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12)挖河奇遇

作者:杜若

隋唐大運河以東都洛陽為中心,西沿廣通渠達大興城長安,北由永濟渠達涿州、南經通濟渠、山陽瀆和江南運河達江都、餘杭。(Jason22/維基百科)

  人氣: 478
【字號】    
   標籤: tags: , ,

有詞曰:「人世堪憐,被氣運播弄,倒倒顛顛。才教名引去,復以利驅旋。船帶纖,馬加鞭,誰能得自然!細看來,朝朝塵土,日日風煙。饒他狡猾雄奸,向火坑深處抵死胡纏。殺身求富貴,服毒望神仙。枯骨朽,血痕鮮,方知是罪愆。能幾人、超然物外,獨步機先?」

煬帝與群臣商議開鑿運河,傳旨詔麻叔謀任總監、李淵任副監督工開河,徵調天下數百萬的百姓趕工開鑿。

李淵就是後來大唐的開國皇帝。他知道開河要坑害百姓的命,就遞上奏表稱病辭任。煬帝是想藉此機會解除李淵的兵權,見他稱病不來,對此也無可奈何,心中自然不悅,就改由令孤達將軍擔任開河副使。

這麻叔謀是負責開鑿運河的總監。一路開鑿遇到很多的狀況,或是墳墓陵寢,或是庵觀寺院;或是郡縣,或是城池。麻叔謀全都不管,只是取直河道,就命人開挖。因此遇農舍挖農舍,遇城廓挖城廓,遇墳墓挖墳墓,不留丁點兒的人情。如果有人說半個「不」字,他便祭出聖旨,或打或殺,危害百姓。

一日眾人挖到一處大約丈餘深淺,忽然看到下面隱隱露出一條屋脊。眾人看了都很驚訝,他們隨著屋脊一層一層慢慢挖下去。挖到下面一看,卻是一所古代的堂屋,大約有三五間大小,四周都是用白石砌成,十分堅固。

堂屋的正中間是兩扇石門,關得嚴嚴穩穩,沒有絲毫縫隙。眾人合力使勁推門,愣是沒把石門推開。

眾人商量:「這石屋肯定是古代帝王的陵寢,想必其中有金錢寶物,我們大家想個法子,把它打開各自取些財寶,怎麼樣?也不枉我們辛辛苦苦一場。」

有幾個丁夫說道:「這個恐怕拿不得,我們人多嘴多,明日嚷得官府知道,其罪不小。」

又有幾個丁夫說道:「老哥們忒也忠厚,我們是奉聖旨開河的人夫,又不是暗暗偷盜墳墓。這石屋攔著官河,我們原該挖去,挖開了有甚麼金銀財寶,大家隨便拿些,有何罪過?」

於是上百名壯丁一齊揮動鍬鋤鏟插,對著石門沒上沒下的亂搗亂挖。誰想那石門就像是生鐵鑄造一般,任眾人百般掘打,都是沒轍,這石門像是有根似的深深紮在地裡,眾人絲毫動不了它。

壯丁門挖得累了,各自好奇:「真是怪了,不過就是兩扇石門,怎麼我們使勁挖,都挖不動呢?」年長一點的說:「唉,看來還是我們命薄,不該得這一注橫財,所以老天不讓我們挖開。」

因為眾人聽說此地有寶,都跑過來指望得些橫財。一會兒來一隊役夫乒乒乓乓挖一陣,打不開石門,就悻悻地離去了;那一隊也來湊熱鬧乒乒乓乓打一陣,還是挖不開,走了。還有的上到屋頂上用力鑿,用力打,也有下到底下掘地的,大家忙了半晌,終是動它不得,連個細縫都沒能打開,好不喪氣。

這動靜鬧得越來越大,早已驚動麻叔謀。麻叔謀心下暗想道:「這麼密實的石門,不消說,裡面肯定有寶貝。」於是叫來一隊石匠去鑿,叫軍士搭投石機去撞,真是枉費眾人一番苦功,這石門就是沒有任何動靜。

麻叔謀見這般撞也不能撞開,心下方才著慌:「這也太蹊蹺了,哪怕就是一塊生鐵,這麼用力撞,也早就撞碎了。為何石門就這麼堅固呢?」麻叔謀苦苦尋思,沒有結果,只好派人去請副使令狐達來商議。

令孤達說:「依學生愚見來看,這石門裡非神即仙,我們應該宣皇上的旨意,恭敬地焚香禮拜,或者就可以打開。」麻叔謀笑著說:「那麼多的人去挖去撞都打不開,噢,我們燒燒香拜一拜,這石門就開了?笑話!」

