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呼喚奇蹟的光(2)

作者:安東尼.杜爾
每一顆年代久遠的寶石都累積了許多故事 (Galyna Andrushko /Fotolia)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接前文 書摘:呼喚奇蹟的光(1)

火海星鑽

謠言流竄於巴黎的博物館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風中的圍巾,內容之精采也不下圍巾豔麗的色澤。館方正在考慮展示一顆特別的寶石,這件珍奇的珠寶比館中任何收藏都值錢。

「我聽說啊……」瑪莉蘿兒偷聽到一位標本師告訴另一標本師:「這顆寶石來自日本,年代非常久遠,以前的主人是個十一世紀的幕府將軍。」

「我聽說啊……」另一位標本師說:「寶石來自我們館內的保險庫,而且自始至終藏放在保險庫裡,但是礙於法律,館方不准展示。」

今天謠傳它是一顆非常罕見的「白雲石」,隔天謠傳它是一顆星形「藍寶石」,摸了手會著火。

然後大家又說它是一顆鑽石,沒錯,絕對是顆鑽石。

有些人稱它為「牧羊人鑽石」,有些人稱它為「大地之母」,但是大家很快都稱它為「火海星鑽」。

瑪莉蘿兒心想:已經過了四年囉!?

「這顆鑽石很邪惡,」門警室的一名守衛說:「每個主人的下場都很淒慘。我聽說歷任九位鑽石主人都自殺。」

第二個聲音說:「我聽說拿著鑽石的時候,若是沒有戴上手套,不到一個星期就會翹辮子。」

「不、不,如果你保有它,你死不了,但是你周遭的人不到一個月就翹辮子,說不定不到一年。」

「那我最好把它弄到手。」第三個聲音笑笑說。

瑪莉蘿兒心跳加速。十歲的她可以在想像的黑幕投注任何影像:一艘航行中的遊艇、一場使劍的戰役、一座色彩豔麗的羅馬競技場……

她閱讀《環遊世界八十天》,讀到點字書磨損至平滑。今年生日時,她爸爸送給她一本更厚的點字書:大仲馬寫的《三劍客》

瑪莉蘿兒聽說鑽石顏色淺綠,跟顆大衣鈕釦一般大小。後來她又聽說它跟火柴盒一樣大。

過了一天,鑽石的顏色變成天藍,跟小寶寶的拳頭一樣大。她想像憤怒的女神昂首闊步,行走於各個通道,將詛咒送進各個展館,有如散發朵朵毒雲。

她爸爸叫她不要亂想。石頭就是石頭,雨水就是雨水,災禍只是運氣不佳。有些東西比其它東西稀罕,正因如此,所以世間才有鎖匙。

「但是,爸爸,你相信那是真的嗎?」

「鑽石,或是詛咒?」

「鑽石和詛咒。」

「那些只是故事,瑪莉!」

但是不管哪裡出了問題,館員們莫不悄悄認定鑽石下了咒語。

館內停電一小時──鑽石發威。

水管漏水,植物學研究室一整排樣本全都報銷──鑽石發威。

當館長太太在結了冰的孚日廣場摔跤,跌斷了手腕,館中簡直謠言滿天飛。

葛伐德博士的回答也好不到哪裡。

「小蘿兒,妳知道鑽石、或是每一種結晶體,為何閃閃發亮嗎?因為它們不斷累積一層又一層非常微小的原子,每個月累積數千個,疊架在彼此之上,如此過了千千萬萬年。故事和傳言也是這樣累積而來。每一顆年代久遠的寶石都累積了許多故事。那顆妳非常好奇的小鑽石,說不定見證了哥德人首領阿拉里克屠殺羅馬人;說不定曾在法老王的眼中閃閃發光。塞西亞的王妃們說不定戴著它跳舞跳了通宵。說不定為了搶奪它而引發了戰爭。」

