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露家之味(3)年味往事

作者: 韓良露
  人氣: 3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常常覺得自己的童年挺幸福的,因為有不少值得懷念的往事。

像過年這件事,在一九六五年代到一九七五年代的台灣,仍然是社會開始富裕、人們手中有了餘錢卻還有閒的年頭,因此過年就成了大事,也自然有許多好玩的事。

當年我最喜歡的事,是拿著米及糖去我所居住的新北投鎮上的農家,由他們用石磨舂米,再把米漿製成甜年糕,農家只收加工的費用,但不必負擔米及糖的原料費,可見得那是個多麼單純的時代,但這種由手工製成的最簡單的年糕,用油煎一煎,就比後來吃過的各種花俏年糕都還可口。

在過了冬至到立春期間,爸爸就會在家中自己做甜酒釀,先炊米再把熟飯加糖置於陶缸中,做出的糯米甘酒釀是除夕晚上守夜時的宵食,吃法是在飯碗中打一顆鮮雞蛋,然後把加水溫熱的酒釀湯沖入碗中,酒釀加熱不可用大火滾沸,以免香氣消失,雞蛋不用煮而用沖的,是為了吃蛋花潤滑的口感。

爸爸有個老友叫老夏,每年過年前一定會上門拜訪,也一定會留下自製的香腸及臘肉,我年年吃老夏的臘味,也不知多珍貴,但有一年年夜飯卻不見桌上有常見的臘味,才知道爸爸的老友不在了,真是叫人感傷的年味

爸爸在壯年時,從我小時候到青年,差不多有十幾年的時間,大年初一的早上,在小孩子們醒過來、但還沒下床前,都會給我們吃一碗甜湯,說下床前吃保一年平安。當年覺得沒什麼道理,不過是紅棗桂圓蓮子湯嘛!但爸爸卻挺認真的做這件事,而且在大年初一前幾天,就會看到他坐在餐桌前,把買回來的乾蓮子挑心去苦味,桂圓也是買帶殼帶籽的自己剝福圓皮,紅棗也會小心翼翼的去籽,爸爸做這些事的身影,留在我記憶深處,但直到自己年齡大了,才懂得願意做這件事的人,不僅要有閒情逸致,還要有堅持把某種傳統留給孩子的愛心。

大年初一,不管我幾點起來,爸爸的甜湯一定燉好了,因為爸爸一定清晨五、六點就起來燉甜湯,為的就是讓我們下床前喝到他親手做的湯,也年年聽他說他小時候在江蘇老家時,他媽媽(就是我們從未見過面的祖母)在年初一時一定會在他下床前,餵他一碗紅棗桂圓蓮子,這些孩童時並不太懂得的事,如今年紀大了,一回想就會眼眶發熱,爸爸的年味,是親情之味,也是異鄉遊子思念的年味。

除了爸爸懷念的年味外,我還記得阿嬤的年味,阿嬤是台南人,祖上泉州,來台已經五代了,阿嬤的父親是漢學家,十分尊崇古禮,而阿嬤自小讀詩書,對傳統的飲食文化也特別講究。

阿嬤在過年前就會開始做起紅龜粿,在年節時用來祭天拜地,求神明賜長壽,還會自己搓金銀圓(就是紅色白色的糯米湯圓),金銀圓的意義自然是討吉利,求來年財運順利,金銀圓會加在煮好的紅豆湯裡一起吃,紅豆則有驅邪的功能,這是台灣的古禮,據說源自中國遠古的周代。

我最喜歡阿嬤的年味,是在大年初一晚上吃的米酒煮桂圓糯米粥,米酒的香味對小孩來說很刺激,黏黏甜甜的糯米粥,吃了全身暖和,阿嬤說吃了這道食物,未來一整年又香又甜的日子才會黏在人身上。

不管是爸爸的年味或阿嬤的年味,都成了我記憶中的幸福滋味,讓我如今都會期待過年,也期待這樣的滋味能伴著我走過一年又一年的歲月。@#

──節錄自《良露家之味》/大塊文化授權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剛到日本的時候,對扔垃圾極為頭疼,垃圾經常因為分錯類而被退回來。日本垃圾分成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資源回收垃圾、危險垃圾、大型垃圾等等,尤其是資源回收垃圾,一定要清洗乾淨才可以扔。
  • 勇氣不體現在外表的強悍。面對生死抉擇不退縮,能夠將自己置之腦後,全心全意去救助別人,那更是勇氣。若非心中有信仰,知道自己的使命,信任上帝在安排一切,一個凡人又怎會有勇氣停留在煉獄般恐怖的戰場?
  • 他有一首偈語:「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正是他雲遊天下,廣結善緣的真實寫照。
  • 相傳李布謝不但聰穎過人,而且還具有預言未來的特異功能,她成功地弭平國人的歧見並且團結部眾開創了捷克這個國家。雖然李布謝的傳說不足以構成信史,但是她卻早已成為捷克民族起源的象徵。
  • 我和鄰居的同伴們穿過一家又一家的餐廳和院子,在自己家和別人家的樓梯上上下下奔跑著……這幢守護我童年的小樓,是我生活了十年的地方,是個如此美好的居所,也是我即將失去的家。
  • 從飲食觀點來看,東區也是全台北市飲食文化最混血的地方,日本料理、義大利麵、本省菜、外省菜都有,充份呈現台北混雜多元的飲食特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