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殘字幻化彩蝶復聖蹟 六堆敬字亭揚古風

台灣屏東西勢文筆亭三層六角寶塔矗立在荷花池畔,周圍樹木成蔭綠意盎然,塔頂一支石毛筆筆尖朝天,意喻著「天筆降地」。(曾晏均/大紀元)

人氣: 5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曾晏均台灣報導)倉頡造字的傳說從亙古流傳至今,開啟神傳文化的序幕。相傳,當初倉頡造字時出現「天雨粟,鬼夜哭」的異象,天地為之驚動,鬼神為之動容!為什麼文字的產生會驚天地、泣鬼神呢?唐代張彥遠的見解詮釋得很精闢,「造化不能藏其祕,故天雨粟;靈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

簡單的說,「文字」開啟人類的知識與智慧,因此積累的經驗因有了文字得以流傳,代表上天的智慧賜予人們無限財富,這是「天雨粟」;再者,人類文明昌盛有了知識之後,脫離妖魔鬼怪的掌握,鬼神無法繼續矇昧、操縱人類的命運,不敢再為所欲為,故「鬼夜哭」。

造字之神倉頡,號史皇氏,是中國神話人物,傳說倉頡生有「雙瞳四目」。《說文解字》記載,倉頡是黃帝時期的造字史官,被尊為「造字聖人」,是道教中文字之神。中華神傳文化的特性,充分體現在漢字之中,即使到了現代,眾所周知漢字內蘊藏著一股神祕的力量,有預測、算命的功能。

傳說造字之神倉頡生有「雙瞳四目」。(大紀元)(大紀元)
傳說造字之神倉頡生有「雙瞳四目」。(大紀元)

民間流傳 褻瀆文字因果報應懲罰

「字可通神三界重,爐藏聖蹟達諸天」一座字爐的提字道盡天機。

《敦煌變文集-盧山遠公話》抄錄於宋太祖開寶五年(西元972年),記載著一段敬字的故事:
遠公於大內皇宮見諸宮常將字紙穢用茅廁之中,悉嗔諸人,所以作了一偈曰:「儒童說五典,釋教立三宗,視禮行忠孝,撻遣出九農。長揚並五策,字與藏經同,不解生珍敬,穢用在廁中。悟滅恆沙罪,多生懺不客(容)。陷身五百劫,常作廁中蟲。」

「字與藏經同」偈中把「字」的地位提升到與「經」地位相同,告誡人們要敬字,否則會有「陷身五百劫,常作廁中蟲」的因果報應來懲罰「褻字」的行為。清代錢泳《履園叢話》也記載著,撰寫淫穢書冊,三代皆啞,科舉不第的招禍果報。

文字是神造的,敬之、棄之關係著人的禍福。明代宗本《歸元直指集》也引證敬惜字紙得福報的故事,偈曰:「世間字紙藏經同,見者須將付火中,或送長流埋淨處,賜君福壽永無窮」。

受科舉制度影響,古人把文字視為先德聖賢的智慧,神聖、崇高不可褻瀆,更不敢隨意丟棄或是踐踏,文字內有神的訊息,即使是廢字紙也不可棄置灰塵汙穢之中,必須誠心敬意火化上繳蒼天,這個觀念在歷史一直保存至近代。

因此在民間有「敬字亭」的設立,紙上一旦寫上了文字,就不能任意棄置,不用的字紙、書冊就送到敬字亭內焚化,這種敬惜字紙的美德,在文風鼎盛的六堆客庄承傳。

「瀰濃庄敬字亭」是台灣少數立碑供奉倉頡神位的國定古蹟。(曾晏均/大紀元)
「瀰濃庄敬字亭」是台灣少數立碑供奉倉頡神位的國定古蹟。(曾晏均/大紀元)

「敬字亭」六堆客庄敬文惜字的精神象徵

「惜字塔」就是焚燒廢棄字紙的地方,客家稱為「敬字亭」,又名聖蹟亭、敬聖亭,是六堆地區蘊藏文史價值的在地文化資產,每個客家庄幾乎都可見到。

敬字亭是六堆客家重視文教傳承的重要遺跡!根據調查,台灣各地現存敬字亭約110座,六堆地區即占了75座,六堆「敬字」風俗隨著從唐山到台灣移民傳入,已增添許多民間宗教、風水思維,使得「敬字亭」多依附於廟宇,與「金爐」分立於廟堂左右,成為當地特有的風俗。

早期台灣農業社會以種田開墾為主,由於六堆客家先民嘗盡了飄洋過海墾荒的辛苦,許多家長都鼓勵子女們多讀書,金榜題名可以光宗耀祖,因此特別重視子女教育,晴耕雨讀深受儒家思想薰陶,崇文惜字的觀念根深蒂固。

「敬字」是族群力量的凝結,透露族群意識中傳達了文教功名具體實踐的願望。談到六堆的族群意識,須從其沿革說起,據載公元1721年,朱一貴之亂,威脅到高屏客家六聚落的生存,各地義勇士紳集合於內埔媽祖廟聚議,成立六隊(堆)鄉團;中堆-竹田鄉;先鋒-堆萬巒;後堆-內埔鄉;前堆-麟洛、長治;左堆-佳冬、新埤;右堆-美濃、高樹保衛家鄉,抵禦外侮。

