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18)吳公台上遇亡君

作者:杜若

隋煬帝楊廣(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413
【字號】    
   標籤: tags: , ,

煬帝退朝後,甚覺無聊,就帶著宮人去遊雷塘。這雷塘在江都西北,雖沒有甚麼出眾的奇山異水,但見平原曠野,樹木交加,別有一番疏性賞心之處。煬帝遊賞良久,頗覺暢快,遂與眾美人盡興痛飲。

飲到酒酣耳熱之時,煬帝忽然說道:「朕見此處地脈豐隆,既然中原兩京既失,那朕日後埋葬於此吧。」眾夫人都大吃一驚:「陛下貴為天子,正值春秋鼎盛年華,何出此言!」煬帝笑著說:「偶然一句戲言,不足當真。」

眾夫人遊玩得累的累,醉的醉,不消一會兒的功夫都各自回宮了。煬帝領著內侍,騎上逍遙馬,竟自馳騁飛奔。行到半路,忽然看見一座台榭,但見松柏陰森,十分茂盛;牆垣雖然半頹,然而規模還很闊大,不像是民間的園圃。因而問道:「這是甚麼地方?」內侍說:「這裡是吳公宅,也叫做雞台,乃是春秋吳王夫差的行樂之處。」

煬帝喜好遊勝,因而下馬看看院內景致。也許,煬帝酒酣未醒,朦朧中看到陳後主與張麗華正在院中賦詩飲酒。

閻立本繪陳後主叔寶(公有領域)

煬帝不免驚訝:「你們為何在此呀?」陳後主說:「不久,我們就與陛下相見了,所以特在此等候。」煬帝醉酒,精神還在恍惚,記不得前塵之事,就和他們一起步入大廳。陳後主捧給煬帝一篇短章,說:「因陛下開河的功績,成為後世萬代之功,臣特述短章,宣揚隋皇的聖德。」

煬帝接過來一看,上面寫著:

隋室開茲水,初心謀太。一千里力役,百萬民咨嗟。

水殿不復返,龍舟成蝦蟆。溢流隨陡岸,獨浪噴黃沙。

兩人迎客至,三月柳飛花。日沉雲外,梢噪瞑鴉。

如今遊子俗,異日便天家。且樂人間景,休尋海上槎。

人喧舟艤岸,風細錦帆斜。莫言無後利,千古壯京華。

煬帝看了一遍,見詩中言語帶諷,字字含譏,當下大怒:「死生,命也;興亡,數也。你怎麼知道我開河會成為後世之利?」

陳後主轉口道:「殿下不必震怒,臣在江南,也只不過建造了臨春、結綺、望仙這三閣,天下百姓就以為臣太過奢侈。殿下如能恤民節儉,致治也不亞於堯舜,為何大興土木,荒淫不已,這還不奢侈嗎?當然,人生在天地之間,有幸成為國君,自然會各圖快樂,當時我也不覺得自己有甚麼罪過。但最終我因奢靡成了你手下的亡國之君。殿下難道都忘了嗎?」

煬帝大呼:「你是甚麼人?今日敢呼我為殿下!」陳後主冷笑著:「今日與昔日有甚麼區別嗎?現在就是呼一聲殿下也無妨。」煬帝忽然醒悟道:「陳叔寶已經死了很久了,你是他的陰鬼,還敢在此迷惑人!」

煬帝大喝一聲,忽然間,就不見了陳後主與張麗華。煬帝吃驚不小,連醉酒都嚇醒了,兀自站在原地癡呆了半晌。(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隋皇鏡鑒】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首歷史,這個國祚只有38年的短暫王朝,曾經如耀眼流星劃過天際,也曾盛名四海,活躍在歷史的舞台。它以摯情演繹王朝悲歡離合,又以燦爛演繹天朝文明,更以渾雄演繹天命的風雲板蕩,為後世留下不朽的明鏡寶鑒,誡寓古今。
  • 自古以來,應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後世如何評說,他們作為監護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時是與尋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楊堅出生時也有紫氣充庭,偶有一個尼僧看見異象非常驚訝...
  • 晉王楊廣統領50萬大軍伐陳一統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庫之物,悉數封存運送京城,又廣求前朝典章,散佚經典古本字畫藝術經典,全部保存在觀文殿。此舉為他贏得賢王的美譽,因此朝野上下對他寄予厚望。
  • 自從晉家勢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據了三百年,前後歷經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誰也沒有料到,楊堅次子楊廣允文允武,平定陳國,一統天下。隋文帝想到這件大事,很為自己的皇兒高興。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邁,還能有機會趁著滿園的奇花共享君臣之樂,文帝心裏自然非常欣慰。
  • 楊廣在父皇母后面前矯飾德行,以計奪嫡...
  • 煬帝收到鎮守西域的邊關大將的奏報,說西域諸國想要和中國互市交易,因煬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暫時沒有允許。但他後來聽說西域諸國多產奇珍異寶,就想派一名能臣將中國的絲綢綾錦去換西域的珠寶良馬。
  • 他建議必須建造一座觀風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錦繡珠玉裝飾而成,下邊用車輪為硤,想走的時候可走,想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停住。這樣才可以彰顯大國的威儀,彰顯天朝的尊貴。煬帝聽到後驚訝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愷、封德彝連夜督造。後因途中風沙太大,煬帝命他們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於十里之外遙見中國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營盤中間又擁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車輪可以轉動行走,城池四門大開,裡面樓櫓皆備,可汗一行盡是大驚失色,吐舌相視,彼此說道:「這不是普通的兵將,乃是天兵天將呀!竟會如此強盛!」啟民可汗慌忙下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於階下。
  • 隋煬帝御駕返程,一路上要歷覽邊疆勝景,不從先前的馳道而行。於是,逢山便要盤山,遇嶺便要翻嶺,眾官苦苦勸諫,煬帝就是不從。
  • 遠道而來的外國人見到中土的繁盛,連賣菜的小販都在地上鋪上龍鬚席,無不驚訝得目瞪口呆:「中華如此富麗,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虛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