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谷會盟 孔子正樂

作者:仰岳
font print 人氣: 532
【字號】    
   標籤: tags: ,

魯定公十年,孔子官任大司寇,在魯國大興禮樂教化,百姓安居樂業,魯國國力日漸增強。這一年夏天,齊國大夫黎鉏對齊景公說:「魯國重用了孔丘,照情形看來,勢必會危及齊國的勢力。」齊景公認為這時應該修好二國的關係共謀王道,因此派了使者去約魯君舉行和好的會盟。

會盟的地點是在夾谷地區(按:今山東萊蕪縣)。魯定公準備坐乘車(按:非兵車,較為舒適)毫無武裝地前往。孔子這時兼任會盟典禮官的事務,他對魯定公說:「我聽說進行文教活動必須要有軍事的準備,而進行軍事活動必須要有文教作為輔助。從前諸侯出國,一定帶全了必要的官員隨行。請您也帶左右司馬一道前往赴約。」定公說:「好的。」於是就帶了左右司馬出發,和齊侯在夾谷地方進行會盟。

齊國於這個地方築了土臺,用土壘成三級的階梯,臺上備好席位,兩國國君就在台前行了相見禮,彼此作揖禮讓了一番才登上臺。雙方行過饋贈應酬的儀式後,齊國管事的官員快步上前說:「請開始演奏四方邊疆民族的樂舞。」景公說:「好的。」

於是舞者們手持旌旗羽毛和各種兵器大呼小叫地湧上來,明顯來意不善。這時孔子快步上前,一步一階往臺上走,在還差一階沒有跨上的地方停下來,舉袖一揮,說道:「我們兩國君主舉行和好的會盟,這種夷狄的野蠻舞樂怎麼能出現在這裡!請命管事官員叫他們下去!」管事的叫他們退下,他們卻不肯動,朝左右兩邊看景公和晏子的眼色。

景公心裡自知理虧,就揮手讓他們離開。過了一會兒,齊國管事官員又快步上前說道:「請演奏宮中的雅樂。」景公說:「好的。」然而此時上台的並非全是宮廷的樂師,反而混雜了許多歌手、侏儒戲子都登台表演。

這時孔子又快步上前,在還差一階沒有跨上的地方停下來,說道:「一群平民百姓居然敢在正式的盟約場合胡鬧來迷亂諸侯,論罪是應該正法的,請下令管事的執行法律吧!」於是管事官員只得依法刑處了那群表演者。

景公沒料到這個結果,這時不由得敬畏起孔子來。回國之後他心裡非常不安,對眾臣說:「魯國是用君子的道理來輔助他們的君主,而你們卻僅把夷狄、庸俗的做法告訴了我,害我被魯君怪罪,這該怎麼辦呢?」主事的官吏上前回話說:「君子有了過錯,用實際行動來謝罪;小人有了過錯,會掩飾他的罪。君上如果對會盟的表現感到痛心,就用實際行動謝罪吧。」於是齊景公就把以前從魯國那裡侵奪來的鄆、汶陽和龜陰的田地還給魯國,來表示自己的歉疚。

《論語‧為政》云:「見義不為,無勇也。」一般人認為過去的儒生只知做學問,遇上軍國大事僅能空談學理無所作為,這是現代人對古代儒者普遍的誤解,在夾谷會盟中,孔子充分的表現了他非凡的勇氣,震懾了一群不知禮數的官員,同時為魯國贏回了一場外交上的勝利。

孔子被後世稱為至聖先師,他一生以繼承先聖先賢的文化道統為己任,尤其重視禮樂教化並躬身力行。

當魯國權臣季孫氏違反周禮,在家廟中庭僭用天子的八佾樂舞慶祝,孔子得知這種不符禮規的行為後,批評地說:「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孔子對禮樂上的要求甚嚴也體現在教授弟子上,要求弟子遠離淫聲,親近雅樂。有一次子路鼓瑟有北鄙之音、殺伐之氣,被孔子責備他的樂音如匹夫之徒,不符合禮制,只能算「登堂」而未「入室」,幸好子路最後也是認真思考,知過能改,讓老師稱讚他有進步了。

在古代,樂舞之事是屬於國家大事,是中國歷代聖王們奉承天意用來教化天下的方式,而非僅娛樂百姓,然而後世有多少人能理解其含義呢?

