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我所有的朋友 無論你是藏族、漢族或其他民族

小說: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5)

作者:張樸
  人氣: 254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母親的故事中,最為驚心動魄的,也最讓我感情澎湃的 一段,發生在離開拉薩之後。當時川藏公路沿線正發生大規模 藏人暴動,許多路段已經中斷,父親的司機朋友只能繞道青藏 公路。其實早在父母去拉薩那年,沿路就已經不平靜,暴動首先從四川藏區開始,當母親離開時,戰火已蔓延到其它藏區以 及西藏境内的廣大地區。

成千上萬的藏人淪爲難民,湧入拉薩,在城外的空地上搭建帳篷住下,其中一些來自四川藏區的藏人,成了母親的朋友。 母親聽到不少消息,還學會一些新名詞。比如,藏人把共產黨稱爲「紅漢人」,把西藏叫做「衛藏」,把周邊的藏區,包括 四川藏區,稱做「安多」和「康」。

大約是 1950 年夏天,當權的國民黨垮掉了,紅漢人湧進了四川藏區,槍呀砲呀,望不到邊的騾馬隊、犛牛隊,把糧食、彈藥運到金沙江邊,沒過多久,紅漢人的軍隊乘船,在砲火掩 護下攻入西藏,不到一年拉薩也落到紅漢人手裡。四年之後,暴動發生了,參加者大多為農民、牧民、商販、僧侶,還有一 些被紅漢人發展成爲黨團員的藏人,或幾十,或幾百,甚至上千人,進山打游擊,襲擊運輸車隊、兵站,破壞公路、橋梁,圍攻紅漢人政府駐地。

像大多數漢人一樣,對這段歷史我一無所知。我問母親:「藏 人爲何要暴動?」母親竭力去回憶,不無遺憾地搖頭。

「我記不清了,都是普通百姓,誰不想過平靜的日子?肯定是被逼得走投無路,忍無可忍了啊……」

車子才離開拉薩不久,就撞上了暴風雪,卡車停停開開, 平時走一天的路程,三天也到不了。這裡山勢高峻,沿途海拔均在四千公尺以上,天寒地凍,滿眼荒涼,父親又生死不明,倍感淒涼的母親好幾次想打開車門,一頭撞死在路邊。一看到襁褓中的我,又只能咬咬牙堅持了。

大約是離開拉薩後的第四天,暴風雪過去了,路上有了人跡,不時能看到藏人趕著成群的犛牛在公路上穿行。我母親暈車得厲害,頭重腳輕,心慌氣悶。卡車依然開得很慢,像一個 老人戰戰兢兢走在薄冰上。突如其來,母親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她低下頭仔細看我,又把臉貼到我臉上。母親一聲淒厲喊叫,接著開始低聲抽泣。司機朋友回頭瞅了她一眼,目光隨後落到我身上。這時的我,臉色烏紫,身體冰涼,氣息全無。

估計是這類事看多了,司機朋友面無表情,只簡單地說了一句:

「已經死了。」

他把車停下,跳出車外,然後繞到另一邊,打開母親這邊的車門說:「給我。」

母親把我緊緊摟住,問:

「你要幹什麼?」

「我來幫妳扔掉。」

母親的腦子一片空白,渾身就像五臟六腑被掏走似的難受。她沒有把我交給司機,而是下了車,抱著我,沿著公路,腳步蹣跚地往前走。她不願把我扔在路邊的雪地裡,她要找塊地掩埋我,最好能築起一個墳堆,或許有一天她還能再回來看我。這時她發現前方有處瑪尼堆,四周拉著五顏六色的經幡,一位藏族女人坐在那裡誦經。母親走了過去,用掌握不多的藏語,連比帶劃,想要她幫忙。

顯然,藏族女人明白了母親的請求,她用不放心的目光打量著母親懷中的我,同時衝著我母親呱啦呱啦說個不停。突然她伸手將我奪了過去,三下兩下除掉了裹住我的襁褓,把赤條條的我塞進她寬大的皮藏袍裡,與她暖烘烘的乳房緊緊相貼。她向不遠的一座小村莊快速跑去,同時不停地大聲呼喊。

很快,母親弄清楚了,藏族女人是在呼喊家人去請正在村裡行醫的僧人。母親緊跟著來到她的家,屋中央燒著取暖的火堆,藏族女人往裡加添乾牛糞,火苗竄得老高。在熱浪逼人的火堆前,她盤腿坐下,抱出我來,用手掌使勁拍打我的身體。這時僧人趕來,他取出一些藥末,倒進木碗裡,用水兌勻,往我嘴裡灌。

不知道是藥物起作用了,還是感到挨打的疼痛,突然,我號啕大哭起來!

