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同種族鄰里友好相處 真不容易

彭氏夫婦和西人鄰居的矛盾 剪不斷理還亂

緣何1 Rosedale公寓楼成为租客紧张局势和种族主义指责的温床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編譯報導)越來越多移民湧入,使得多倫多人口日益密集,越來越多元化。其中不同種族和文化背景的人們,尤其是租住公寓的人們,面對居住空間相對擁擠,牆壁隔音差,彼此之間如何友好相處,極具挑戰性。多倫多的一對華裔移民彭氏夫婦Dot 與Paul Pang)最近就面臨這一難題。

問題很嚴重

《多倫多星報》報導,多倫多玫瑰谷路(Rosedale Rd)1號的一處高級公寓,風景優美,入住率極高。幾年前,彭氏夫婦入住,是該公寓入住的第一對亞裔租客。2人入住後,與其他租客和房東之間的矛盾不斷升級,如今2人面臨被房東驅逐的處境。

彭氏夫婦說,他們貼在洗衣房提醒其他房東自己洗衣時間的便條,被人亂塗寫上「瘋子,中國瘋子」(CRAZY PEOPLE與CRAZY CHINESE)等具侮辱性的字眼。去年房東請來調查員調查,發現字條被毀壞,其他租客種族歧視說法也沒法證實。

彭氏夫婦。(網絡圖片)
彭氏夫婦。(網絡圖片)

其他租客之間,包括彭氏夫婦在內,彼此之間報怨說覺得有人隔著窗戶偷窺、感覺被人監視,廚房散發出難聞味道,公共草地上的花被偷、罵人、大喊大叫,不經他人允許隨便偷拍租客照片,彼此威脅要打官司,公開談論某人有精神問題等。

這還不算,房東以彭氏夫婦行為嚴重影響其他租客日常生活為由,下達驅逐令,本週二雙方會在房東與租客委員會對簿公堂。房東還指責,彭氏夫婦在租客之間經常飆「種族歧視」一詞,罵髒話,打手機聲音大。彭氏夫婦威脅房東說,要將自己的遭遇申訴至安省人權仲裁庭(Human Rights Tribunal of Ontario)。

彭氏夫婦最近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他們現在在公寓內已經不打手機,只發短信,不和鄰居打交道,房東現在站在其他租客一邊,是因為驅逐他們更容易,不用上人權法庭打官司。彭氏夫婦2人代理律師說,這種行為就是搞團伙打擊。

雙方各執一詞

該公寓屬斯坦納(Les Steiner)註冊的One Rosedale Road 公司所有。公寓內租客,基本上是本地學者、高層管理、專業人士和退休人士。公寓物業經理漢納(Aubrey Hannah)說,庭審前不宜評論此事。斯坦納本人也拒絕評論此事。

根據彭氏夫婦說法,以及租客與房東之間的郵件內容,律師信件與此前1份調查內容顯示,丈夫彭先生在銀行工作,妻子Dot 以前做記者。2010年夫婦2人遛狗時,發現大樓有空房出租,因看中公寓環境適於遛狗,便租房住了進來。

入住第一天,用公寓電梯搬家具時在電梯內碰到一名老太太,Dot打招呼說他們剛搬進來,誰知老婦叫他們滾開別擋道。此後,雙方之間矛盾不斷升級:Dot說這名老婦偷他們種的花,同樣也有隻寵物狗的老婦以為Dot是投訴她沒及時清理狗狗糞便。

2014年的一天,1名租客敲他們家的門,大喊大叫說,他們不應該住在這裡。氣極之下,夫婦倆叫來警察,警察警告了這名租客,2天後又發出第2次警告,同時大樓內的其他10名租客聯名簽字請願,呼籲雙方心平氣和坐下來談。但夫婦2人認為,請願是種威脅,目的是趕他們走。但糾紛專家調解員後來證實,此事得到雙方合理解決。

片管警方透露,警方曾多次介入雙方糾紛,希望通過調解化解雙方矛盾,但截至目前未提出任何指控,遺憾的是,所有努力都白費。

記者採訪時,這名租客說,等彭氏夫婦2人驅逐聽證後他才會開口說話。這名租客還在郵件中請記者儘量聽聽其他租客說法,才能搞清真相。記者調查發現,此前調查報告中,調查員收集了21名租客說法。

彭氏夫婦說,為搞好鄰裡關係,他們在中國新年期間和聖誕節期間,給鄰居買小禮物,邀請其他租客吃燒烤等,結果不但不管用,還使關係更僵化。2012年,他們首次向房東投訴種族歧視。2011~2014年期間,他們在公用洗衣房貼便條,提醒其他租客他們的洗衣時間,結果便宜多次被扯下和撕毀,還被人寫上「中國瘋子」等字眼。

租客被觸怒

報告中提到另一個矛盾是,租客公用的澆花澆草水龍頭就在彭氏夫婦2人主臥的窗下。夫婦2人說,總感覺有人從窗戶偷窺,而澆花的租客說,感覺彭氏夫婦2人從屋內監視他們。

2014年9月,彭氏夫婦聘請人權律師起草一份公開信,發給房東詳述被歧被騷擾經過。後來,2人又得到多倫多租客平權中心(CERHA)幫助,呼籲物業管理處處理他們面臨的種族歧視問題,物業管理處隨後在大樓內張貼和散發人權海報和傳單,觸怒一些租客,一些海報被撕毀,迫使物業管理處又在公共區域張貼警告信,當天又被撕下。

彭氏夫婦說,2016年5月的1天,即調查開始前1天,他們外出上教堂,回家後發現曾有人闖入,家裡的音響音量打得老大,引起鄰居噪音投訴。但調查顯示沒有任何外人闖入跡象,警方隨後調查後也沒逮捕任何人。

當月底,漢納聘請律師調查雙方矛盾,發現所有人,包括彭氏夫婦在內,都很配合,有些人表示很同情彭氏夫婦,甚至至少1人表示後悔過去的行為。

報告結論:驅逐不是辦法

報告中也有前後矛盾之處,如報告認為,彭氏夫婦所認為的種族歧視,多半可能是有些租客會過於偏袒多年的老鄰居。調查員還說,對於公寓長期租客來說,彭氏夫婦算個外來者。有些租客不滿,是因為被房東貼上種族歧視標籤,甚至要求房東為海報張貼一事道歉。

報告最後結論說,除大樓人權海報被人撕下被確鑿證實外,還沒有任何租客種族歧視行為得到證實,但眾租客行為,的確令彭氏夫婦感覺被歧視。報告還說,解決此事辦法,不是驅逐彭氏夫婦,驅逐不僅費時費力還費錢,還不一定能解決問題。

遺憾的是,房東沒採納報告意見,於去年9月下達驅逐令。彭氏夫婦了解到,到時在房東與租客委員會前對簿時,對方共有3名租客證人,其中1人是當初他們叫警察的那位。Dot說,住在大樓內,感覺四週被敵人包圍,即使見面對方微笑打招呼,仍會在背後刺你一刀,在房東面前說假話。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