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憂孤立主義 21世紀仍是美利堅「天下」

人氣 2298

【大紀元2017年07月22日訊】中國近三十年來的飛速崛起以及在國際舞台上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正不斷衝擊著戰後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這種趨勢在2017年唐納德·川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似乎有進一步強化的勢頭。

美中角色互換?

川普在2016年競選期間以「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作為他的口號,2017年正式就職後又以此作為他外交政策的主題。他先後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和巴黎氣候協定,被紐約時報驚呼為「美國大步退出世界舞台」。實際上,從川普一舉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就不難看出,孤立主義正在回潮,而且在民間有強大的民意基礎。

相比之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先是在2017年1月高調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並發表演講,顯示中國有意在川普時代從美國手中接過經濟全球化的大旗,隨後在川普6月份宣布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後,中國表示將會繼續遵守《巴黎協定》,履行義務,使得美中在應對氣候變化這一重大全球議題上的角色實現互換。

在其它方面,中國設立並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一帶一路」倡議也在挑戰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美國主導的布雷頓森林體系。

中國取代美國的地位似乎已指日可待。以目前美中兩國的經濟增長率估算,中國的經濟總量將在十年內超過美國,而如果按購買力平價(PPP)計算,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美國天下」與「中央之國」

但美國社會學者、悉尼大學教授薩爾瓦托·巴博尼斯(Salvatore Babones)並不這麼認為。巴博尼斯在他即將出版的新書《美國的天下——中國資金、美國權力和歷史的終結》中表示,當今世界仍然是美國的天下(American Tianxia)。

作者認為,雖然美國的地位有所衰落,很多人也認為世界已經進入一個多極化時代,雖然美國在全球經濟、政治和安全等領域遭到挑戰,雖然很多國家已經不再尊重美國的領導地位,但世界依然以美國為中心,依然按照美國的價值觀和美國建立的一個複雜而龐大的體系中運轉。

巴博尼斯最近接受了美國之音的專訪。他說,西方語系中並沒有一個詞能夠很好地形容「天下」的概念,無論是強權(power),還是霸權(hegemon)。「美國天下」是借用了中國儒家文化「天下」的概念。

他說:「漢語中『天下』這個詞非常適用於今天的世界。天下顧名思義就是普天之下的意思,指的是一個儒家的世界秩序,指的是在鴉片戰爭前、百年屈辱之前、西方崛起之前的中國在世界,或者說是在東亞 『中央之國』的中心地位。」

巴博尼斯以中國的明朝為例,認為明朝時中國不僅是東亞地區的領導者和霸主,也是經濟、政治和文化的中心。中國的鄰國比如日本、韓國、越南使用漢字和曆法,精英階層普遍學習中國的經典思想、派學者到中國學習。中國對外使用武力往往不是為了征服,而是為了恢復體系的秩序,這與其它帝國明顯不同。

巴博尼斯認為,今天的世界是美國的天下,美國是當今國際體系的「中央之國」。他說:「我們生活在一個美國的天下,美國是世界的中心,美國總統被稱為自由世界的領導,人們都關注美國的大選,關注美國的媒體報道,希望能就讀美國的大學,也敬重美國的企業。」

依舊是美利堅的天下

他表示,今天的「美國天下」與15世紀時的「明朝天下」最大共同之處在於二者維持這個體系並不是靠武力征服,而是靠它們在各自體系中的「中心地位」(centrality)。他以今天的美國天下為例說,人們很難找到國際體系中哪個領域的規則不是美國制定的,無論是經濟、商業、學術、還是媒體。全球幾乎所有關鍵行業協會的總部都設在美國。每個人,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都希望能夠融入到這個體系中,即使他/她所在的國家或政府排斥或抵制這個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體系,當然,抵制美國天下必然意味要付出更高昂的代價。

巴博尼斯說,今天,中國人要求融入到「美國天下」的例子已經比比皆是。「我常常到中國各大學校園做講座,每場講座結束後都會有學生過來問我如何能夠被美國的研究生院錄取,甚至問我如果移民美國的話,哪個城市會比較不錯。即使是那些不來美國的人他們的穿著、他們的思維方式也趨於美國化。而且不僅是普通民眾,即使是官方的政府機構也如此。比如中國的電影評審部門批准以好萊塢50年代經典影片《十二怒漢》(12 Angry Men)為原型,拍攝了一部中國法律題材的電影《十二公民》。《十二怒漢》是一部反映美國司法如何運作的電影。中國的司法是沒有陪審團制度的,也沒有公平的法院體系,但官方仍然借中國的電影行業教育中國人公平競爭、非歧視、陪審團審判的價值。」

巴博尼斯還以加州的月子中心為例。他說,雖然一直試圖保持低調,但加州的生育旅遊業(birth tourism)近年來還是在蓬勃發展。據估算,每年有1-10萬中國女性赴美產子。在美國誕下的寶寶可以自動獲得美國公民身分。也就是說,到了本世紀中葉,可能有200-300萬的華人精英在中國長大,但實際上他們卻是美國公民。

川普今年1月就任美國總統後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簽署行政命令,讓美國退出TPP協定。在那之後,更多美國簽署的自由貿易協議也都岌岌可危,比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美韓自貿協定等。當川普提出「美國優先」的口號時,他的本意其實是從美國的國家利益出發制定美國的內政和外交政策。這對一個普通國家來說本無可厚非,但當美國總統表達這樣的意思,說美國想當一個「普通國家」的時候,這一言論引起全世界的強烈反響,因為美國並不僅僅是一個國家、一個強有力的政府,而是全球秩序、經濟制度和文化以及意識形態的象徵。

