出來,可是出生之後,Athena很快地就成為Zeus最喜愛的兒女。我覺得這段神話,似乎是把母親對懷胎十月,再經過劇烈陣痛才產下的嬰兒,有特別情感的過程,投射到男性的Zeus身上。另外一個課題是:在希臘神話裡面,Athena是智慧之神。而Athena孕育的地方,則是Zeus的頭部。是不是古希臘人,已經隱約覺得人的智慧,是存在於頭部的呢?

Temple of Olympian Zeus的建造期間拖得很長。它在雅典還沒開始實施民主政治(西元前508)之前,就已經建好了地基,但是在雅典最興盛的那幾百年裡,雅典人一直沒去管它。直到西元前174 年,才復工了幾年,大約完成了一半。最後在西元132年,在一位很熱衷希臘文化的羅馬帝王哈德良(Hadrian)的手裡,終於把它完成。可是好景不長,大約一百多年後,雅典被一族日耳曼人劫掠過一次,這座神殿遭到嚴重損害,後來有些部分又陸續被拆下作為其他建築的材料。經過這麼悠長歲月的消磨,它沒有完全消失,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這座神殿原來有104根廊柱,相當壯觀雄偉,而且都是精緻華麗的Corinthian Order廊柱,光芒應該超過衛城上的帕德嫩神殿。但是現今只剩下16根廊柱,供憑弔者在心裡重現它昔日的輝煌。

雅典衛城附近的建築。(行雲提供)

從衛城向北市眺望,可以看到一座顏色鮮麗的長形建築。這樣的美景,是1950年前的遊客,沒有福氣看到的。那就是在1952-1956年間,按大約在前159—前138的建造原樣,忠實重建的「Stoa of Attalos」。

在希臘文裡,Stoa指的是「一邊封閉、一邊敞開的長廊」,它原來是建造在宗教聖區(Sanctury),讓朝拜者遮風避雨暫時休息的場所,後來其結構漸趨複雜。像阿塔羅斯柱廊(Stoa of Attalos)就是一座兩層的建築,裡面除了有許多精美的廊柱之外,在封閉的那邊還建有二十多個房間。由於它的建造型式,涵括了希臘建築的三種主要型式,再加上現存的建築是忠實的重建,所以它已經成了現代學習、研究希臘建築的絕佳範例。

雅典的建築。(行雲提供)
雅典Stoa of Attalos。(Tilemahos Efthimiadis/Flickr CC BY-SA 2.0)
雅典Stoa of Attalos。(Tilemahos Efthimiadis/Flickr CC BY-SA 2.0)

從西元96到西元180,羅馬帝國經歷了四次王位的繼承。而這四位繼承者,都不是在位者的兒子,而是受到在位者喜愛而特別收為養子來繼承王位的。雖然這還不能算是禪讓政治,可是或多或少減低了繼任者是昏君的機率。碰巧這一段期間是羅馬帝國國力的巔峰期,所以這五位帝王常被稱為「Five Good Emperors」。

這五位帝王裡面的第三位是Hadrian,他在位了二十一年(西元117–西元138)。他非常喜愛希臘文化,一心想把雅典變成羅馬帝國的文化中心,所以他在雅典進行了不少公共建設,包括完成了前面介紹過的Temple of Olympian Zeus。雅典人為了感念他的德政,就在西元131年為他建了一座拱門。很幸運地,這一座被稱為「Hadrian Arch」的拱門倖存至今,只受到了次要的損害。

從建築學的觀點來看,這一座拱門有一些特殊意義。它是至今倖存的,將希臘主要的建築元素(廊柱)、和羅馬主要的建築元素(圓拱)相結合的一個早期的例子。這樣的結合,對後世歐美的建築有巨大的影響。

提到希臘文化與羅馬文化之間的激盪,就令我想起一個有趣的話題:大家都知道傳統中國文化是尊敬年齡和資歷的,而美國文化是重視青春和潛力的。關於兩者之間的優劣,曾經引起過不少的討論。而希臘文化與羅馬原有文化之間,也有類似的對比:希臘文化是歌頌青春和理想的,而羅馬原有文化是重視歲月經驗和現實狀況的。我們是否能從歷史上,學到一些這兩類文化各自的長短呢?再則,這兩種文化是否可以融合,而互相截長補短呢?@#

雅典的建築。(行雲提供)
雅典的建築。(行雲提供)

──轉自作家行雲部落格

(點閱愛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些食物的記憶,都是人生的好食光,如今是到了我反哺報恩的時候,也要讓父親晚年生活中仍然擁有最好的食光。
  • 聖芭芭拉大教堂已經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是由著名的建築師楊.帕列馹於1388年設計監工,他的父親就是布拉格最著名的聖維特大教堂與卡爾大橋的建築師彼得.帕列馹。
  • 愛琴海地區有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此外,這個地區的古史斷代以及文化脈動,和中國的上古史有很多契合的地方。
  • 歐塔卡二世擁有當時中歐地區最強大的鐵騎兵團,幾乎每次戰役都傳出捷報,被稱為「鐵金國王」,文藝復興時期最偉大的詩人但丁在傳世大作《神曲》中尊稱他是「當代的偉人之一」。
  • 閩、台地區的廟宇室外建築裝飾工藝──剪瓷雕,屬瓷片拼貼的一種。題材以吉祥如意、福祿壽喜和花鳥蟲魚、人物故事為主要內容,其工藝兼具繪畫的色澤感和雕塑的立體感,並可長年經受日曝雨淋、海鹼侵襲而不褪色。(行雲提供)
    「馬賽克」屬於平面性的表面材料,而「剪瓷雕」是立體性的,所以在呈現深度、厚度、及表面紋理上,其表現力要遠勝過「馬賽克」。
  • St. Bartholomew’s Church使用了大量的拱門及圓頂,牆面和屋頂內外,添加了頗具特色的裝飾,特別是細緻的花紋。同時希臘式的廊柱,更加常見。
  • 「蘇格拉底之死」,在西方的哲學史上是一個重要的事件。根據蘇格拉底的學生柏拉圖的記載,蘇格拉底在被古希臘雅典的公眾宣判喝毒藥處死之後,不但沒有趁機出亡,反而坦然就義。而且在喝毒藥之前,向他的門徒們闡釋他為什麼要選擇從容就義。他的論點,對西方的生命哲學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而大衛的這一幅畫,就是在描繪這重要的一刻。
  • 2016台北國際建材家具大展,11月18~21日在世貿一館盛大舉行,來自雲林斗南的「銘木專業木工廠」也參與這次的展出,他的展位沒有任何的裝潢,只有參展的原木和參展的作品。堅持正宗榫卯工法的銘木第三代傳人李界煌自豪地說:「我們的展位是最環保的,絕不會留下任何垃圾,一切都可以帶回去。」為了讓民眾見識正宗的榫卯工法,李界煌在展位上開講「古代建築是現代經濟困頓的解藥」,希望能喚起世人對傳統工法的關注。
  • 幾乎在所有談墨的書裡,講到胡開文時都會提及這錠墨,把它當成招牌商品來看待。主因是,它是第一個以地球為造型的墨,再加上它曾參加國內外的大展並獲獎,為製墨業及國家增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