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緣筆記:轉變(3)

作者:塵埃

(Pixabay )

  人氣: 119
【字號】    
   標籤: tags: , ,

那倒臥在病床上的友人沉沉睡去,他心中百感交集,父輩當年曾對他說,人生出來,是有自己的使命的,如若他的使命,是運用財富,創造工作機會,安定他人的生活,以至救濟,那麼,這麼多年來,他不就是逃避了使命

從來「我不執迷於錢財,我不執迷於財富」,在過去是他的驕傲,他曾經覺得自己真的做到了,連在收入不高時,所收到的二手物品,大部分都再打包轉送了更需要的人,可是他卻沒有想過,怎麼不好好地待在原來他應該在的位置上,運用財富,直接購買人們所需要的東西相送,而不是轉送二手物品給他們,甚至照顧員工的生活,讓員工們在不虞匱乏的情況下也有餘力幫助別人。

而不是像現在……。

他突然覺得,自已從前的想法有著更深的隱蔽而不為人知的一面:

「我不執迷於錢財」──其實有著「我貪戀名聲」之意。

「我不執迷於財富」──其實是「我害怕被仇富」。

曾經以為遠離財富就能得到真心對待,不被人從心裡排斥,其實,哪裡都有真心,哪裡都有不真心;哪裡都有接納,哪裡也都有不接納,端看自己與周遭人們的內在心境,而不在於擁不擁有財富的本身。

於是,在朋友甫出院之際,他輕輕告訴:「我這裡有貨可批,你拿一點去,和孩子賣賣看,你不用出成本,貨賣出再給我貨款,你看如何?」

收下樣品的友人表示會和孩子討論,卻在出院不久後某一天相約的飯局上將樣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塞回企業家孩子的隨身袋中,隨後以最快的速度搭車離去。

企業家的孩子將塞回的樣品打開,哪裡只是樣品,裡頭還有他的看護費用,友人還是覺得不能平白無故拿他的東西,因對生意無概念,只答應將來為他做商品型錄與保證卡的設計。

這時,一個景象在他眼前出現──在那凜冽的寒風之中,冬梅傲霜雪。他這個朋友,宛如一剪寒梅傲立在風雪之中。依稀記得一個故事,古時有個君王帶著隨從尋訪賢人,終於訪至賢人的住所,在見到賢人的那一剎那,王說:「賢人啊,你上前來」。而那賢人回道:「王啊,你上前來。」初閱時只覺得這賢人未免太沒禮貌,怎對君王如此說話,而友人傲霜雪的舉止讓他明白了這個故事為何會被流傳記載的原因,是啊,如果他是君王尋訪人才,像友人這樣德性的人才,他確實必需再向前一步,才攬得到。

生意上的智慧與管理開始微量微量地在他身上累積,他決定承擔自己的使命,如果這使命還願意屬於他,即使是機會已經消逝了那麼多,不知還能有多少。現在累積財富對他而言,僅僅是一個幫助別人的工具,但在大面積幫助別人之前,必須先讓自己的財務穩健且永續,以免還沒幫助別人之前,就將自己耗盡,是甫創業的他,必須過去的挑戰,所謂是福不是禍,在人生的轉折處,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喚「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漸啟航。

而在初登船帆的那一剎那,遙望海上,一幕更驚人的景象出現在他的眼前:在海的那一端,浮現了一座島嶼,島嶼上浮現了一個人像,是那島國的國家元首,而在島嶼不遠處的幾塊陸地上,也浮現了許多人像,是陸地上各國的國家元首,多位有德的國家元首,鎮日為國務煩忙。

企業家的孩子輕輕長嘆,他知道國家元首和官員們,每日繁忙的國事中,包含著減少貧窮、照顧低收入戶,以前在s基層工作中,他有許多年的收入都達不到課稅的最低標準,看來在當時,他也是他們擔心的對象吧。

