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17)偏安江左

作者:杜若
  人氣: 196
【字號】    
   標籤: tags: , ,

有詩云:

「世事忌到頭,到頭光景惡。月落影漸昏,花飛紅自薄。

國家殘敗時,氣運自蕭索。雞鳴開鼎耳,龍鳳流殿角。

莫言草木微,衰榮強弱。國事一差池,乾坤便無

任他鐵石人,到此也錯愕。寄語治世君,盛時當斟酌。」

煬帝在江都整日巡遊取樂,可是兵報如雪花般紛紛傳來,各地群雄割據稱王,煬帝見天下攪亂,整日心緒不寧。

一日,東京的越王楊侗近侍趙信風塵僕僕地趕往江都,見到煬帝後他哭拜於地,他說:「東京亡在旦夕,越王殿下遣奴婢潛身逃遁,來奏知陛下。」

煬帝驚道:「東京兵馬既多,錢量又廣,即使李密想攻下東京談何容易?為何事況突然這般狼狽緊急?」

趙信說:「陛下有所不知,如果單單抵抗李密也還容易。不幸的是,近日王世充執掌大權,此人為人奸險,外表雖然矯飾,內心卻有陰謀篡逆之心。現在越王殿下被逼得拱手聽從,絲毫不能自作主張,進退兩難實在狼狽。所以派遣奴婢奏知陛下。伏望陛下早發良臣前去救援,或許還能保全。如果棄之不理,李密還沒有攻下東京,就要被王世充奪下了。」

煬帝說:「朕在江都榮華富貴,享之不盡,何必定要去東京?既然東京如此危亡,大可置之度外,不用再問。」趙信苦苦哀求說:「先皇創業艱難,如何能捨得?陛下還是發兵去救援吧。」煬帝不悅道:「江山得失自有天數,豈是你等小人所能盡知!」趙信不敢再奏,只得叩謝退了下去。

不管東京是否殘破,煬帝都無心再返回。當日王令言聽琵琶音,得知宮聲不返,就知道煬帝此番巡遊,定無再回的道理。現在果真應驗。

煬帝走出偏殿,召集群臣商議道:「眼下兩京都被盜賊占據,朕不願意再回去,想退保江東,以為子孫之計,不知眾卿意下如何?」

虞世基奉承道:「陛下退保江東,不單是為子孫立萬世之業,而且此舉以逸待勞,又可靜觀中原動向,不失為救時救世的權宜妙計。」

煬帝心下大喜,隨即傳旨:「在丹陽重治宮闕,再挖新河以通永嘉、餘杭,期限不日就要成功。」

煬帝傳旨未畢,只見御階下閃出一人,乃是門下錄事李桐客,他說:「陛下,江東土地狹隘,氣候卑濕,怎麼能是天子建都的場所?前朝五代偏安江東,都已成為後世的笑柄,而陛下是大隋的巍巍天子,怎能效仿前朝故事?何況陛下的禁衛軍士都是關中人,現在日夜思歸心切,如果再過江,臣不敢保證這些關中的軍士不引嘩變!以臣愚見,聖駕最好速返長安,調動勤王之師,東誅李密,西掃李淵,收復兩京,方是聖君賢主的作為。」

煬帝心中不悅:「朕豈不知要收復兩京,但現在朕毫無北歸之意,你怎麼能忤逆朕的旨意。」

李桐客要再奏時,御史陳立出班彈劾他,說道:「現在聖論已定,在廷大臣都不敢複議,李桐客你位卑官小,怎能越職忤逆聖意!陛下,應當貶他官位,以示殺警儆。」煬帝准奏,當即就削了李桐客的官職。(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廂煬帝興師動眾暢遊江都,這廂李淵挑選精兵良將,日以繼夜帶領兵馬,奉命討賊。先前煬帝派他去開河,他不忍心役虐百民,就託病推辭了。又因當時的民間歌謠傳唱,圖讖流行,都說李氏當王一統天下,煬帝疑忌,無故殺了大將李金才一族。
  • 煬帝也通曉音律,或一聲,或兩聲,都巧妙地採取出來湊成一曲,按照宮商角徵羽的五音,合著太簇、姑洗、蕤賓、林鐘的十二律,細細緩慢地抑揚高下,摹寫入譜。不消半日工夫,就已製成一曲翻調突公子曲。
  • 煬帝即將乘水路巡遊江南,但因礙於天下洶洶,四海沸騰的局面,就採用宇文達的建議,藉口征遼的名義,實為巡幸江都。
  • 麻叔謀驚醒後,發現只是一夢,夢中的場景雖歷歷在目,但是平日行為習慣了金銀美色,橫徵暴斂,一時對這些示警有幾分恐懼,但終是一場夢。念頭一轉,歷歷在目的場景逐漸變淡、飄渺,瞬間變得非常遙遠,他又恢復往日常態。
  • 未幾,平地上陡起一陣大風,霎時滿目沙灰,連天塵土滾滾而來。這冷颼颼的風吹得麻叔謀魂不附體,捲做一團。 忽然一聲響亮,兩扇石門自己輕輕閃開了。麻叔謀見了更覺心驚肉跳,六神無主般的驚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 煬帝看到廣陵圖,想念起在江南的境況,昔日如畫彷彿歷歷在目。
  • 遠道而來的外國人見到中土的繁盛,連賣菜的小販都在地上鋪上龍鬚席,無不驚訝得目瞪口呆:「中華如此富麗,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虛傳。」
  • 隋煬帝御駕返程,一路上要歷覽邊疆勝景,不從先前的馳道而行。於是,逢山便要盤山,遇嶺便要翻嶺,眾官苦苦勸諫,煬帝就是不從。
  • 於十里之外遙見中國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營盤中間又擁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車輪可以轉動行走,城池四門大開,裡面樓櫓皆備,可汗一行盡是大驚失色,吐舌相視,彼此說道:「這不是普通的兵將,乃是天兵天將呀!竟會如此強盛!」啟民可汗慌忙下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於階下。
  • 他建議必須建造一座觀風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錦繡珠玉裝飾而成,下邊用車輪為硤,想走的時候可走,想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停住。這樣才可以彰顯大國的威儀,彰顯天朝的尊貴。煬帝聽到後驚訝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愷、封德彝連夜督造。後因途中風沙太大,煬帝命他們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