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說加拿大》系列(43) 反美高峰

克雷蒂安(左)与馬丁(法新社)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4日訊】Frank Underhill是半世紀前著名的加拿大歷史學家,即使他現在幾乎被人遺忘,但他說的一句話至今仍然正確。他說:加拿大人是第一個反美的,理想化的反美,反美到如同這是奉上帝的旨意。這句話在1968年以後是如此準確。

在那一年,皮埃爾・特魯多(Pierre Trudeau)出任加拿大總理。他是一個新型領袖;一個衣著得體,約會漂亮女性的知識分子。但不同於大多數加拿大領導人,他不懂得美國,他認為加拿大應該和美國保持距離,正如加拿大和蘇聯關係一樣。他不得不與美國總統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周旋, 這絕非易事,而尼克松在加拿大很不得人心。

特魯多不得不面對和應對越來越高的加拿大民族主義情緒,他的聯邦政府為此設立了外商投資審查機構來控制美國人購買加拿大公司。儘管特魯多在任時,莫斯科正處於一個氣勢洶洶的階段,特魯多還是把派駐歐洲的加拿大部隊減少了一半,並很快取消了加拿大的核武器。所有這一切都使美國很不高興。

特魯多在1984年離任,進步保守黨的布賴恩・馬爾羅尼(Brian Mulroney)上台執政。馬爾羅尼與美國總統里根是朋友,並宣布加拿大再次對商業實行開放政策。就這樣,在馬爾羅尼執政下,加拿大和美國於1988年達成自由貿易協定,這個巨大的貿易和經濟協議中很多是19世紀50年代以來開創先河的條款。

只要條件許可,馬爾羅尼總與美國領導人在外交和國防政策上進行密切合作。加拿大是一個小國,但馬爾羅尼總理表明,一個總理是可以通過手腕而產生巨大影響力,例如,對柏林牆倒塌後德國的統一,馬爾羅尼功不可沒。

但是,許多加拿大人認為馬爾羅尼似乎是在與美國人上床,當他1993年離任時,他毫不費力就成為加拿大歷史上最不受歡迎的領袖。那一年大選中,讓・克雷蒂安(Jean Chretien)成為他的繼任者,他是一個非常反美的自由黨領袖。克雷蒂安清楚地知道加拿大必須與美國很好地相處:加拿大經濟是那麼密切聯繫著美國;但隨著冷戰結束,與美國國防的關係似乎不再那麼重要。此外,他和克林頓總統合作,克林頓能幹、聰明、平易近人,比尼克松和里根等總統更容易相處。因此克雷蒂安能夠在公開場合談論與美國保持距離,但私下裡卻和克林頓以朋友相稱,一有機會就與克林頓打高爾夫球。

然而,他的政府經常讓華盛頓方面感到惱火。其中一個問題是加拿大外交部長勞德・阿克沃塞(Lloyd Axworthy)推動關於禁止土地開採的一個國際公約;另一個問題是一個國際刑事法院審判戰爭罪犯的計劃。兩個都是好主意,但由於種種原因,美國拒絕支持。

當小布什於2001年1月就任美國總統後,維持渥太華和華盛頓之間的友好關係變得更加困難。克雷蒂安提供一個步兵營支持2002年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但他的政府斷然拒絕參加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並把加國部隊撤回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他說美國人沒有得到聯合國批准發動反對薩達姆政權的戰爭,這是真的。但是一個非常反戰和反美的魁北克省正處於大選中,這和非常強烈的全國性反布什情緒一樣,可能有助於渥太華的選票,反美主義達到了高峰。

問題是,一個明智的加拿大在行事時必須始終考慮美國的感受。加拿大百分之八十的貿易來自於美國,如果在美國邊境有所耽誤,就會傷害到加拿大的經濟。由於其國防依賴於美國的軍事支持,加拿大需要知道美國是如何認識全球性威脅的。

平衡是一切。加拿大人想獨立,他們不是美國人,現在不是,永遠不是。但是他們不能太過反美,否則他們的言行會傷害美國。特魯多和克雷蒂安的反美主義可能超越了可接受的界限,就像馬爾羅尼有時在另一個方向似乎走得太遠。同樣,平衡就是一切,最成功的加拿大領導人必須始終明白,加拿大與美國必須維持良好的關係,但不是太過好。

下一主題:加拿大的世界 皮爾遜的世界

http://www.epochtimes.com/b5/ncid1143302.htm

註:《史說加拿大》系列將通過52篇文章,向所有加拿大人系統地介紹我們的國家。本系列由Multimedia Nova Corporation、Diversity Media Services/ Lingua Ads及《大紀元時報》聯合贊助推出,所有專題文章均由不同領域內的著名歷史學家完成。《史說加拿大》系列版權歸Multimedia Nova Corporation 2010-2011所有。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