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鏡鑒(20)隋皇隕落

作者:杜若

隋煬帝楊廣(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521
【字號】    
   標籤: tags: , ,

 《風流子》詞曰:

「天子至尊也,因何事,卻被小人欺?

縱土木繁興,荒淫過度,虐民禍國,天意為之。

故一旦宮庭兵變亂,寢殿血淋漓。

似錦江山,如花宮女,回頭一想,都是傷悲。

何如仁義主,恭與儉、為民節省膏脂。

創立千秋事業、萬世洪基,痛欲窮奢侈,為歡不足,親躬道德,樂也無涯。

試看黃唐虞夏,熙熙。」

煬帝的禁衛軍有很多是關中人,因近日諸將聽說劉武周占據了汾陽宮,李淵打破了關中,見煬帝久居江都不思北歸,心中都很著急,十分念及家中父母妻兒。於是諸將商議不辭而別,或投奔良主,或歸家探望。一時間,煬帝的禁軍潰散大半。

禁軍中有一郎將趙行樞,他見關中將領各自離散,心中也十分不安,於是私下去拜訪宇文智及。二人商議道,主上無道,一旦日後有變,自身性命都難保障。如果現在私自逃亡,也只是保得了一己之身,或許也會面臨朝廷追捕。

宇文智及說:「眼下大隋朝綱不振,天下英雄並起,四海盜賊蜂生。我和你各自掌管的禁兵已都有數萬。依我之見,我們不如趁這個機會,或挾天子以令諸侯,或誅殺無道奸佞而成就有道,或許也可成就萬世之業。」趙行樞大喜,附議宇文。

於是,其兄宇文化及、裴虔通、司馬德勘、元禮、令狐行達等人秘密商議,定約四月中,以舉火為號,內外接應,共圖大事。

且說煬帝在宮中,國事一概不理。每天只是打點著要盡快徙都到丹陽,他還在籌劃著遊興永嘉,以圖歡娛。

四月天長,煬帝無聊無事,終日醉酒也是厭倦。多喝一些就睏倦起來,倒身便睡。

眾人酣睡時,忽然一陣喊殺之聲震動天地,猶如萬馬奔騰廝殺而來。不消多時,煬帝清楚地聽到喊殺聲已傳到宮中。司馬德勘與裴虔通乘勢亂殺,鬧得宮中就如鼎沸一般,慘亂一片!煬帝獲悉消息,驚慌得目瞪口呆。

此時的宮人內侍逃的逃、躲的躲、散的散,都各自去尋找生路,全然不知去向。煬帝跟前唯有12歲的幼子趙王楊果,還不離不棄地跟定在身邊。

他見煬帝蓬頭跣足,倉惶無計,便扯住父君的衣服,號淘痛哭。煬帝也哭著說:「君父不德,今日不能保身,跟你這個小童無關。你趕緊逃命去吧。」趙王哪裏肯去,硬是扯著煬帝,哀傷痛哭。

裴虔通說:「你們左右都是死,哭管甚麼用?」於是上前扯過趙王揮手一劍。可憐的小王子竟先於父君死在亂軍之手。

令狐行達和軍士推擁著狼狽的煬帝來到宇文化及面前。但見殿中,司馬德勘、裴虔通、趙行樞等人都是戎裝披掛、手執利刃,排列兩旁。各營軍士也都是刀斧森森,分作三四層圍繞著階下,百官俱被挾持其中,動彈不得。

煬帝見狀,歎了口氣說:「我犯了甚麼罪?被你們這群小人推搡到此!」馬文舉說:「陛下怎麼沒有罪?陛下廢棄宗廟,巡遊不息。對外窮兵黷武,對內縱慾逞淫。土木之工,四時不絕;車輪馬跡,天下幾遍。致使多少壯丁死於鋒刃之下。現在四民喪業,盜賊蜂生。陛下絲毫不修明德以保社稷,專寵任奸佞之臣,一味的拒諫飾非。難道陛下還沒有犯罪嗎?」

煬帝說:「朕好遊樂,確實有負百姓,但是你們呢?個個位高權重,富貴榮祿應有盡有,終年榮寵,朕從未有負你們,今日為何苦苦相逼!」馬文舉說:「現在眾心已變,陛下有負天下萬民,這不是君上一人就能論道的恩仇。」

裴虔通殺小趙王時,一腔熱血濺了煬帝一身,嚇得煬帝心膽俱裂。裴虔通乘勢提著刀劍直奔煬帝。煬帝見他勢頭來得凶惡,慌忙大叫:「休得動手!天子自有死法,難道你沒有聽說過,諸侯之血入地,天下會大旱嗎?諸侯尚且大旱,何況朕是巍巍天子?看朕是天子一場,還是保得全屍而死吧。」