令狐達說:「鬼神之事,難以揣測,老先生不可忽略。」麻叔謀心下雖是不信,但也無可奈何,只好按照令孤達的意思,叫左右安排香案。他與令孤達各自穿上公服正裝,望著石屋門口,焚香禮拜。

未幾,平地上陡起一陣大風,霎時滿目沙灰,連天塵土滾滾而來。這冷颼颼的風吹得麻叔謀魂不附體,捲做一團。

忽然一聲響亮,兩扇石門自己輕輕閃開了。麻叔謀見了更覺心驚肉跳,六神無主般的驚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在眾人的簇擁下,令孤達、麻叔謀走入石屋,看見裡面有幾百盞燈燃燒著,將屋裡照耀得如白晝一般。四壁上都是一些五彩壁畫,有千手千眼、三頭六臂的神像,也有奇花異草、蛟龍虎豹,一切都宛然如生。

裡面存放著一個石棺,令孤達再命人排下香案,二人又拜祝了一回,方才命人去開棺。裡面躺著一人,容貌顏色潔白如玉,栩栩如生。眾人不敢輕舉妄動,又把棺蓋蓋上。這是眾人發現石板上有一碑銘,是篆文,無人能識。總監命人到附近的村莊去找解讀篆文的人。

村裡有個尚慕黃石公的白石老人很懂篆文,他看過碑銘,一一抄譯下來,碑銘說:

「我是大金仙,死來一千年。

數滿千載後,背下有流泉。

得逢麻叔謀,葬我在高原。

長至泥丸,更候一千年。

隋皇開運河,我登兜率天。」

眾人才曉得,原來這是一個修煉有素的人呀,早把身前身後的事洞悉得一清二楚。這麻叔謀乃是一介奸臣,平日無惡不做,當他看到千年前的碑銘,竟然刻著自己的姓名,著實震驚不已,嚇得一時不敢胡來,親自跑到城西選擇一塊豐隆、茂盛的高原另選棺槨,將大金仙安葬在高原上。後來此地成為大佛寺的遺蹟。(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1955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煬帝看到廣陵圖,想念起在江南的境況,昔日如畫彷彿歷歷在目。
  • 遠道而來的外國人見到中土的繁盛,連賣菜的小販都在地上鋪上龍鬚席,無不驚訝得目瞪口呆:「中華如此富麗,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虛傳。」
  • 隋煬帝御駕返程,一路上要歷覽邊疆勝景,不從先前的馳道而行。於是,逢山便要盤山,遇嶺便要翻嶺,眾官苦苦勸諫,煬帝就是不從。
  • 於十里之外遙見中國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營盤中間又擁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車輪可以轉動行走,城池四門大開,裡面樓櫓皆備,可汗一行盡是大驚失色,吐舌相視,彼此說道:「這不是普通的兵將,乃是天兵天將呀!竟會如此強盛!」啟民可汗慌忙下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於階下。
  • 他建議必須建造一座觀風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錦繡珠玉裝飾而成,下邊用車輪為硤,想走的時候可走,想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停住。這樣才可以彰顯大國的威儀,彰顯天朝的尊貴。煬帝聽到後驚訝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愷、封德彝連夜督造。後因途中風沙太大,煬帝命他們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煬帝收到鎮守西域的邊關大將的奏報,說西域諸國想要和中國互市交易,因煬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暫時沒有允許。但他後來聽說西域諸國多產奇珍異寶,就想派一名能臣將中國的絲綢綾錦去換西域的珠寶良馬。
  • 楊廣在父皇母后面前矯飾德行,以計奪嫡...
  • 自從晉家勢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據了三百年,前後歷經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誰也沒有料到,楊堅次子楊廣允文允武,平定陳國,一統天下。隋文帝想到這件大事,很為自己的皇兒高興。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邁,還能有機會趁著滿園的奇花共享君臣之樂,文帝心裏自然非常欣慰。
  • 晉王楊廣統領50萬大軍伐陳一統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庫之物,悉數封存運送京城,又廣求前朝典章,散佚經典古本字畫藝術經典,全部保存在觀文殿。此舉為他贏得賢王的美譽,因此朝野上下對他寄予厚望。
  • 自古以來,應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後世如何評說,他們作為監護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時是與尋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楊堅出生時也有紫氣充庭,偶有一個尼僧看見異象非常驚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