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15)宮聲不返 煬帝不歸

作者:杜若

隋煬帝楊廣(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423
【字號】    
   標籤: tags: ,

煬帝一面準備征遼,一面為宮裡的樂伎製作新的曲調,教他們練習,以備巡遊江都之用。煬帝和諸宮美人一面飲酒,一面哼唱曲調。煬帝於酒酣之際,教樂伎們各展所長,或是簫,或是管,或是箏,只撿一些新奇的樂器吹彈著聽。

煬帝也通曉音律,或一聲,或兩聲,都巧妙地採取出來湊成一曲,按照宮商角徵羽的五音,合著太簇、姑洗、蕤賓、林鐘的十二律,細細緩慢地抑揚高下,摹寫入譜。不消半日工夫,就已製成一曲翻調突公子曲。煬帝製成翻調,就叫樂伎照著譜兒演奏起來。真真是個絲清竹脆,別有一番聲響。

卻說內中有一伶人名叫王國風,家世祖傳彈奏胡琵琶。這一日領了旨意,抄出煬帝翻調的樂譜,日夜在坊中練習。一日有事回家,擔心練習得不熟,就偷著空兒在自家的堂前,抱著琵琶細細彈演。

王國風的父親王令言是當時非常有名的樂人。只因煬帝嫌他老邁,就將他辭退了。王令言臥床養病,忽然聽到外面兒子彈奏琵琶的聲音,音律與往日大不相同,心下當即吃了一驚,驚著說道:「大變!大變!如何有這種音調?」

他不顧身痛,連忙跳起來,拄著枴杖走到堂前,問他的兒子:「你彈奏的琵琶曲子是甚麼時候開始流行的?你又是從何處學來的?」王國風見父親問得古怪,連忙說道:「這曲子是幾天前,也就是當今的皇帝御製的曲子,準備遊幸江都時演奏,此曲叫做翻調突公子曲。」

王令言聽罷不覺嗚嗚哭起來,他說:「先皇東征西討,苦心創業,不知費了多少氣力,方才打下這座江山,不料只享得二三十年就要國破家亡了。」說著說著,雙眼淚如雨下,很是傷情。

王國風慌忙止住他說:「父親,此曲乃是歡樂之詞,父親聽了,為何反倒悲傷起來?」

王令言說:「你哪裡知道,這首曲調雖是歡樂,然而聲音淫厲,不久必有干戈起於四方,天下殺傷殆盡。宮調,是主國君之象。而此曲的宮聲往而不返,皇帝此番巡遊,定是不能返回京師了。兒呀,你千萬不要跟著去呀。你若是不聽父言,定會客死他鄉,做他鄉之鬼呀!」說罷,又嚎啕痛哭。

王國風曉得父親洞達音律,見他說得如此真切,心下也自是慌張,便安慰父親道:「父親這話要謹慎,倘若讓皇上知道了,其禍可不小。兒子不去便是了。」王令言說:「我們倒無大禍,只是恐怕皇上不久就會大難臨頭了。」

王國風再三勸慰父親,王令言才進屋。他一邊走一邊流著眼淚歎息:「大好的江山,大好的社稷,忽然災難將至,可惜,可惜啊!」(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煬帝即將乘水路巡遊江南,但因礙於天下洶洶,四海沸騰的局面,就採用宇文達的建議,藉口征遼的名義,實為巡幸江都。
  • 麻叔謀驚醒後,發現只是一夢,夢中的場景雖歷歷在目,但是平日行為習慣了金銀美色,橫徵暴斂,一時對這些示警有幾分恐懼,但終是一場夢。念頭一轉,歷歷在目的場景逐漸變淡、飄渺,瞬間變得非常遙遠,他又恢復往日常態。
  • 未幾,平地上陡起一陣大風,霎時滿目沙灰,連天塵土滾滾而來。這冷颼颼的風吹得麻叔謀魂不附體,捲做一團。 忽然一聲響亮,兩扇石門自己輕輕閃開了。麻叔謀見了更覺心驚肉跳,六神無主般的驚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 煬帝看到廣陵圖,想念起在江南的境況,昔日如畫彷彿歷歷在目。
  • 遠道而來的外國人見到中土的繁盛,連賣菜的小販都在地上鋪上龍鬚席,無不驚訝得目瞪口呆:「中華如此富麗,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虛傳。」
  • 隋煬帝御駕返程,一路上要歷覽邊疆勝景,不從先前的馳道而行。於是,逢山便要盤山,遇嶺便要翻嶺,眾官苦苦勸諫,煬帝就是不從。
  • 於十里之外遙見中國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營盤中間又擁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車輪可以轉動行走,城池四門大開,裡面樓櫓皆備,可汗一行盡是大驚失色,吐舌相視,彼此說道:「這不是普通的兵將,乃是天兵天將呀!竟會如此強盛!」啟民可汗慌忙下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於階下。
  • 他建議必須建造一座觀風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錦繡珠玉裝飾而成,下邊用車輪為硤,想走的時候可走,想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停住。這樣才可以彰顯大國的威儀,彰顯天朝的尊貴。煬帝聽到後驚訝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愷、封德彝連夜督造。後因途中風沙太大,煬帝命他們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煬帝收到鎮守西域的邊關大將的奏報,說西域諸國想要和中國互市交易,因煬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暫時沒有允許。但他後來聽說西域諸國多產奇珍異寶,就想派一名能臣將中國的絲綢綾錦去換西域的珠寶良馬。
  • 楊廣在父皇母后面前矯飾德行,以計奪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