【原文】

出自《史記‧孔子世家》

定公十年春,及齊平。夏,齊大夫黎鉏言於景公曰:「魯用孔丘,其勢危齊。」乃使使告魯為好會,會於夾谷。魯定公且以乘車好往。孔子攝相事,曰:「臣聞有文事者必有武備,有武事者必有文備。古者諸侯出疆,必具官以從。請具左右司馬。」定公曰:「諾。」具左右司馬。

齊侯夾谷,為壇位,土階三等,以會遇之禮相見,揖讓而登。獻酬之禮畢,齊有司趨而進曰:「請奏四方之樂。」景公曰:「諾。」於是旍旄羽袚矛戟劍撥鼓譟而至。孔子趨而進,歷階而登,不盡一等,舉袂而言曰:「吾兩君為好會,夷狄之樂何為於此!請命有司!」有司卻之,不去,則左右視晏子與景公。景公心怍,麾而去之。有頃,齊有司趨而進曰:「請奏宮中之樂。」景公曰:「諾。」優倡侏儒為戲而前。孔子趨而進,歷階而登,不盡一等,曰:「匹夫而營惑諸侯者罪當誅!請命有司!」有司加法焉,手足異處。

景公懼而動,知義不若,歸而大恐,告其群臣曰:「魯以君子之道輔其君,而子獨以夷狄之道教寡人,使得罪於魯君,為之奈何?」有司進對曰:「君子有過則謝以質,小人有過則謝以文。君若悼之,則謝以質。」於是齊侯乃歸所侵魯之鄆、汶陽、龜陰之田以謝過。#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岳飛見滾滾長江,不禁潸然淚下!他淡淡的說:「我怕無法信守跟宗澤的誓約!」「當年東京留守宗澤原本手握百萬兵馬,然朝廷苟安無法北伐收復河山,臨終時猶喊『過河!過河!過河!』我當年誓言要繼承遺志,如今…...」
  • 笛是最古老的吹奏樂器之一,它歷史悠久,在黃帝時期的樂官伶倫曾以竹子作笛吹奏,是目前在文獻上發現最早的紀錄。
  • 嚴蕊,字幼芳,為浙江台州營妓,活躍於南宋孝宗時期,富有才學,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尤善於歌舞。時新任台州太守唐與正久聞其才學,因此在府中擺酒宴交際時便邀嚴蕊到府中助興,當時恰逢桃花盛開的季節,唐與正想試一下她的才學,便以「紅白桃花」為題讓她填詞。嚴蕊才思敏捷,聽後當場作填—首《如夢令》吟唱起來: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
  • 陸游生於北宋宣和年間,年幼時期便遇上靖康之禍,飽受顛沛流離之苦,因此早年便立志抗金救國,他天資聰穎,十二歲能詩文,在參加禮部考試時名列第一,但因喜論恢復,仰慕民族英雄岳飛,在他的詩中曾寫道:「公卿有黨排宗澤,帷幄無人用岳飛」、「劇盜曾從宗父命,遺民猶望岳家軍」
  • 將士們均感同身受,因此隨著主帥岳飛看著滾滾長江向東流逝,唱著《滿江紅》,之後唱到最後一句: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只覺得內心平靜無比,沒有了在先期黃鶴樓的悲壯情緒,只感覺無比的祥和寧靜,卻有著奮力精進的波瀾壯闊。
  • 〈樂記〉被認為是中國目前最早的音樂理論專著,內容是以儒家的觀點論「樂」,在中國音樂史上有深遠的影響。傳為孔子再傳弟子公孫尼子所作,成書年代應為戰國末年至漢武帝時期。
  • 在源遠流長的中國文化中,人們一直把松、竹、梅稱為「歲寒三君子」。在北風凜冽、萬物凋零的時候,它們迎風傲雪,堅韌不拔,向人們傳遞著春的消息,被視為高潔和氣節的象徵。
  • 左:(傳)元 管道昇《蘇蕙與璇璣圖》(局部),哈佛大學塞克勒藝術博物館藏。右:趙孟頫画像,清葉衍蘭繪。(公有領域)
    「伉儷」是何意呢?「伉儷」和「賢伉儷」和都是敬稱同一對象,那又怎麼分辨其不同的使用時機或情境呢?
  • 人類的文明遺物只有以無私鑄器,才能不受歲月侵蝕、不在歲月中湮沒!東京上野附近的鶯谷,一個無私的重寶地,書道博物館,讓人驀然回首感悟人生。
  • 《魔戒》中出現的二大魔王,一個是魔苟斯(Morgoth),一個是索倫(Sauron)。這二個魔王,原本都是天神。在前傳小說《精靈寶鑽》(「中土世界」系列的故事之一,描述「魔戒」之前的紀元所發生的事。)架構的神的體系中,英國作家托爾金(J·R·R·Tolkien)對他們的墮落,有著細緻的描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