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應該是要反過來去照顧那些低收入戶才對啊,為了一個清高的美名,就這麼害怕被仇富而遠遁,直至幾乎什麼都失去,但是,出生在富有人家,如果願意,以他這樣能千金散盡又甘之如飴的個性,愈居高位,愈能為國家帶來好處,他可以領養多個窮困家庭的孩子,供他們讀書上學,他可以參與文化教育,出版刊物,內容盡寫些互助合作的故事,讓社會維持在善良淳樸、互相幫助的風氣下;他可以在自己所及範圍之內,為國家減少失業率,減輕元首及官員們的壓力;他甚至可以做國際救援,且低調默默地不留名聲。

「我心中曾經那麼害怕人們知道自己是富人,怕被仇富的人瞧不起、妒嫉與訕笑,順著他們的想法變成了窮人,卻逃避了自己的社會責任。但反過來看,仇富的人,如今想想也是需要被幫助的人。一個需要被幫助的人,說些什麼去發洩自己的不平與憤憤,又何須在意呢?但願有一天我能成長到有能力去幫助他們,且不讓他們知道,雖然仇富的人不一定都在最基層,但我畢竟在基層待過,也許會知道怎麼樣去幫助別人又不傷人的自尊。」

企業家的孩子終於放下多年的觀念,期盼在人生的下一步,默默地成長茁壯至幫助更多的人,以成為潛在的、協助安民定國的、不為人知的力量。@#(全文完)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同樣都說是「信任」,卻有大相逕庭的兩種面目,可見它們的意涵並不一致。顯然,前者信任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她患得患失、戒慎恐懼,生怕吃虧、遭受損失,非常缺乏安全感,但是其情可憫,應給予諒解。後者則是發自內心的信任別人,她隨遇而安、從容自在,那份滿足、愉悅,是最好不過的收穫!
  • 他有一首偈語:「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正是他雲遊天下,廣結善緣的真實寫照。
  • 當他的分店開到東方時,行銷也到了東方,東方許多地方保留了許多民俗傳統,其中一個就是相信輪迴轉世之說,他也去湊了熱閙。在那東方的寺廟中,一位事業版圖比他小得多的企業主,問那廟中他們的神,什麼時候可以退休啊,他不知道為什麼退不了休,而那廟中主持卻回答,這位企業主轉世前答應天神,要下世完成洪願,從天堂的財庫裡搬了太多的錢,轉世後,搬下來的錢,太多用在個人享樂上,而沒有完成洪願,因此這位企業主不能退休,得將答應下來的事做完。
  • 天災及債務沒能阻擾當龍,隨著時間過去漸漸消褪。當龍開了第五家分店,這是第一家跨國分店,卻因為不熟悉當地的民情風俗,而差點關閉。
  • 當龍第一次開分店之前,為了籌措第一家分店的資金,省吃儉用,又更辛勤地工作,勞心勞力又吃得更簡單的情況下,第一家分店雖然順利開張了,當龍本人卻生了一場大病。生病期間,累垮了其他家人,第一家分店,就只好請人管理了。
  • 在許多許多年前,地球村的某一處,有位年輕人,名喚當龍,擁有一家以自己名字為名的「當龍快餐店」,餐點雖非山珍海味,卻也樸實可口,價格平實,吸引了眾多來來往往的旅人。
  • 千年之前,帝王駕崩,那已興建多年的皇陵成為帝王此生最終的驛站。浩浩蕩蕩的送葬隊伍,舉國哀慟,多少的金銀珠寶、綾纙綢緞,隨著帝王,一起陪葬在皇陵。
  • 和翎渝相處久了,涵兒對奶奶的記憶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翎渝純真的笑靨。她所要經歷的一切此生該經歷的喜怒哀樂,涵兒無法為她承擔,如同奶奶當年,無法為涵除去一生該經歷的苦難。而前世,就讓它留在風中,除非她自己主動憶及。
  • 任何事物均得有益於他人與自身心靈的提昇才能長久不衰,歷久彌新,在這個論點下,真誠的相信古老的東西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歸。
  • (shown)苦難鋪墊了一張進入天國的門票,那是所有富豪都想做的交易,所有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機會,神安排了路,可自己得堅忍的走到最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