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現在就去刪微博吧

人氣 1265
標籤: ,

【大紀元2017年07月27日訊】昨天才開通微信公眾號。我在用自己微信轉發文章時說要給自己再找一個發聲的地方。因為「官司未了,極左未倒,努力發聲,儘量自保。」 同學笑我,說你這是「十六字真言」呀。

其實「十六個字真言」先是這樣的:「官司未了,極左未倒,流氓太多,儘量自保。」 寫完想,拉倒吧,成天被人惡攻,還是平和點好了。於是改掉。改完後,卻又後悔。流氓真的是太多了。尤其作協新近查出的事,事涉的人,其卑劣程度,無詞形容。一但披露,更是莫大醜聞。這事不由我說,但其塵埃落定後,我以後一定會說。

料不到是:昨天才說官司未了,今天便接到律師信息:越秀區法院要求我必須刪除2014年5月25日批評柳忠秧的微博。律師勸我:算了,這件事相比《軟埋》,已經不值一提了。再說,公眾也知道你正申請再審。我說,不然呢?律師表示,不然拉進黑名單呀,罰款呀,甚至拘留,都難說。退一步海闊天空吧,畢竟未失底線。律師勸到這一步,也算仁至義盡。

其實我自己早已無所謂了。該說的,我已經說了,該做的,我也做了。儘管判決荒唐,只能被迫服從。法律為大,必得尊重。況中國冤案那麼多,比較起死掉的呼格吉勒圖、聶樹斌以及坐了很多年牢的張高平叔侄等人,我這點破事,又算得了什麼?更兼事情業已過去三年,是非原委人所共知。而柳忠秧本人也付出代價。設若他的作品一直沒有進步,相信也不會再有中國新文學學會這樣的學術團體為他站台,更不會有一群專家學者幫他吹牛,盛讚他的詩超越李白,直追屈原。

唉,要說起來,三年多來,所有對我的惡意攻擊,幾乎都是因為這條微博。沒有這一百來個字的風波,T詩人也不會受人鼓惑趁勢而出,以致斷送自己前程。而我也不會被騷擾得雞犬不寧,非但耗費時間,影響了創作,同時也殃及到小說被人惡批。儘管談不上後悔,但也的確有些累了。我已經年過六十,人生還有幾個三年呢?正如柳忠秧自己所說:法院就在他家樓下!現狀如此,我還有什麼話說!

那就刪吧。寫完這個公眾號,就去刪除。

要刪除的微博原文為:「聽同事說,我省一詩人在魯迅文學獎由省作協向中國作協參評推薦時,以全票通過。我很生氣。此人詩寫得差,推薦前就到處活動。這樣的人理應抵制。作協方面態度明朗。但他卻把所有評委搞定。評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們重人情而輕文學。無奈。我相信此人現正在北京評委中四處活動。我們拭目以待。」其中黑體,是法官認為侵權的地方。

而實際呢?所有內容,都是事實。我不妨這樣作一點修訂:「聽同事說,我省一詩人在魯迅文學獎由省作協向中國作協參評推薦時,以全票通過。我很生氣。此人詩寫得差,推薦前就到處活動。這樣的人理應抵制。作協方面態度明朗。但他卻把大部分評委搞定。評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們重人情而輕文學。無奈。我相信此人現正在北京評委中四處活動。我們拭目以待。」

這樣應是準確的表達是不是?這樣應該沒有侵權吧?

有點像個笑話。

這件事,於我來說,應該有個完整記錄。刪除微博後,算是一篇長文另起了一段。後面的事還沒有結束。我依然懷著耐心,等待覆審的通知。

有個小朋友跟我說,網上談到有一種人叫垃圾人。千萬不能碰,一碰就倒楣。不知是否有這種說法。倒是與柳忠秧的官司事件,在我看真已是件很垃圾的事。好在文學從來不迴避寫垃圾。再垃圾,我也準備把這一事件完全梳理出來。我會寫一本書,它將集中和錄入所有過程以及原始材料。

這本書的名字我還沒有想好。但這本書的稿費用途我已作了安排:它將用於支付登載判決書的報紙廣告費。

直到現在我也未曾見過柳忠秧,也依然不認識這個著名的詩人。

不羅嗦了,現在刪微博去吧。#

文章轉自作者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女演員袁立消失一個月 也遭「軟埋」?
被毛左圍攻的小說《軟埋》講述了什麼故事?
袁斌:《軟埋》為何遭「軟埋」?
高天韻:是誰囂張——左派還是方方?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馬斯克提和平協議 數百萬人投票
【秦鵬直播】OPEC+大減產 美國祭出大招
【新聞看點】普京簽吞併法案 烏軍擴大戰果
【財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領袖】美國法學院如何受覺醒主義影響?
【神韻原創音樂】隨師正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