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專題:「709」受難中國律師妻子系列報導

專訪維權律師謝楊妻子陳桂秋

陳桂秋出席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Visual Artists Guild)為謝陽代領捍衛言論自由獎。(劉寧/大紀元)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4日訊】(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2015年7月上旬,中國上百位律師、維權人士及其親屬突遭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部份人士下落不明,涉及省份多達23個。維權律師謝陽2015年7月11日被帶走後就未能聯絡,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擾亂法庭秩序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他被抓走以後,我才開始漸漸了解他的工作。」他的妻子陳桂秋表示,自己是在那天以後才逐漸認識謝陽的工作,了解在他身上所發生的一切。

謝陽曾參與山東省曲阜縣薛明凱案、北京新公民運動張寶成案、河南省南樂縣南樂教案、湖南省瀏陽市張開華徵地案、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等維權案件,他積極關注參與社會維權運動,包括探訪盲人律師陳光誠和聲援建三江被捕律師等,屢遭中共司法當局阻擾和打壓。

2011年11月15日,謝陽準備探望陳光誠,但在半路上遭便衣國保搶劫、毆打,最後被載入深山恐嚇扔棄。陳桂秋回憶當時謝陽回到家中眼睛是青的,他的律師證、身分證都沒有了,錢也被搶了。

任教於大學內,工作忙碌,還得照顧兩個孩子的陳桂秋很少過問丈夫的工作情形,只是偶爾會聽到謝陽說:又被國保「請喝茶」。她當時不以為意,現在才明白,每一次喝茶都有危險。

國保「請喝茶」

國保「請喝茶」通常在晚上,謝陽一去就好幾個小時,他也曾被恐嚇將遭活埋,但這些都未動搖謝陽為失地農民、遭強遷住戶、法輪功學員依法辯護的決心。

2015年7月11日謝陽「被消失」後,陳桂秋的生活受很大影響。她也開始遭國保約談,有時還談到晚上一點多,她得擔心小孩沒人照看,更擔心丈夫的處境。

陳桂秋說:「他們逼我簽字,承諾條件。都是違法的東西。」工作單位的院長與書記也與陳桂秋激烈爭吵,逼她不與709受難的維權律師家屬聯繫、不寫揭露真相的文章、不要接受採訪、不可以去北京。陳桂秋明白大學管理層也是頂著國保壓力對自己施壓,但她堅決不接受這樣的要求。

在中國,陳桂秋出門開車,車子都拖得尾巴,因為有人跟監,住處地下室停車場、電梯前都有監視攝影鏡頭,她個人使用的手機、電腦等通訊工具都被監控。陳桂秋為了營救謝陽,先後聘請過五個律師,跑遍長沙的公檢法部門。她說:「可以跑的部門我都跑了,我想依法保證謝陽的權力。」

非法開庭 造假新聞

日子一天天過去,陳桂秋終於明白,無論再怎麼「依法」辦事都是徒勞。謝陽被剝奪了律師的會見權、了解案情權還有與律師、家屬的通信權,整個審訊謝陽的過程完全是違法的。陳桂秋從基層單位開始控告,雖然她知道,一切可能都會沒有音訊,結果也是石沉大海。

2017年5月8日,謝陽案「非法」開庭。陳桂秋表示,為謝陽辯護的兩位律師並不是自己委託的,對方聲稱獲得謝陽委託,但也沒有提供委託書證明,陳桂秋沒有接到書面的開庭通知,法庭上沒有任何一個證人,不允許親屬、朋友去旁聽。她說:「想要關切此案的律師朋友們去了也都被抓起來了。」

陳桂秋說:「我們在中國沒有保障的,開始時我很相信中國可以依法辦事,但後來發現要走向抗爭之路。」謝陽遭拘禁時受到許多酷刑,但中共央視新聞卻報導謝陽遭酷刑是「編造」的說法,她至今沒有辦法與謝陽聯繫。

曾與謝陽會面數次的張重實律師、偶然聽到謝陽慘叫呼救的陌生人,以及多位從看守所出來者的證詞,以及國保、公安內良心人士透露的信息都足以證明,2016年7月起謝陽就遭到酷刑。但因擔心消息來源被報復,陳桂秋表示,所以暫不能說出他的實名。

泰國劫後餘生

陳桂秋試圖尋求法律途徑要求中共政府釋放謝陽的同時,自己與兩個女兒也飽受跟蹤與騷擾。她說:「連我聘請的律師的家屬也開始被跟蹤。」

今年3月陳桂秋與女兒們借道泰國赴美,但在泰國時被中共國保發現,母女被送進泰國監獄,並將被遣返回中國,在情況相當危急時,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親自下令,使母女3人平安抵達美國。

陳桂秋表示,自己的確是違反了泰國的法律,非法入境泰國。但若沒有中共暴政、惡法,她何須出逃?陳桂秋衷心感謝多方援助以及美國國務院和行政當局的幫助,她將在海外持續為中國的維權律師發聲。 ◇

責任編輯:張頓

評論
2017-06-04 5: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