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獨樹一幟 三國議會足球賽

——北歐奧蘭島的回歸情結

文/張翼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作為國會議員同時愛踢足球並不罕見,但是組建議員足球隊,在國與國之間開戰,的確是北歐奧蘭島獨樹一幟的節目。2017年10月5日,瑞典、芬蘭和奧蘭島的三個議會將進行角逐,這場球賽是政治上屬於芬蘭的奧蘭島為慶祝芬蘭獨立100週年安排的活動之一,它不但別出心裁,富含樂趣,而且具有特殊的政治文化意義,代表了奧蘭島95年來「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歸屬心結。

奧蘭島位於芬蘭與瑞典之間的波羅的海上。離斯德哥爾摩和赫爾辛基都是大約6-7小時的水路,或者5小時的水路加車程。6月尚是初春的時節,淡淡的淺綠輕攏著瑪麗港的各個角落,儘管不乏豪車,更多的是自行車和步行的人。平靜的街邊咖啡廳前,悠閒的人們在曬著太陽。這裡是歐盟的世外桃源,好像遠離了恐襲和難民問題的困擾。

瑪麗港小鎮-歐盟的世外桃源
瑪麗港小鎮——歐盟的世外桃源(張翼/大紀元)

一百年前,1917年12月6日,芬蘭從俄羅斯獨立出來,成立共和國,開始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國力恢復。幾乎同時,奧蘭島人開始了回歸瑞典的夢想,並於1922年成為自治省,除了外交和軍事問題由芬蘭政府決定,其它政治和民生問題高度自治。一直到今天,政治上的獨立和在文化上的歸屬都是奧蘭島的大事,而瑞典卻沒有任何計劃和興趣把奧蘭島納入本土。在北歐民主開放的社會,這些敏感問題的討論都是公開進行並受到鼓勵的,故而三方議會的足球賽更像友誼賽,帶有認真幽默的色彩。

7人球隊 男女官職不限

奧蘭島有自己的議會和「總統」(即省長)。議會只有30位議員,而芬蘭議會有200人,瑞典國會則更多,349個。奧蘭島議員隊是否太自不量力?

奥兰岛文化长官 Jan Ole Lönnblad
奧蘭島文化部長樂恩布拉德 (Jan-Ole Lönnblad)(張翼/大紀元)

奧蘭島文化部長樂恩布拉德(Jan-Ole Lönnblad)是秋季的賽事發起人,本島議會面臨兩個貌似龐大的對手他一點都不擔心,樂呵呵地說:「球隊將限定為7人隊,男女不限。我們的議會小,所以政府成員和部長們都歡迎參加!瑪麗港(奧蘭島首府)足球隊(IFK Mariehamn)2016年剛捧回芬蘭國家足球錦標賽的金杯。所以奧蘭隊沒問題!」瑪麗港隊和議會隊球技之間到底有什麼淵源,樂恩布拉德沒有細說,他帶著瑞典式的信心說:車到山前必有路(Det löser sig)。

Gunnar Westerholm 和奧蘭渡輪
Gunnar Westerholm 和奧蘭渡輪(張翼/大紀元)

「舉辦政治家足球賽在奧蘭島並不是頭一次,只要在現場備好醫務人員和救護車就沒有問題了。」 奧蘭島駐斯德哥爾摩大使韋斯特侯姆(Gunnar Westerholm)笑言:「關鍵問題是政治家們可能會太認真,對球賽中的碰撞可能沒有充分的心理準備,我們的經驗是醫務人員估計不會閒置的」。

最「瑞典」的省

奧蘭島政府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保護本島的文化。本島文化是什麼呢?其實是瑞典文化。奧蘭島不到三萬的人口,有88%的人口以瑞典語為母語,這個比例比瑞典本土的任何一個省或行政區都要高。在奧蘭島上沒有高校,上完高中的孩子們除了到北歐以外,絕大多數(70%以上)都到瑞典繼續接受高等教育。

奧蘭島旗和博物館員 瑪提達(Matilda)
奧蘭島旗和博物館員 瑪提達(Matilda)(張翼/大紀元)

奧蘭島島旗很像瑞典國旗。瑞典國旗由天藍的底色和黃色十字架組成。而奧蘭島旗則在黃色十字架中加上了一個紅色十字架。博物館的瑪提爾娜介紹說紅色的兩道有三個寓意:分別是象徵著瑞典心、芬蘭國徽的紅色和奧蘭島上的獨特紅石。奧蘭島百年來的歸屬糾結都顯露在這面旗上了!

同是多元化歐盟區

來自1840年的沉船上的世界最古老的香檳酒。(張翼/大紀元)

島上的文化歷史博物館內記載著奧蘭海域內多艘被打撈出來的船骸,記載著幾百年來的航海技術和海上生活。其中有一艘估計是1840年代在秋季風暴中葬身海底的沉船,是當時的豪華商船,打撈上來幾百瓶香檳、咖啡豆和佐料。打撈出的香檳由於在海底保存了170多年稱為世界上現存的最古老香檳,打撈出來時還可以喝,在拍賣中賣出三萬歐元一瓶。

奧蘭島和北歐其它國家一樣面臨人口老化的問題,年輕人接受教育後只有一部分回島。

因此奧蘭島歡迎多元化的文化,歡迎移民。這個小島上有100多個民族講70多種語言。只是想要移民奧蘭島,除了具備芬蘭國籍外還得通曉瑞典語,對於歐盟外的人來說門檻不低。

奥兰岛文化酷爱的图案
奧蘭島文化酷愛的圖案(張翼/大紀元)

奧蘭島人很多來自瑞典,和瑞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就像斯德哥爾摩的遠郊。韋斯特侯姆(Gunnar Westerholm)就是一位常駐斯德哥爾摩的奧蘭人:「我有從奧蘭島到斯德哥爾摩渡輪(含汽車車位)通票,一年才140歐元,比斯德哥爾摩兩個月的地鐵票還便宜!」他還介紹了奧蘭島在芬蘭加入歐元區後成為獨享歐盟特別稅區的淵源,在波羅的海上的渡輪,只要經過奧蘭島,都可以提供免稅商品,很多人坐渡輪時成箱成箱的買免稅酒和其它商品。韋斯特侯姆說這對於私人消費來講綽綽有餘,非常實惠。

2017年在奧蘭島上有很多慶祝活動。喜歡文化創意的奧蘭島人,改編了著名的歌劇《費加羅的婚禮》,莫扎特的原曲不動,但婚禮場地搬到奧蘭島首府瑪麗港,歐洲貴族會不會變成瑞典王室或俄羅斯皇族目前尚不得而知,待到8月18預演後方見分曉。在芬蘭正式慶祝國慶100週年的2個月前,芬蘭瑞典奧蘭三議會之間要一較高下,奧蘭島的觀眾是要為瑞典還是為芬蘭加油呢?奧蘭能否「漁翁得利」、獨占鰲頭呢?10月5號自顯分曉!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7-06-29 6: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