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18)吳公台上遇亡君

作者:杜若

隋煬帝楊廣(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401
【字號】    
   標籤: tags: , ,

煬帝退朝後,甚覺無聊,就帶著宮人去遊雷塘。這雷塘在江都西北,雖沒有甚麼出眾的奇山異水,但見平原曠野,樹木交加,別有一番疏性賞心之處。煬帝遊賞良久,頗覺暢快,遂與眾美人盡興痛飲。

飲到酒酣耳熱之時,煬帝忽然說道:「朕見此處地脈豐隆,既然中原兩京既失,那朕日後埋葬於此吧。」眾夫人都大吃一驚:「陛下貴為天子,正值春秋鼎盛年華,何出此言!」煬帝笑著說:「偶然一句戲言,不足當真。」

眾夫人遊玩得累的累,醉的醉,不消一會兒的功夫都各自回宮了。煬帝領著內侍,騎上逍遙馬,竟自馳騁飛奔。行到半路,忽然看見一座台榭,但見松柏陰森,十分茂盛;牆垣雖然半頹,然而規模還很闊大,不像是民間的園圃。因而問道:「這是甚麼地方?」內侍說:「這裡是吳公宅,也叫做雞台,乃是春秋吳王夫差的行樂之處。」

煬帝喜好遊勝,因而下馬看看院內景致。也許,煬帝酒酣未醒,朦朧中看到陳後主與張麗華正在院中賦詩飲酒。

閻立本繪陳後主叔寶(公有領域)

煬帝不免驚訝:「你們為何在此呀?」陳後主說:「不久,我們就與陛下相見了,所以特在此等候。」煬帝醉酒,精神還在恍惚,記不得前塵之事,就和他們一起步入大廳。陳後主捧給煬帝一篇短章,說:「因陛下開河的功績,成為後世萬代之功,臣特述短章,宣揚隋皇的聖德。」

煬帝接過來一看,上面寫著:

隋室開茲水,初心謀太。一千里力役,百萬民咨嗟。

水殿不復返,龍舟成蝦蟆。溢流隨陡岸,獨浪噴黃沙。

兩人迎客至,三月柳飛花。日沉雲外,梢噪瞑鴉。

如今遊子俗,異日便天家。且樂人間景,休尋海上槎。

人喧舟艤岸,風細錦帆斜。莫言無後利,千古壯京華。

煬帝看了一遍,見詩中言語帶諷,字字含譏,當下大怒:「死生,命也;興亡,數也。你怎麼知道我開河會成為後世之利?」

陳後主轉口道:「殿下不必震怒,臣在江南,也只不過建造了臨春、結綺、望仙這三閣,天下百姓就以為臣太過奢侈。殿下如能恤民節儉,致治也不亞於堯舜,為何大興土木,荒淫不已,這還不奢侈嗎?當然,人生在天地之間,有幸成為國君,自然會各圖快樂,當時我也不覺得自己有甚麼罪過。但最終我因奢靡成了你手下的亡國之君。殿下難道都忘了嗎?」

煬帝大呼:「你是甚麼人?今日敢呼我為殿下!」陳後主冷笑著:「今日與昔日有甚麼區別嗎?現在就是呼一聲殿下也無妨。」煬帝忽然醒悟道:「陳叔寶已經死了很久了,你是他的陰鬼,還敢在此迷惑人!」

煬帝大喝一聲,忽然間,就不見了陳後主與張麗華。煬帝吃驚不小,連醉酒都嚇醒了,兀自站在原地癡呆了半晌。(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隋皇鏡鑒】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煬帝在江都整日巡遊取樂,可是兵報如雪花般紛紛傳來,各地群雄割據稱王,煬帝見天下攪亂,整日心緒不寧。
  • 那廂煬帝興師動眾暢遊江都,這廂李淵挑選精兵良將,日以繼夜帶領兵馬,奉命討賊。先前煬帝派他去開河,他不忍心役虐百民,就託病推辭了。又因當時的民間歌謠傳唱,圖讖流行,都說李氏當王一統天下,煬帝疑忌,無故殺了大將李金才一族。
  • 煬帝也通曉音律,或一聲,或兩聲,都巧妙地採取出來湊成一曲,按照宮商角徵羽的五音,合著太簇、姑洗、蕤賓、林鐘的十二律,細細緩慢地抑揚高下,摹寫入譜。不消半日工夫,就已製成一曲翻調突公子曲。
  • 煬帝即將乘水路巡遊江南,但因礙於天下洶洶,四海沸騰的局面,就採用宇文達的建議,藉口征遼的名義,實為巡幸江都。
  • 麻叔謀驚醒後,發現只是一夢,夢中的場景雖歷歷在目,但是平日行為習慣了金銀美色,橫徵暴斂,一時對這些示警有幾分恐懼,但終是一場夢。念頭一轉,歷歷在目的場景逐漸變淡、飄渺,瞬間變得非常遙遠,他又恢復往日常態。
  • 未幾,平地上陡起一陣大風,霎時滿目沙灰,連天塵土滾滾而來。這冷颼颼的風吹得麻叔謀魂不附體,捲做一團。 忽然一聲響亮,兩扇石門自己輕輕閃開了。麻叔謀見了更覺心驚肉跳,六神無主般的驚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 煬帝看到廣陵圖,想念起在江南的境況,昔日如畫彷彿歷歷在目。
  • 遠道而來的外國人見到中土的繁盛,連賣菜的小販都在地上鋪上龍鬚席,無不驚訝得目瞪口呆:「中華如此富麗,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虛傳。」
  • 隋煬帝御駕返程,一路上要歷覽邊疆勝景,不從先前的馳道而行。於是,逢山便要盤山,遇嶺便要翻嶺,眾官苦苦勸諫,煬帝就是不從。
  • 於十里之外遙見中國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營盤中間又擁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車輪可以轉動行走,城池四門大開,裡面樓櫓皆備,可汗一行盡是大驚失色,吐舌相視,彼此說道:「這不是普通的兵將,乃是天兵天將呀!竟會如此強盛!」啟民可汗慌忙下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於階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