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數以百萬升被高度污染水正流入悉尼飲用水集水區

悉尼居民飲用水安全受毒水威脅 專家敲警鐘

有毒水正從一個廢棄的煤礦流入悉尼飲用水集水區,給悉尼市飲用水的安全造成威脅,澳洲水資源科學家已就此發出警告。(Sydney Water)

有毒水正從一個廢棄的煤礦流入悉尼飲用水集水區,給悉尼市飲用水的安全造成威脅,澳洲水資源科學家已就此發出警告。(Sydney Water)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陳光澳洲悉尼編譯報導)一項最新的科學研究發現,數以百萬升被高度污染的有毒水正從一個廢棄的煤礦流入悉尼的飲用水集水區,給悉尼市飲用水的安全造成威脅。澳洲水資源科學家已就此發出警告。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賴特博士(Ian Wright)是澳洲頂尖水資源科學家之一。他在對位於新州南部高地、已被廢棄了的Berrima煤礦的廢水進行檢驗後發現,其污染水平嚴重超標,是他所見過的最高水平。

他說:「我在悉尼盆地研究煤礦和煤礦的水污染已有近20年,這是最糟糕的。而且對我、對許多人來說,有悖常理的是,這裡的礦井已經關閉,但污染情況卻越來越嚴重。 」

賴特博士說,其污染水平在「國際上都是嚴重的」,溫吉卡裡比(Wingecarribee)河的重金屬含量遠遠地超過了安全環境水平。特別是鋅含量,超過正常基線水平的120倍以上。其它污染物還包括高含量的酸、鹽、鐵和硫酸鹽。

Berrima煤礦的業主Boral公司拒絕就此事接受採訪。該公司一位發言人說,公司知道賴特博士所做的工作,曾與他合作,為他提供了數據和協助。但賴特博士的調查結果與公司委託進行的其它獨立調查結果有所出入。

由於溫吉卡裡比河的河水會流入給悉尼供水的水庫,從而引發了人們對悉尼居民飲用水的擔憂。

社區活動家馬丁(Peter Martin)表示,當局現在必須仔細考慮靠近集水區的新礦所帶來的危險。他認為在大型資源項目中,政府、礦業公司會盲目忽視開採對環境的真正影響和對社區的影響。

「我覺得這敲響了一個巨大的警鐘。」他說,「我們今後必須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環境保護署(EPA)表示,該煤礦的污染「僅在2015年底才出現」。保護署的一位發言人在對此項研究表示歡迎的同時還稱,將與賴特博士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合作,從而「探討出對該煤礦所採取的最佳的行動方案」。

新州資源廳長哈文(Don Harwin)的發言人週一表示,按照法律,新州水務局將必須對此採取行動,解決這一問題。但賴特博士說:「我們現在看到的問題預示著我們的飲用水有更危險的未來。」

賴特博士表示,對Berrima煤礦污染的研究為對澳洲其它地方的煤礦監管提供了借鑑。他警告說,這個被廢棄的煤礦所造成的污染可能會影響好幾十年。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