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魔鬼天才」的報應

——《2017年,中國起來》讀後之三

人氣: 23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04日訊】受共產黨無神論的長期洗腦,許多中國人都不相信惡有惡報的天理,所以做起惡來肆無忌憚,毫不考慮後果。

那麼人做惡之後到底會不會有報應呢?古往今來這方面的事例很多,高智晟律師書中記載的兩件事,恰巧也為此提供了一份生動的答案。

近十年來,高律師曾多次遭到中共的非法綁架,被關進黑牢,他稱之為「不掛牌的地獄」。

與正規監獄不同,這種黑牢對被關押者從生理到精神方面的攪擾迫害無所不盡其極。高律師描述說:「他們把你關進一個完全封閉的地下室的同時,會安排十名以上的秘密警察『陪關』。他們輪流保有兩人與你一同關在裡面,大致上兩個小時一輪換,保證晝夜不輟有人『陪』著你。你若坐著,他們就緊挨著你的膝蓋站在你面前,左右各一位;你若站起來,他們其中一位會迅速繞至後面,前後各站一位,幾乎緊挨著你的身體;晚上你睡下,左右床邊各站一位,吸煙、喋喋不休地說話、咳嗽、打噴嚏、打哈欠,樣樣都能讓你不堪其苦。有的人打噴嚏,他故意噴你一臉,你若生氣,那正是他的目的;你不與他計較,他得寸進尺。在那裡,野蠻可以暢行無阻,是那裡唯一表彰的德行。你吃飯,他們左一位、右一位緊挨著你站著,說著話是最稀鬆尋常的事,飛著煙灰、一個噴嚏、一聲咳嗽,常讓人胃口大跌,終於你還得吃下去,因為那就是你的生活。」

為了折磨被關押的政治犯,監管方式的設計者充分利用了季節性的嚴酷氣候,「酷熱和嚴寒成了給被關押者製造苦楚的生力軍。」

北京的夏季,炎熱的酷烈,房間裡沒有空調,若能有窗戶、門打開借用點自然風或是流通空氣還尚可將就,但當局卻挖空心思將黑牢設計成密封的。經年累月的封閉導致室內嚴重缺氧,再加上初進裡面站哨的士兵的嘔吐,更災難性的濁化了室內空氣,以至於看管高律師的有的士兵走進室內不足一小時上衣就像水裡撈出來的一樣緊貼在身上,臉色慘白的可怕,進屋不一會便緊急按響門鈴,門打開後人幾乎是撲了出去,嘔吐不止。但最邪惡的還不是這些,而是當被關押者解手的時候,哨兵會三人一組將其合圍起來,緊盯著他,似乎在這種狀態下被關押者隨時也都可能插翅而飛一般。

看管高律師的武警將這種監管方式謔稱為「魔鬼天才」的傑作。這「魔鬼天才」不是別人,就是曾先後擔任廣東省公安廳廳長、中共廣東省政法委書記、廣東省委副書記和廣東省政協主席,被稱為「南粵政法王」的陳紹基。巧的是,陳紹基後來被「雙規」後也曾遭到這樣的監管。曾經看管過高律師的一個叫安家的河南籍武警之前也曾看管過陳紹基,他告訴高律師陳紹基被用此方法看管時屢屢慨嘆不已,多次說:「想不到我發明的這一套被全國推廣的監管方式會用到我自己身上。」

無獨有偶。就是這個叫安家的年輕武警,有一次眉飛色馳的對高律師講述了他們十一個武警曾把一個法輪功學員打的死去活來的「壯舉」。高律師說:「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說:『我們把他的頭皮都給打掉了。』不料,過了幾天聽其他士兵說,他被中隊長史胖子給打啦。因為在那裡,士兵挨打像吃便飯,亦就沒有在意。下午,他進來站哨時頗使我吃了一驚,他的前額上方緊靠頭髮的地方赫然缺失了一塊皮,還在往外滲血。一問,頭皮怎麼掉的?『被中隊長史胖子給打掉的。』」

一個是迫害政治犯的黑牢監管方式的精心設計者,到頭來自己也成了這種監管方式的受害者;一個惡狠狠的曾把法輪功學員的頭皮打掉了,結果事後自己的頭皮也被人殘忍的打掉了!

這,不是報應是什麼!#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7-07-04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