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馬:黑心保姆與邪教共黨

人氣: 3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02日訊】廣東的黑心保姆殺主人了,原因很簡單,保姆在錄用前說:「如果我沒做完一個月,服侍的病人去逝了,要拿一個月的工錢。」於是,服務沒多少日子,在病主人飯食裡拌了毒藥,病主人的家人還以為病情發作去逝了。保姆目地是提前拿錢走人。新聞說,她已殺了很多個這樣的病主人。

這讓我想到了共產黨活摘中國人特別是法輪功練習者器官的事,衛生部負責人說:「我們摘的是腦死亡者的器官。」那就是,共產黨命令下的摘器官醫療機構把活人拖進去,先整得半死,就說是腦死亡了,趕緊摘,對外說:「不信你們來看,我們摘的是死囚器官。是死刑犯、敵人的器官。」當然,共產黨說的敵人永遠變化的,可能今天的自己人或者人民就是明天的敵人,今天的敵人又成了明天的自己人,每個人都可能是敵人,每個敵人可能又不是敵人。這從長征途逃亡途中的AB團、延安整風到上世紀50年代殺地主殺資本家一直到九九年迫害法徒事件中可以看出來。

只不過共產黨比黑心保姆惡毒無數倍的是,黑心保姆為了私利,殺了人的肉身,共產黨除了為政權在殺人肉身之前,還要用共產主義邪信變異人的靈魂,讓人自認為是畜牲。是畜牲,共產黨殺人與殺一隻雞或螞蟻就沒有區別了。

怪不得,共產黨把活摘器官延伸到全中國人身上。據報道,有個器官販賣集團路上搭訕陌生人,用迷藥強拉上車,就有醫生舉起刀。

這又讓我想到了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曾在勞教所或強制班上都被驗過血,雖然放出來了,但如果哪一天器官匹配上了,哪怕在上班或家裡,都可能會被610的人強迫帶走,然後莫名死去。四川成都有個法輪功學員在下班途中被警察強拉走,後來家屬看到屍體被刀割剖就是個例子。也就是說,被抽過血的法輪功學既使在家,也是不安全的。

這讓我想到了聊齋畫皮中的摘吃人心的魔鬼。真的,共產黨是禍國殃民、反中華、威脅全中國人生命的魔鬼。既破壞中國自然環境與土地,又破壞中國人生命與文化的魔鬼,從蘇聯來到中國,沒做過一件好事。在中國,沒有一個人因此感到安全。問問,習近平安全嗎?江澤民安全嗎?官員安全嗎?底層農民工安全嗎?知識分子安全嗎?

富翁、知識分子、甚至國家主席在歷史上都不安全,那可能你會說:「當個牆頭草的官民,總安全了吧。」不,你看那些掌權的官員,共產黨讓他貪腐,但在整肅中照樣揪出來,昨天還整別人,今天就被別人整,你們說這不是共產黨的機制害的嗎?那些不煉功只跳廣場舞的普通百姓,總安全了吧?錯,他們也時時可能成為敵人。由於共產黨向來封鎖真相,對社會上發生的一些事關百姓利益與性命的消息,百姓總要互相關注,而環境污染後的天災人禍頻發,那些家庭婦女,有閒有錢,現在手機普及,就要傳播消息,那就會以造謠傳謠的名義被抓,她們不是共產黨封鎖信息機制害的嗎?

那你們可能說我們家人不會這樣。請問,你能保證你的子孫後代安全嗎?既使你們可以代代小心,那霧霾、毒水毒食品等這些東西,難道不會傷害你們嗎?

是的,你們不僅可能會是物質受害者,那信仰、精神上的傷害更是關係人的生命了。你們生活在謊言中,可能這個謊言就會要你的命。對法輪功的造謠謊言這兒不說了,單說共產主義,它本身就是謊言,共產黨不是叫你們入它時發誓嗎?要知道,發誓本身就是一種有神論行為。這就是要命的,不信你們回家問問你們的父爺輩的人,人能隨便以命發誓嗎?

那些痛感民生疾苦的社會正義精英,就更不用說了,對共產黨批評幾句就被抓,時時可能成為敵人,中國民主黨有很多憂國憂民之士死於監獄,其中最慘慘的寧波力虹,被迫害臨死時在醫院的病床上還是腳銬鐐銬。共產黨的凶暴,比魔鬼還可怕千萬倍。

如果基督教中說撒旦帶著三分之一星宿被打到地上,那共產黨就是撒旦到了人間。只是人迷在現代是看不清的。而撒旦打不過上帝,它是來人間要毀掉上帝的兒子——人類的。人類啊,只有用善心聯成一片,才能打掉魔鬼獲得自救。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7-08-02 4: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