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媽媽不必完美.不一樣的德式教養練習(一)

讓媽媽與孩子靈魂相約的慢養甘苦談!
作者: 皮爾斯夫人(林家羽)

我們一家是團體,但每一個人也是單獨的個體,可以依賴,但也可以獨立。(fotolia)

  人氣: 185
【字號】    
   標籤: tags: ,

獨立與依賴的雙人舞

我曾經對自己的父母有著相當強烈的愛恨交織情緒,那些童年,以及與爸媽生活所帶來的痛苦如陰影般,讓我從很年輕時就離家,愈離愈遠,愈離愈遠,一直到定居德國。我以為自己擺脫那道陰影了,但其實並沒有……

我努力經營著自己的家庭,養育自己的孩子。在孩子出生後,前兩年有好多喜悅,但之後卻開始出現很嚴重的焦慮。關於一個女人當了媽媽、成為家庭主婦後沒有任何價值的焦慮感,終日侵襲著我。後來,我從瑜伽練習裡找到一些安定自己的力量,我自認那份焦慮應該消失了,但隨著恩典來到五至六歲,二○一五年到二○一六年這兩年,生命又開始發生一連串的心靈地震!

二○一五年一月,我放下曾經練習三年的靜心,我發現自己塞不下任何東西了。我驚訝地發現自己好像有強迫症,做很多事時都給自己相當高的標準,尤其在當媽媽、當老婆這兩件事上。最後,竟然連靜心這件事也一樣!

那是一個相當大的瓶頸,但我發現,我除了是媽媽、妻子,還有一個內在的聲音──祂從來沒離開過我,當焦慮再度上身,那個聲音又回來找我了。祂要我繼續自由地成為我自己、完成我自己,那個聲音令我相當害怕,因為要面對真實的自己,而那裡有很多區塊被我自己隱藏得相當好,我從來不想讓先生知道。

小時候常看到爸媽在爭吵,我對自己說,我的婚姻絕對不要跟爸媽一樣!所以我在自己的親密關係裡,學習著不去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我盡力去做一個完美的妻子,盡該有的本分及當媽媽的責任。

二○一五年的二月,那個真實的我清醒過來後,讓我看見,再不真實表達,繼續壓抑自己,我會生更多病!我的身體裡有很大很大的憤怒,我想到:這個家裡怎麼只有先生和兒子可以生氣?他們情緒不好時,我通常是最冷靜的那個人,總對自己說:我是一個有靈修的人,不能跟他們一樣。但我其實比他們倆都更可憐,那些我沒有表達的情緒及被接納的感受,全被我壓回身體裡,所以我常覺得身體很多地方很緊繃,我想,被我壓抑進身體的憤怒應該到了一個臨界點。

感謝上天讓我在一個瑜伽工作坊裡結識一位新朋友──J。J跟我分享她的人生故事,她曾是一個佛教徒,持續佛法與禪坐二十多年,結果在四十歲時得了癌症,她很震驚。在醫院做化療的兩個月期間,某天先生將她喜愛的畫具及以前的畫冊帶來給她,翻開十多年來累積的畫冊,她突然明白為什麼自己會生病了。

「家羽,妳知道嗎?我的畫都是我內心對自我的批判與暴力譴責,我的自畫像全是黑色的怪物,打來打去的。」自殘的畫像,以及母親帶給她的疼痛故事……

她說,她修行修錯了,她用那一套東西來管束自己、妝點自己,來看她那個不完美的先生,但她根本不愛自己,她一直攜帶著從小媽媽傳遞給她的訊息──她不夠好,她怎麼那麼差勁。有了這個「看見」,她清楚知道不能再去怪媽媽了,要放下,回來改寫自己的人生劇本。

她丟下所有修行的書,回到生活裡,接納自己的每一個面向,愛自己的好與不好,沒有分別。那些不喜歡自己的念頭還是會出現,但她不會再丟刀劍射自己。在每一回情緒出現或自我批評的時候,對自己的內心說:「J,妳可以生氣,可以有情緒的,不要怕!我跟妳在一起,妳沒有錯,也沒有不好!妳只是有了這些感受!」藉由對自我的接納,不再無意識自我譴責後,那場病反而救了她的人生,從那年至今,她已經五十六歲了,十六年來,癌症都沒有再復發。

※ ※ ※

跟J的交談鼓舞了我,她的故事讓我好幾夜反覆思索,我決定放自己一個假,讓身心好好休息。

我選了一個週末的早餐時間向先生坦白,說我在這段關係裡其實相當壓抑自己,每一回他脾氣不好,我就相當害怕,因為他讓我想起我爸爸。我對他說,其實我和他在教養恩典的想法上有某些的不同,但為了不想有衝突──如我爸媽那樣,所以我都以他的意見為意見。

我對他說,其實每一回他和恩典可以自由地發洩情緒時,我都在內心鞭打自己,我要自己當一個完美、沒有脾氣的好人,但其實我壓抑得很深,我很苦,沒有辦法再演下去了,繼續壓抑下去,有一天我們就會決裂。我對他說,我好累,我真的需要一段時間好好休息,我準備去參加一個九天的斷食營,這九天就讓我重新當回我自己吧!

