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今天 我們還活著(3)

作者:艾瑪紐埃‧皮侯特

(攝影:Fotolia)

  人氣: 163
【字號】    
   標籤: tags: , ,

【接前文, 書摘:今天 我們還活著(2)

荷妮猛然覺得全身發寒,她緊緊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齒開始格格作響。

喬裝成美軍的士兵還在前座交談,吉普車駛進一條林間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們還無法察覺到──還沒有。事情一定要有個了結。必須如此。就是現在。

煞車戛然響起,吉普車打滑一陣之後停了下來。駕駛兵走下車,毫不客氣地把荷妮抬離後座,將她放在一條隱沒入林的小徑上。

他從口袋掏出一把手槍,用槍托頂頂荷妮,強迫小女孩走在他前面;另一個士兵則走在他們後頭。

林中只有他們踩在冰雪上的嘎吱聲響。凜冽的寒風搖動樹林,挺拔的松樹林灌緩緩清掃天空。荷妮繼續向前直直地走,她覺得異常口渴。

她感覺到那德國人的高大身軀就走在她背後,手槍也無疑是瞄準著她。

在逃過那麼多次之後,真的就要死在這片樹林了嗎?

死亡究竟是什麼呢?荷妮知道死亡意味著結束,是不可改變的,她也知道死亡的徵兆有哪些,尤其是當死亡靠近的時候,她有能力感知,也有死裡逃生的天賦……

但是這一次,終究是失敗了。荷妮心想,這場遊戲玩了好久好久,搞不好打從自己還是個寶寶的時候就開始玩了,最終還是輸了。身後那兩個高大的傢伙,乾脆就不要理了。荷妮真的好渴,她斷然停下腳步,低身傾向地面。

士兵舉起手槍。荷妮仍舊繼續動作:她拾起一把雪,貪婪地把雪湊近唇邊。她咬下一口冰晶,在嘴裡融化成水,滑入喉嚨。真好喝。荷妮繼續向前走。

這孩子的動作,讓走在隊伍最後的德國人看得目瞪口呆。他已經很久沒遇到這些要被處死的人了,不論是老人小孩,還是壯年成人,都一樣,全都是沒有面容的影子,註定要消失不見。

然而,這個小女孩不一樣,他確確實實地目睹了她的存在:她吃了雪。她就要死了,自己也知道死期到了,竟然還吃雪止渴。

他注意到她的動作確實、迅速,毫無半點遲疑,近乎自然,宛如動物般靈巧流暢。

他感覺體內有某種東西攪動了起來,在他胸腹之間,像是微小的顫動,又彷彿是種既輕柔又暴烈的推擠。這感覺好熟悉,彷彿他還在那片廣大的樹林裡,還置身於那時的日子裡。

那名持槍瞄準荷妮的士兵大叫一聲:「別動!」嚇得一隻烏鴉驚惶呱叫。

荷妮僵住不動,一直抓在左手裡的布偶也因鬆手跌落。她的心臟怦怦直跳。為什麼他要這樣大喊?

士兵再次舉槍上膛,瞄準這孩子的頭。荷妮看著自己呼出的氣息凝結在冷冰冰的空氣中,一想到腳邊那倒在雪地裡的布偶就想哭。可憐的普洛!馬上就要變成孤兒,獨自被丟在寒冬裡。

德國士兵無法扣下扳機,他挪動腳步,退出小徑,站在離小女孩四、五公尺的地方,緊緊瞄準她的太陽穴。另一個站在小徑後頭的士兵,看見他的手臂在顫抖。

「讓我來。」他煩躁地說。

他掏出手槍,對準小女孩。她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沒有容貌、註定要消失的背影。子彈上膛。

荷妮心想,這個士兵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麼?這個持槍要殺她的士兵,不是原來那個,是另一個──那個走在後頭的士兵,那個曾在車上與她四目交會、有著低沉嗓音的士兵。她想要再見他一面,想要他再見她一面。

