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滲透政壇 澳洲譁然 加拿大或重蹈覆轍

在加拿大想過舒服的退休生活,並不容易。(加通社)

人氣: 124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6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綜合報導)澳大利亞安全情報局(ASIO)向澳洲主要政黨發出警告,兩名知名華商的政治捐款可能是中共干涉澳洲政治的一個渠道後,引發了澳洲社會對如何應對中共滲透的熱議。這話題也正開始變成加拿大的話題。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前總理艾伯特和反對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都曾分別單獨聽取過安全情報局有關澳洲受到中共滲透的報告,各大黨的主要官員們也都曾接到相關的報告,但未給予足夠的重視。直到媒體的調查披露了涉及中共滲透政客的事件,特恩布爾才下令要重新修訂澳洲的反間諜和反外國干涉法律。

澳大利亞在人口及政治體制方面都與加拿大類似,但政策改變比加拿大來得快。《環球郵報》週一發表的文章稱,澳大利亞與中國的《澳中自由貿易協定》2015年已生效,加拿大政府正在考慮參照澳洲的做法。

不過,關於中共滲透的熱議,在澳洲已導致來自社會的呼籲,要更加警惕來自中國的資金。目前,西方國家都看到,中國企業對西方國家公司的購買興趣很高。

加拿大自由黨政府已經表現出對中資收購加拿大企業的風險不夠關心。比如今年2月份批准中國安邦保險集團收購卑詩省最大的安老院連鎖店Retirement Concepts,而安邦集團的所有權結構沒法說清,集團董事長及一些董事是中共元老的親屬;3月份批准中資公司O-Net收購蒙特利爾的ITF Technologies,這項收購之前已被保守黨政府拒絕,理由是「會損害西方軍隊對中方的技術優勢」。

今年6月,加拿大政府同意,中國海能達通信股份有限公司(Hytera Communications Corporation Limited )收購溫哥華高科技公司Norsat International Inc.的交易,可免除正式的國家安全審查。但因Norsat是美國軍隊等敏感部門的供貨商,美國國會屬下的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認為,該交易危及美國國家安全。

無獨有偶,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數年前也針對中共對加拿大政客及社會的滲透,提出過警告。

澳洲政客終受挾制

2015年,澳大利亞安全情報局局長路易斯(Duncan Lewis)曾向澳洲三大主要政黨的高級行政官員發布祕密簡報,提到兩名華裔房地產開發商及其公司,在10年內向澳洲政黨捐贈了大約670萬澳元的事。說他們的意圖可能是代表中共施加影響。

但澳洲的政黨當時對此警告並未引起足夠重視。據Fairfax Media和ABC電視台《四角》(Four Corners)欄目的聯合調查報導,黃向墨曾威脅要取消給聯邦工黨捐款40萬澳元。一天後,工黨參議員達斯蒂厄里(Sam Dastyari)公開支持中共政府在南中國海的政策。

在去年聯邦大選前的幾個月,達斯蒂厄里曾多次為黃向墨獲得澳洲公民身分出頭,他的辦公室曾四次致電移民部,他本人也給移民部打過兩次電話了解此事。不過,黃向墨的入籍申請已被澳洲安全情報局叫停。

2016年9月,達斯蒂厄里被曝曾接受黃向墨所在的玉湖集團捐款數千元,用於支付其差旅和法務費用,之後達斯蒂厄里不得不辭職。

該調查稱,去年前澳洲貿易部長羅布(Andrew Robb)接受嵐橋集團(Landbridge Group)董事長、中國億萬富翁葉成(Ye Cheng)的聘請,擔任嵐橋集團高級兼職經濟顧問。

羅布一年內從嵐橋集團獲得88萬澳元的諮詢費。但葉成與中共的重要貿易政策決策人聯繫密切。去年10月,北領地政府以總值5.06億澳元將達爾文港租賃給嵐橋集團99年,曾引發澳洲軍方高層的擔憂。

加拿大有類似現象

2010年,當時的加拿大安全情報局法登公開說,擔心加拿大有兩名省級廳長受到中共政府滲透。之後,加拿大媒體披露了中共通過各種方式滲透加拿大政客及社區的做法。但是,加拿大政界看起來也是不太重視。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去年參加了多個華人舉辦的小型自由黨籌款活動,說是為了吸引來自中國的投資。不過,《環球郵報》發現,在這些每人花1,500加元參加的籌款活動中,有華商直接向特魯多遊說允許中國公司收購具體的加拿大企業。

更令加拿大人擔心的,去年5月份總理出席的那次在多倫多舉辦的籌款活動,至少有三名出席者是中共國營機構的高級官員。

環郵的報導稱,那次活動結束幾天後,一名出席活動的中國商人去了渥太華,與中共政府駐加拿大大使羅照輝會談。不久後,這名商人連同另一名華商,給特魯多基金會(Pierre Elliott Trudeau Foundation)和蒙特利爾大學法學院捐贈了100萬加元。

加拿大中國問題專家伯頓(Charles Burton)對環郵說,這100萬元的捐贈似乎是為了討好特魯多,因為其中的一部分是專用於為其父親老特魯多建雕像,這會使特魯多總理對捐款人產生好感。中共一直在尋找機會,讓它的官員和企業高管獲得機會接觸外國政治領袖,並代表中共政府從事遊說活動。

 

澳洲政界驚醒

澳洲社會的擔憂已經在延燒,因為中國資金已經購買了他們的關鍵基礎設施,包括港口,以及該國電力行業的大額股份,也有大量中資湧入住房及農場市場。媒體的報導,更使公眾擔心中共干預澳洲的政界。

據環郵的報導,澳洲前外交官和情報分析家、現任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負責人麥卡夫(Rory Medcalf)說,「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這一步:在政治階層中幾乎形成了共識--澳大利亞必須站起來面對中國(中共滲透)。」

前高級國防顧問和戰略家、現任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總監詹寧斯(Peter Jennings)認為,即使在允許外國投資的行業,政府也應採取更謹慎的態度。不要受制於投資門檻,因為在某些情況下,甚至相當小的投資也可能會產生戰略性影響。他說,「我唯一的建議是,不要被愚弄」,因為中共政府「在價值觀方面非常明顯地和我們不一樣」。

麥卡夫說,「澳大利亞正在很努力地反擊。 澳大利亞正在關注警惕性、透明度及審查關於間諜活動和政治捐款的法律等等。 所發出的信號是:明顯有一些東西不對勁。」#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