「爸爸說詛咒只是為了嚇阻小偷而編出的故事。他說館裡一共收藏了六千五百萬種展覽品,如果碰到適當的老師,每一個展品都非常有趣。」

「說是這麼說,」他說:「但是有些東西特別令人難以抗拒。比方說珍珠、或是開口在左側的左旋貝殼。即使是最優秀的研究人員,偶爾也會忍不住想把某樣東西放進口袋裡。這麼一個微小的東西卻是如此美麗、如此昂貴,只有意志力最堅強的人才抵抗得了這種誘惑。」

兩人都沉默了一分鐘。

瑪莉蘿兒說:「我聽說那顆鑽石來自上古時代,就像原始世界的光塊,後來從上帝的手中有如雨水般落入世間。」

「妳想要知道鑽石是什麼模樣,所以才這麼好奇。」

她翻轉手中的骨螺,把它貼在耳旁。

上萬個抽屜,上萬個貝殼,收納著上萬聲耳語。

「不,」她說:「我想要知道爸爸絕對沒有接近它。」◇(未完,待續)#

——節錄自《呼喚奇蹟的光》/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長長短短的文字猶如戰火下的那一則則電報,一張張紙條,乃至大火餘燼下的一絲絲訊息,都是這兩個心地良善的孩子,在邪惡殘酷的戰爭之下,始終把持住那一念善所成就出來的奇蹟之光。」── 牧風(部落客)
  • 電影《奇蹟男孩》(Wonder,陸譯:奇蹟)改編自全球暢銷的同名小說,由童星雅各‧特倫布雷(Jacob Tremblay)擔綱演出。年僅10歲的雅各特先前在《不存在的房間》(Room)展現動人的演技,這次在新片中,他和奧斯卡影后茱莉亞‧羅勃茲(Julia Roberts)同台飆戲,一釋出預告就催淚,掀起網路熱議。
  • 有一個尋常的動作,平常人可能不會注意到,牙醫的兩隻手通常都不是懸空的,尤其是握著危險工具的那隻手。我們都會尋求一個支撐點,最常用的是無名指,將手指輕抵在牙齒上或勾在嘴角,令工具不至於四處亂動。
  •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一八七三年四月間的某個迷霧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紐芬蘭島」康賽普遜灣啟航的蒸汽動力三桅帆船「雌虎號」(Tigress),正卯足全力從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島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間通過。
  • 凱洛想得一種病。不要會致命的那種病,也不要會留下永久傷殘的那種。話說,她並不渴望把車停在殘障停車格的權利,雖然那真的很方便。凱洛從公車站趕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鄰居的生活習性、努力不去在乎這整座城鎮其實是個通往死胡同的迷宮 ──要說這裡是讓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說是個「公共培養皿」還來得貼切些。今天晚上,凱洛就要切斷自己和這個地方的聯繫;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離。
  • 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蒼白,需要切切實實的求生知識和本領;而我面臨的僅僅是一個真實冒險的開始。這一天我們在暴雪裡,騎行了十小時才到達營地,超過預計時間六小時以上⋯⋯
  • 這幾年,我發現學生總是厭倦在「紀律與模仿」中蹲點,寫詩的不讀好詩;寫小說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鋪陳就擁有飛翔的能力。
  • 對許多人來說,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這一理念說好點是太煽情,說得不好聽則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並不會讓管理者顯得太軟弱,反之,利他的品行會在團隊中增加領導者的威信;某些情況下,會轉化為一種很強的競爭優勢。
  • 貢比涅城堡在拿破侖三世時期再次回歸皇居府邸的地位,在宮廷生活中佔據了重要的地位,皇帝夫婦在此組織的聚會讓帝國重現舊時的豪華榮景。它既是第二帝國的文化中心,又成為執政的場所,皇帝根據外交需要邀請外國首腦來此,他還在宮殿裡主持大臣議會。在帝國走向衰退的最後幾年,這些聚會除了賦予文藝性之外還充滿了政治色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