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錚的圖片故事(九)

作者:曾錚

四川綿陽美麗風光。(曾錚提供)

  人氣: 428
【字號】    
   標籤: tags: , ,

十六歲時的傷感

十六歲生日照片。(曾錚提供)
曾錚十六歲生日照片。(曾錚提供)

這張照片是十六歲時的生日照。那一年是我自我意識開始覺醒的時候吧,很多時候還會陷入自憐,正如一朵還未開放,就開始預想著自己何時會凋零的花朵一樣,內心無比敏感柔弱。一陣風,一片葉,一瓣花,都可能讓我像葬花的黛玉一般,黯然神傷。人生是如此短暫,歲月是如此易逝,生命是如此無助……也就是從那一年起,我決定:以後每年的生日都要照一張相片留下來。這樣,其他都逝去之後,最起碼我還有照片……就這樣,我照下了人生中第一張由自己做主要照下來的生日紀念照。

三十歲的新生命

30歲生日。(曾錚提供)
曾錚三十歲生日照片。(曾錚提供)

自從16歲那年決定以後每個生日都要照紀念照以後,我一直將此「傳統」堅持得很好,年年不落地照相,這兩張是我30歲的生日照。

從16歲到30歲之間,我的人生中發生了許多大事:考上北大,又因成績優異被推薦免試上了北大的研究生,拿到理學碩士學位,畢業後進入中國最高級別的政策研究和諮詢機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結婚生女,然後又由於分娩時遭遇的醫療事故,健康徹底被毀……事實上,一直到我照這兩張生日照時,我仍然處於休病假狀態中,四年都未能工作,也無力照看女兒。

在經歷這麼多事情之後,30歲的我,與16歲的我,心情已大不一樣。但有一樣東西卻未曾改變:那就是自傷自憐,而且現在自憐的理由更加充足。

中國人不是都講「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嗎?女人過了三十,還有什麼想頭?照這組生日照,真是有「最後的哀歌」的意味。我不敢想像,如果後來沒有「那件事」發生,我的人生將走向何方。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還會忠實地每年不落地照我的生日照。

然而,由於有了「那件事」,這兩張30歲的生日照成了「絕版」,因爲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有照過生日照了。

那到底是什麼事能讓我有這麼大的改變呢?

嗯,就是我在31歲的生日來臨之前找到了法輪大法。

在一口氣將四本法輪功書籍閱讀兩遍之後,我感覺就像瞎子開了眼,又覺得似乎是有一層窗戶紙被捅破了,窗外無盡的天機源源不斷的湧進來,讓我的大腦幾乎不能承受……

從此後,我對世界的看法全然改觀。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諦和來世做人的目的。

同時我也知道了,以前以爲不可戰勝的、不可改變的一些事情,比如病症、衰老、厄運、命運、愚昧,甚至死亡……都不再是那麼可怕,甚至是可以戰勝和改變的。

在瞭解到這麼多「天機」之後,內心真是獲得了大自在、大解脫。那個自傷自憐的我再也不見了,取而代之是內心恆恆久久的輕鬆、自在、愉悅、安詳、踏實、幸福、感恩、清醒、自信和堅定。

不過,生日照雖然「絕了版」,但更多、更精彩,也更加驚心動魄的故事卻從此開始。欲知後事如何,敬請閱讀我的自傳《靜水流深》,或觀看國際獲獎影片《自由中國:有勇氣相信》。

冥冥之中的力量

曾錚練習打字。(曾錚提供)

這張照片是上研究生時利用假期在一家公司打工時照的。我趁著給公司打可行性報告的機會,咬著牙學會了五筆輸入法。剛開始很痛苦,因爲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打,但我堅持著就是不用拼音打,一個字一個字地琢磨用五筆應該怎麼打,這樣,在用蝸牛般的速度打完一份幾十頁的可行性報告後,我終於基本掌握了五筆輸入的方法。

在那之前,我還去參加過一個英文打字學習班,是在真正的老式打字機上學正確的指法。當時的「畢業」要求好像是每分鐘能擊鍵250次,或正確輸入60個英文單詞。我順利以這種速度「畢了業」。

其實我從來沒想過今後要當打字員,當時不知爲何會去參加這個學習班。大學時代好像精力過剩,什麼都想學,非常「盲目」。

但是,數年以後,當我因修煉法輪功被關在勞教所,親歷並目睹了中共對法輪功慘絕人寰的迫害,決意要寫書揭露這驚天黑幕後(請參看拙文《從囚徒到作家——兼談作家的社會責任 》 ),能飛快地打字,變成了我最重要的技能之一。

或言之,當初學習正確的指法和五筆輸入,是我最好的「投資」之一。所以冥冥之中的「盲目」的,其實並不「盲目」,應該是什麼力量在管著我呢!自從2001年開始寫作我的自傳《靜水流深》以來,這些年我一直在寫東西,所以打字速度快,不知給我省了多少時間。真的很值!@#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兔子可不像狗一樣聽話,也不像貓一樣聰明,怎麼防止它們不跑掉呢?簡單得很,把兩隻綁在一起,這樣,雖然它們都各自想拼命逃竄,但因目標不一致,所以永遠互相牽扯,永遠在原地打轉。
  • 我從小就是個書迷。進入初中以後,雖然爲我提供課外讀物的好朋友離開了,但我還是總能變著法子找來一些書看,正所謂「有志者,事競成」。
  • 當我們強調商業成就和利潤時,可能無意中已經將人變成了商品,或曰「消費」的奴隸。
  • 在鎮壓法輪功之前,我每天去北京天壇公園南門煉功點煉功,早上6點公園一開門就開始煉,一直煉到8點,然後再去上班。
  • 問題是,在今天,我們真的就已經生活在「免於被洗腦」的時代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是,新時代的洗腦,變換了很多方式,所以,被洗腦的國人如當初快樂的跳著「草原讚歌」的小學生一樣,沒有意識到自己已被洗腦了,還是在心甘情願地按黨需要的方式思維和做人。
  • 我四歲多的時候,大妹妹出生了。媽媽很難一邊工作一邊同時獨自照顧兩個孩子,於是我被送去跟著父親過活。父親在文革中被打成「走資派的黑爪牙」挨批鬥之後,被發配到了當時人口只有三萬的小鎮漢旺,那裏離我母親工作的地方大約有100公里。
  • 說實話,她的「震驚」也「震撼」了我,並讓我意識到,西方正常社會,跟共產國家,是多麼不一樣啊。西方人理所當然就擁有的東西,我們中國人,得拼了多少命,都掙不來啊?還回到這兩張照片吧。我父母自結婚起,一起到我七歲,奮鬥了七、八年,才好不容易調動到一起。其間因爲不能調到一起,還差點鬧離婚呢。
  • 曾錚出生於中國四川一個普通知識分子家庭,本應像許多其他人一樣,度過普通而安穩的一生。然而,生活往往會出人意料。在經歷了極端的不尋常的遭遇後,曾錚覺得有義務向全世界講述她的故事。爲此,她經歷了更多難以想像的困苦、折磨和艱難,但她一次次從苦厄中站起,最終成功在這裏分享她的故事。
  • 女兒第一次說「不」,就將這個字說得那麼清晰有力,彷彿只全身心地擔心我會不會氣壞了身體,那一刻我覺得為了生她養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博客)
    女兒一歲時,我開始教她認漢字。剛開始一切很順利,我隨意撿些她日常生活中能接觸到的詞教她。她不覺得這是學習或負擔,而總認爲是另一個很好玩的遊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