那天,在藏族女人的堅持下,我們,當然還包括急於扔掉我的司機,住了下來。好客的藏族女人,拿出最好的食物讓我們吃,最好的房間讓我們住,早上還把我們送到卡車邊,告別時,她不住地對我母親說:「才仁才仁(祝你長壽)。」

卡車起動了,隔著車窗,母親向她揮手。藏族女人忽然唱起歌來,卡車往前開著,她就跟在卡車旁邊,邊走邊唱。母親的眼淚嘩一下流了出來。

「太好聽了,」母親說:「我一輩子再也沒聽到這麼好聽的歌聲。」

雖然不懂歌詞,但今生今世,母親始終忘不了的,就是這歌聲。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她仍再三囑咐我:「一定要再去西藏,看看藏族女人還在嗎?僧人還在嗎?要好好地報答,他們可都是你的救命恩人呵!」

我在母親的墓前直坐到天色微明。這塊墓地是五年前在母親催促下買的,周圍種滿了常綠植物,墓穴用大理石做成,本來只做了一個,母親骨灰下葬前,我叫石匠又加了一個,這樣父親、母親就能緊靠在一起。找不到父親的任何痕跡了,連照 片也沒有,我就把我與母親的合影照放進空穴裡,在母親的花崗岩墓碑上,也刻上父親的名字。

墓地依山勢而建,在墓園的頂端,登高望遠,夜色沉沉,偶爾能聽到枝葉間栖鳥的啾啾聲。突然就想到了父親,短促的一生,最高理想是當老師,但由於家族世代打拚掙下的土地,惹出大禍,爺爺被槍斃,父親不得不逃到「世界屋脊」,卻仍難逃劫難,只因爲想讓母親和我能過上稍微好點的生活,連命都搭上了。又想到母親,含辛茹苦把我養大,直到死去也沒能抱上終日盼望的兒孫。

如今有了阿塔,我要帶她去尋找救命恩人。將來我們的孩子出生,我定要抱他來這裡,讓母親看個仔細。

(待續)@#

──節錄自《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自由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些歌唱了,讓人慷慨激昂;有些歌唱了,讓人手舞足蹈;有些歌唱了,讓人柔腸寸斷,淚流滿面。但誰想得到一首歌可以讓敵軍主將聽了,萬分羨慕到攻打過來?宋詞天王柳永的〈望海潮〉,就有這種本事。
  • 宋代會填詞的女子大約可分為三類。一、出身書香家庭的名門淑媛,家中有父兄輩可以教導詩詞,如李清照、朱淑真等;二、與文人士子交往甚密的青樓女子,她們都要接受嚴格的詩、書、琴、棋、畫、茶、酒等教導…
  •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 在中共的欺騙宣傳下,在中共全面、系統的思想改造之下,大陸知識分子飽受摧殘,苦不堪言。從延安整風、反右、文化大革命,到「六四」屠城,再到當代的信息封鎖及對正義知識分子的打壓,中國的知識分子群體在政治運動中、在謊言的包圍和強權的壓制下,一步步喪失了獨立的人格,從整體上淪為中共政治服務的工具。中共曾經宣揚知識分子最嚮往的民主和自由,可是,在中共治下,知識分子從未獲得真正的民主和自由。
  • 每個時代都有人發出人才不被重用的悲嘆。宋代的張才翁曾經在四川當掌管刑獄的官。他沒什麼知名度,甚至沒人知道他的生卒年或其他事蹟。但是他自認為有才學、有風韻,擅長寫詞賦。然而他不修邊幅,舉止又放縱,因此上司看不上他,更別說賞識了。張才翁為此常悶悶不樂,卻又無計可施。
  • 「長長短短的文字猶如戰火下的那一則則電報,一張張紙條,乃至大火餘燼下的一絲絲訊息,都是這兩個心地良善的孩子,在邪惡殘酷的戰爭之下,始終把持住那一念善所成就出來的奇蹟之光。」── 牧風(部落客)
  •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