令狐行達就取了一匹白絹,將煬帝縊死,時年39歲。

在這場宮廷政變中,宇文化及因所殺眾多,氣焰橫暴囂張。一天,他行到魏縣時,忽然想道:「千日為臣,不如一日為君。」於是就以毒酒鳩殺了少帝,自稱為王,國號許,改元至道元年,頒詔四方。

消息傳到天下,早有夏王竇建德、鄭主王世充、魏公李密與煬帝的舊臣楊義臣都領兵殺進魏縣,要拿宇文化及為隋皇報仇。

宇文化及連戰不勝,退入聊城困守,被楊義臣聯合竇建德的兵馬日夜攻打,最終生擒宇文化及。隋室舊臣當著隋皇的靈位,將宇文化及斬殺祭典隋皇。

大唐太宗明鑒煬帝,知道他文辭飛揚,學識淵博,頗曉得堯舜之道。如果煬帝能聞過修德,進業蓄德,也不枉他天資異稟,也不至於落得身亡國破。一朝帝王早已魂飛霄野,千秋風雨也沖洗著隋皇的千秋鏡鑒,誰來彌合他滿心的遺憾,評述他未盡的功過?

這場風雲的大戲到此就結束了,一代國君伴隨著榮辱是非,隕落在王朝崩毀的前夕,留下不盡的是非功過,由後世評說。那些叱吒風雲的英雄,不管如何動情逼真,引人淚下,似乎也終像是舞台上一個個臉譜,唱完一場,大幕一拉,他們還會再換一個臉譜重新登場。

所以,天命淡定,國人淡定,寫史的人也更淡定,我們的民族也更淡定,所以歷經五千年的風霜雪雨,遭遇多少的挫折磨難,天災人禍都是淡定的從痛苦中,從風雲紛擾中,從千恩萬怨中平靜地走了過來。

歷史淡定,民族淡定,或許是因為我們的生命基因中都在等待著共同的主宰,所以我們甘願放下心中的執、心中的愁與怨,淡定地等待演繹這些歷史風雲的意義所在。(全文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首歷史,這個國祚只有38年的短暫王朝,曾經如耀眼流星劃過天際,也曾盛名四海,活躍在歷史的舞台。它以摯情演繹王朝悲歡離合,又以燦爛演繹天朝文明,更以渾雄演繹天命的風雲板蕩,為後世留下不朽的明鏡寶鑒,誡寓古今。
  • 自古以來,應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後世如何評說,他們作為監護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時是與尋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楊堅出生時也有紫氣充庭,偶有一個尼僧看見異象非常驚訝...
  • 晉王楊廣統領50萬大軍伐陳一統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庫之物,悉數封存運送京城,又廣求前朝典章,散佚經典古本字畫藝術經典,全部保存在觀文殿。此舉為他贏得賢王的美譽,因此朝野上下對他寄予厚望。
  • 自從晉家勢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據了三百年,前後歷經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誰也沒有料到,楊堅次子楊廣允文允武,平定陳國,一統天下。隋文帝想到這件大事,很為自己的皇兒高興。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邁,還能有機會趁著滿園的奇花共享君臣之樂,文帝心裏自然非常欣慰。
  • 楊廣在父皇母后面前矯飾德行,以計奪嫡...
  • 煬帝收到鎮守西域的邊關大將的奏報,說西域諸國想要和中國互市交易,因煬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暫時沒有允許。但他後來聽說西域諸國多產奇珍異寶,就想派一名能臣將中國的絲綢綾錦去換西域的珠寶良馬。
  • 他建議必須建造一座觀風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錦繡珠玉裝飾而成,下邊用車輪為硤,想走的時候可走,想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停住。這樣才可以彰顯大國的威儀,彰顯天朝的尊貴。煬帝聽到後驚訝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愷、封德彝連夜督造。後因途中風沙太大,煬帝命他們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於十里之外遙見中國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營盤中間又擁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車輪可以轉動行走,城池四門大開,裡面樓櫓皆備,可汗一行盡是大驚失色,吐舌相視,彼此說道:「這不是普通的兵將,乃是天兵天將呀!竟會如此強盛!」啟民可汗慌忙下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於階下。
  • 隋煬帝御駕返程,一路上要歷覽邊疆勝景,不從先前的馳道而行。於是,逢山便要盤山,遇嶺便要翻嶺,眾官苦苦勸諫,煬帝就是不從。
  • 遠道而來的外國人見到中土的繁盛,連賣菜的小販都在地上鋪上龍鬚席,無不驚訝得目瞪口呆:「中華如此富麗,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虛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