但巴博尼斯認為,人們大可不必過分擔心川普的反貿易、反全球化的言論和政策,因為無論是誰當總統,天下仍然是美國的天下。

他說:「目前在美國和歐洲都存在一定的反貿易情緒。事實上,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三位主要候選人——川普、希拉里和桑德斯都承諾要退出TPP。因此退出TPP並不僅限於川普一人。但就算是美國退出了TPP,全球的貿易水平並沒有下降,投資水平也沒有減少。更為重要的是跨國界的人員流動也沒有減少。人們照舊去光顧美國的主題公園,照樣使用美國的互聯網、照舊和美國人的行為舉止看齊,照樣與美國人的思維方式看齊,儘管他們可能不喜歡川普,不喜歡美國這個國家,但他們依然要融入到美國的天下。」

也有人擔心,在川普任內,美國開始重新奉行孤立主義,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留下一個真空,給中國和俄羅斯這樣的國家帶來一個難得戰略機遇。

巴博尼斯反駁這種觀點,認為所謂的「真空」並不真正存在。美國並沒有離開,國際社會依然按照美國設立的體制運轉。「即使美國退出了巴黎協定,美國的科學家依然在全球氣候變暖領域的研究中處於領先位置。難道美國的報紙雜誌就不再報道全球變暖了嗎?難道美國所有的州和城市就不再分別採取行動了嗎?當然不是,」他說,「即使美國政府不再領導,美國依然走在前列。這就是美國天下的核心所在。」

「中國夢」挑戰「美國天下」?

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習近平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後提出了「中國夢」,指出「中國夢」的最大特點就是把國家、民族和個人作為一個命運的共同體,要求實現「中國夢」必須走中國道路,必須弘揚中國精神,必須凝聚中國力量。

一些觀察人士把習近平的「中國夢」解讀為是中國抗衡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價值觀所採取的一項具體行動。

2013年5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這份後來被稱為「七不講」的文件要求官員同「危險的」西方價值觀作鬥爭,要確保新聞媒體的領導權。所謂「七不講」是指: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共的歷史錯誤不要講;中共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和司法獨立不要講。

2015年,時任中國教育部長袁貴仁在一次與中國幾所知名高校領導開會時提出禁止使用「傳播西方價值觀」的教材。袁貴仁當時說:「決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的教材進入我們的課堂。」

2016年2月,習近平召開「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並視察了三家中國官媒,要求中國的外宣工作把握國際話語權,塑造中國大國形象,講好中國故事,用中國理論解釋中國實踐,闡釋中國夢想。

巴博尼斯認為,習近平的這些努力的象徵意義遠遠大於實際意義,中國並不會因此脫離「美國的天下」,也並不真的打算這麼做,或者另起爐灶。

他說:「所有這些都是說辭。我們很容易忘掉的是,即使在中國這個一黨專制國家裡,這裡也有政治。習近平是國家領導人,也是一位政治家。作為一位政治家,提出這些口號有助於讓他獲得支持,讓民眾團結在他周圍,這些說辭與美國政治人物提出的什麼美國優先、美國第一、讓美國強大等等如出一轍。但實際上,我並不認為中國政府是反美的。中國政府會在某些議題上反對美國,但在更多的議題上,中國是在與美國合作的。中國要讓自己的銀聯卡在美國的全球金融體系中被廣泛接受,而不是自絕於這個體系之外。即使是現在,中國也在提倡美國的消費主義,只不過在中國人們不這麼叫。」

個人自由主義終結歷史

巴博尼斯這本書的副標題是「中國資金、美國權力和歷史的終結」。日裔美國學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早在1980年代末冷戰結束前就提出了他著名的「歷史終結」的理論。他當時曾斷言,自由民主制度將成為全世界最終的政府形式。

巴博尼斯同樣提出了「歷史的終結」的觀點。但與福山不同的是,他認為世界秩序將超越傳統上國家的界限,人類將以個體為單位,為追求個人的幸福為目標。

他說:「我所說的歷史的終結並不是福山所理解的以自由民主制度作為最終的政府形式,而是我們作為個體去實現我們個人的目標,超越民族、國家目標之上。我們的時代,沒有人再想為皇帝賣命,我們希望我們個人的輝煌,我們希望我們的子女能夠輝煌。」

巴博尼斯由此認為,由於世界仍然處在一個美國的天下之中,21世紀或許不屬於哪個國家,而是屬於個體、屬於人。

中國學生在北京美國駐華大使館門前排隊申請簽證。

他說。「人們常說21世紀是中國世紀,我本人當然是十分敬重中國,我也常常去中國旅行。我會說,21世紀是中國人(華人)的世紀,但它是在美國、加拿大、新加坡、台灣生活的華人的世紀。這是一個中國人(華人)取得偉大成就的世紀。但更有可能的是他們將不會在中國取得這些成就,而是在世界其它地方。他們之所以能夠比在中國的中國人取得更大成就是因為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這些國家能夠給他們更多的自由去選擇自己的命運,去更好地發揮自己的專長。因此,21世紀將很可能是中國人的世紀,卻不會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世紀。」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東芝出售記憶體公司 傳鴻海仍有機會
美8月移民排期 親屬綠卡批准多原地踏步
川普擬削減對外援助 美智庫倡議大膽變革
海外現金匯回若減稅 美企業最想以此抵債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與全國教育者對話:促秋季開學
【十字路口】貴州巴士怪異車禍 抖音退港有貓膩
【重播】蓬佩奧:北京須公佈病毒真相
【珍言真語】梁家傑:國安法虛字多 是整人工具
【有冇搞錯】美中大軍南海對峙 戰事一觸即發?
【直播】川普與墨西哥總統聯合發布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