聽中堆-竹田耆老表示,以前每戶人家的神桌底下會擺一個字紙簍,將寫過不要的廢紙收集,等著頭戴斗笠、肩挑竹簍的「拾字人」,沿途收集撿拾寫有文字的紙張,將廢字紙交給他帶至敬字亭焚燒。有一個傳說,文字焚燒後會幻化成蝴蝶,飛到天上稟告倉頡,世人沒有糟蹋祂所創造的文字。因此敬字亭也成為客家族群敬文惜字的精神象徵。

在許多敬字亭當中,美濃的「瀰濃庄敬字亭」是少數供奉倉頡神位的國定古蹟。

「瀰濃庄敬字亭」亭前石碑供奉著倉頡、孔子、文昌星君、魁斗星君和朱衣星君。 (曾晏均/大紀元)
「瀰濃庄敬字亭」亭前石碑供奉著倉頡、孔子、文昌星君、魁斗星君和朱衣星君。
(曾晏均/大紀元)

右堆「瀰濃庄敬字亭」尊倉頡 亭揚古風

右堆美濃舊名叫「瀰濃」,開庄以來人文薈萃,重視教育崇尚文風,珍惜紙張,對於文字更是謹慎。據載,以前美濃人相當重視文字,只要寫有文字的紙張,都必須集中在敬字亭中焚燒,以示尊敬。

因此,清乾隆44年(西元1779)由瀰濃庄子弟梁啟旺集資建造了「瀰濃庄敬字亭」,現位於高雄市美濃區中山路與永安路口,建築形式為六角形、三層式格局。日本治台初期(西元1895)毀於六堆義民軍與日軍交戰的炮火中,隔年(西元1896年)右堆總理曾榮祥發起重建。1991年5月由內政部公告列為國家三級古蹟。

「瀰濃庄敬字亭」是台灣少數立碑供奉倉頡神位的國定古蹟,亭前下方的石碑供奉著倉頡、孔子、文昌星君、魁斗星君和朱衣星君。

有一傳說,縱然字紙燒成了灰也不可隨意丟棄!每年黃曆正月初九,美濃廣善堂固定舉行「送聖蹟」儀式,將敬字亭燃燒的餘灰裝袋,以八音開路送至美濃河邊結壇祭拜,祈禱河伯水官把聖蹟送到天庭,讓字紙灰隨河水回歸,表示對文字及造字之神——倉頡的虔敬之心。

自2009年開始美濃「送字紙、迎聖蹟」祭典被列入客家委員會「客庄十二大祭典」之一。

傳說,西勢文筆亭位於風水寶地,庭前有一四方形池塘,水池為硯,塔身有支毛筆,字爐內灰燼為墨,亭前廣場為紙,形成了筆、紙、硯、墨文房四寶齊備的特殊格局。(曾晏均/大紀元)
傳說,西勢文筆亭位於風水寶地,庭前有一四方形池塘,水池為硯,塔身有支毛筆,字爐內灰燼為墨,亭前廣場為紙,形成了筆、紙、硯、墨文房四寶齊備的特殊格局。(曾晏均/大紀元)

中堆紙墨筆硯西勢文筆亭 天筆降地

敬字亭在客庄隨處見到,中堆-竹田鄉境內有3座三層六角寶塔廟宇「文筆亭」,分別在西勢、履豐和竹南村。其中以西勢文筆亭最具代表性,與西龍福德祠毗鄰,氣勢及規模皆很雄偉,三層六角寶塔就矗立在荷花池畔,周圍樹木成蔭,綠意盎然,塔頂塑造一支石毛筆筆尖朝天,意喻著「天筆降地」,顯現地靈人傑之氣。

西勢村民們以孔廟為構思,建了這座「文筆亭」,也延伸對古聖先賢的尊敬。

那麼為何稱為「文筆亭」而不是「敬字亭」呢?導覽解說員解釋,這是敬字亭與民間神明信仰作連結,文筆亭不僅僅用來燒字紙,亭內也供奉著神靈,底層供奉「關聖帝君」、中層「至聖先師孔子」及頂層是「魁斗星君」象徵文武合一,當地考生準備考試時都會前來膜拜,堪稱是鄰近鄉鎮考生的精神信仰中心。

據說此處地氣靈秀,文筆亭正位於風水寶地,廟庭前有一四方形池塘,水池是硯台,塔身頂端有支指向天的毛筆,字爐內燻黑的灰燼為墨,以亭前廣場為紙,形成了筆、紙、硯、墨文房四寶齊備的特殊格局,此一文房四寶的傳說,讓西勢文筆亭更增添了傳奇色彩。@*#

三層六角寶塔矗立在荷花池畔,周圍樹木成蔭綠意盎然,塔頂一支石毛筆筆尖朝天,意喻著「天筆降地」。(曾晏均/大紀元)
三層六角寶塔矗立在荷花池畔,周圍樹木成蔭綠意盎然,塔頂一支石毛筆筆尖朝天,意喻著「天筆降地」。(曾晏均/大紀元)
屏東西勢文筆亭(左2)與西龍福德祠毗鄰,氣勢及規模皆很雄偉,三層六角寶塔就矗立在荷花池畔,塔頂塑造一支石毛筆筆尖朝天,意喻著「天筆降地」,顯現地靈人傑之氣。(曾晏均/大紀元)
屏東西勢文筆亭(左2)與西龍福德祠毗鄰,氣勢及規模皆很雄偉,三層六角寶塔就矗立在荷花池畔,塔頂塑造一支石毛筆筆尖朝天,意喻著「天筆降地」,顯現地靈人傑之氣。(曾晏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7-08-15 9: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