荷妮便在原地緩緩轉身,她的視線接上他的目光──那是一雙澄澈又冷酷的眼睛。突然,他眼裡閃過一絲詭譎的光亮,瞳孔放大。

德國人開了槍。荷妮一驚,閉上眼睛,等她張開雙眼,只見另一個士兵滿臉驚愕地倒在雪裡。荷妮花了一些時間才明白自己沒有中彈。

她看著被擊倒在地的男子,再回頭看向開槍的那個人──他似乎跟她一樣訝異。他撐著手上的槍,盯著荷妮看,她全身沾滿了倒地士兵的血。

槍聲還在冰冷的空氣中回響。德國士兵似乎無法擺脫這孩子的目光。最後,他轉過頭望向別處,收起槍,轉身往吉普車的方向走去。

荷妮撿起腳邊的普洛,跑著追上德國士兵。兩人回到車邊。士兵跨過車門,啟動引擎;荷妮即時跳上前座。吉普車在一團飛雪中疾馳而去。

現在該怎麼辦?要去哪?而且還要帶著這個自己轉身追來的女孩。她知不知道自己正跟著要殺她的人跑?

這種難受的情節,只會發生在電影裡,現實中沒有人會這樣做,更別說是猶太人了。而且在這之前,她還在那邊吃雪!

他看了她一眼,她視線直直看向前方,挺著下巴,雙眼因冷風而瞇了起來。

濺在她臉上的血跡已乾,鬈曲的黑髮隨風四處飛舞,看來像個年幼的蛇髮魔女。該死的小鬼。

至於那個一臉茫然倒在林中、八成還死不瞑目的傢伙,叫作弗朗茨嗎?

不對,是漢斯。

一個十足的蠢貨。

誰還相信德國的勝利在即,以為帝國能夠長存千年,全心仰望那嶄新的黃金年代到來,誰還會相信這些空話。

他殺的是漢斯,而不是那個小女孩。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是這樣。扣下扳機之前,他的手臂稍稍偏了一點,然後子彈就卡在漢斯的雙眼之間。@#(節錄完)

——節錄自《今天,我們還活著》/大塊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他活過了父親的年紀後,終於願意正式面對這個曾令他不恥、傷害他極深的父親。《爸爸沒殺人》是傅尼葉從童年記憶中搜尋父親的身影,重新為父親拼貼的感人畫象。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剛經歷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療,但小馨仍沒放棄學習。這也像是讓我吃了一顆定心丸,我在心裡告訴自己,也許,試著讓小馨重回學校,並不是太不理智、太衝動的決定。
  • 4月15日和4月17日,這兩個相距很近的普普通通的日子,迄今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十年,對於我的後半生卻具有很大的影響。
  • 這是一本關於「堅強」的書,講述閱讀如何讓生命變得鮮活,知識是如何改變人的命運,和家庭的力量能如何支撐孩子實現自己的夢想。
  • 自由時報記者王珮華/專題報導有沒有想過,在網路上爬格子也可以賺錢?在Web2.0網路技術與概念下,專業與文筆被肯定的達人,都可以在網路上賺到稿費。
  • 第二章 地獄之旅

    墓穴裏黑暗潮濕,
    射不進一星亮光。

  • 書摘﹕《悲愴的靈魂》(一)
  • 在那輛「公爵王」轎車的引導下,押送袁紅冰的白色中型客車載著十多名秘密警察,開出站台,然後,沿一條坎坷不平的道路,向西北方疾駛而去。路旁低矮、破舊的房屋頂部的黑灰色瓦片,布滿暗綠色的霉跡;黑洞般歪斜的門邊,一個個身材矮小而枯瘦、面色灰白或者枯黃的人,目光呆滯地望著從雲層間滲出來的慘白陽光;路兩邊污水溝中發出的腐爛老鼠屍體般的臭味兒,似乎將空氣都染成灰褐色。
  • 「紅色恐怖」這顆從毛澤東的權力私欲和共產黨專制政治理論中垂落下來的巨大血滴,很快就在中國政治的台布上擴展開來,染紅了社會生活的每一個角落。許多人在紅衛兵慘絕人寰的酷刑下死去,更多的人在精神和肉體的折磨下,走上了絕望的斷崖。人性在骯髒的血污中受到踐踏,而獸性則披上了共產主義的金色長袍,在太陽上作魔鬼之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