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專題:「709」受難中國律師妻子系列報導

江天勇妻子金變玲親敘維權坎坷路

金變玲出席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Visual Artists Guild)為江天勇代領捍衛言論自由獎。(劉寧/大紀元)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4日訊】(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2015年7月上旬,上百位中國律師、維權人士及其親屬突遭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部分人士下落不明,涉及多達23個省分。

「入獄」前聲明 vs.「獄中」解聘書

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自2016年11月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至今已滿6個月,但兩位代理律師多次要求會見江天勇均未成功。5月31日驚傳江天勇解聘兩名律師,其妻子金變玲發表聲明,她認為江天勇「獄中」聲明絕非個人的真實意志,甚至不排除是遭酷刑而寫下。

江天勇在被捕之前曾經發過聲明:「能為我擋風雨的差不多都進去了,該輪到我了。昨天簽授權委託書聲明如下:1、我絕不會自殺,只能是被自殺;2、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指定律師;3、我是血肉之軀,不那麼堅強,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

金變玲據丈夫入獄前此聲明拒絕承認解聘律師,並要求當局盡快釋放江天勇:「我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不受所謂江天勇解聘的影響,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為弱勢群體維權 律師執業證遭取消

金變玲說:「因為江天勇想用法律專業知識為弱勢群體發聲,為他們維權。」江天勇曾參與法輪功個案、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高智晟案、陝北油田案、廣州太石村案、胡佳案等多起維權行動,也因此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探訪陳光誠時遭國保毒打,導致耳骨穿孔,聽力受損。

金變玲表示,江天勇自2006取得律師執業證,每次年檢都被刁難,2009年因律師事務所內部變動,他遭解除合同。因江天勇擔任律師後就一直關心弱勢群體,參與很多維權的案件,當初江天勇的律所主任就以各種理由不給他開證明,無論江天勇要到哪家律師事務所,司法局就找律師事務所主任談話,最後江天勇找不到接收他的律所,執業證也被取消。

生活遭受迫害但求安穩入眠

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失蹤。12月,金變玲收到了「指定監視居住」通知書,但沒有具體說明江天勇人被關在哪裡,只是蓋了個署名「長沙市直屬公安局」的印章,家屬六次申請會見都不同意。江天勇的父母到長沙給他存衣物、降壓藥,但都遭到拒收。

一次,江天勇的父親在試圖探視江天勇的半路上被遣送回來,十幾個國保圍住老先生,要求江天勇父母給江天勇錄一段要求認罪的視頻。

金變玲曾幾次勸丈夫考慮自身安危,要他低調一些。但江天勇卻告訴妻子:「我是一個律師,我有正義感,有良心在,我掙很多錢,但晚上還是睡不著覺。」從此,金變玲只能要丈夫時刻小心,不要被關進去了,他們相信生活苦一點沒關係,至少晚上睡得安穩,能安穩入睡。

金變玲表示,家中經濟條件並不寬裕,江天勇從事維權工作,收入也不是很高。她騎著自行車接小孩放學時,腳踏車會無故被加一把新鎖;回家發現鎖孔被灌入強力膠,有鑰匙也打不開家門。

因江天勇從事維權工作,所以國保不斷刁難房東,導致他們時常被迫搬家。有位相熟的房東曾告訴金變玲:「我有苦衷,我們是普通老百姓,和警察是沒辦法對立的。」金變玲表示,其他房東會無故解約,有時說親戚要住、兒子要結婚要用,房子不能長租,後來甚至租不到房子,看到江天勇的名字就拒租,他們只好請朋友幫忙租屋。

小孩就學也受影響。金變玲曾遭恐嚇,對方說:「不讓你上學,你就不能上學。」她最難以接受的是,就讀小學一年級的孩子遭警察盤問。金變玲回憶,當時校方不讓江天勇送小孩上下學。在沒有任何監護人的情況下,警察詢問孩子、做筆錄。

回家後孩子問媽媽:「為什麼警察來找我,還要我簽字。」儘管學校教育孩子們警察叔叔都是好的,但金變玲沒有辦法去回答女兒。只能說:「孩子等你有一天長大了,你會明白,警察不一定都是好的。」 ◇

責任編輯:古雲

評論
2017-06-04 5: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