老實說,要對先生說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讓我相當害怕,我好像一下子退化為童年的我,那個面對上位者、權威者,寸手無鐵地發著抖躲起來不讓人看見的小女孩。實在是心裡太痛苦了!我對自己說,我要改變我的人生,是「現在」,沒有「如果」。我已經決定要愛自己,我愛自己是最重要的,我要支持我自己。

我對先生的表達,其實經過很多內心轉折,所以我並不是帶著憤怒去攻擊對方,我不是在抱怨他。就是因為愛他,所以我必須誠實做回我自己,我不只是一個老婆和媽媽,我還有一個自己,渴望去完成這一生來到地球想實踐的夢想,我想活出我自己!

我的真實告白,讓先生很震驚,他從沒想過我有這些想法,他都以為我很好,因為我那麼平靜。但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必須調整老婆要離家九天去休息,我還安排了最好的朋友接送恩典,所以我知道,先生即使不開心,也只能接受。那一個跨出,改變了我,重新認知親密關係裡的本質是什麼,在那九天,兒子和先生其實過得相當快樂──即使沒有我,他們倆反而擁有另一種單單屬於父子的親密感。

我在那九天裡,也很深刻地感受先生對家的承擔與付出,我看到他跟我一樣──都需要休息,他是我的另一個我,他不只是爸爸和先生,他也被允許去做他自己,只不過他還無法看見這一層。想到他這些年的付出,我很感恩,他是那麼盡心盡力,但我們都入戲太深,忘了當初進入婚姻時,我們都許下,要互相鼓勵對方繼續活出自己,為對方加油打氣的承諾!

我決定偷偷幫先生報名了九天斷食營,付了一半的費用,準備送給他當生日禮物,在我允許自己充分休息後,我也真心願意讓先生體會這份自由。唯有如此,我們才會擁有更新的力量,回來愛我們的家人。先生在得知我送給他九天斷食營,可以不當老公與爸爸的時候,顯得相當開心;原來當老婆踏上成為自己的旅途後,並不會迷失,而是會愈來愈有光彩與美麗──他說,他揀到一個新老婆。

就這樣,我們的關係跨近了一大步。這兩年,我不斷在關係裡持續對先生說內心的感受,發現每一回當我打開我的心,他就更打開他自己。我終於有機會聽到他跟我分享童年的點滴,終於,不需要我再問,他就會主動跟我分享他工作上的歡樂、開心、壓力與挑戰,我們可以更開心地聊我們都很喜歡的電影、音樂、環保、政治、教育議題……

卸下那個完美老婆和媽媽後,我練習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對先生和兒子說,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飯,我需要到房間睡覺,或者去跑步什麼的。

我們一家是團體,但每一個人也是單獨的個體,可以依賴,但也可以獨立。@#

──節錄自(《當媽媽不必完美.不一樣的德式教養練習》/柿子文化)

(《當媽媽不必完美.不一樣的德式教養練習》/柿子文化)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傑克開始著手用石頭搭起煙囪、地基與壁爐。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進度後,就再從山谷各處的河床與小徑收集石頭回來。砌石工作是純粹的美化作業,但卻能賦予小木屋精細的作工,以與當地的自然美景相輔相成。
  • 廣大的海面全是灰濛濛一片,寒風吹亂了浪花,海面上佈滿泡沫,隨波上下起伏,就像是糾結的白髮。狂風陣陣的大海,因而顯得蒼老、黯淡、陰鬱、毫無光明,彷彿大海是誕生在沒有光亮的時候。
  • 海面明亮異常,顯得奇特而美麗。白天看起來滿是泡沫的海面,到了晚上卻散發出銀白光亮。船身破浪前行,船頭兩側是激起的波濤,像是兩道液態螢光,而船尾的航跡則像是一條銀河。
  • 以色列的猶太人對教育的重視不亞於華人。他們的教育理念和華人也區別很大。對子女教育的觀念上,猶太人甚至比華人走的更務實、更敢於放手。
  • 海洋的面貌變幻莫測, 色彩斑斕,光影交錯,日光下閃耀著點點金光,薄暮中煥發出神秘色彩,海的樣貌與情 緒,無時無刻不在變化。
  • 套句婆婆說過的,她希望孩子飛得遠遠的,但心裡有媽媽。子女好好的存在,就是她最大的滿足。
  • 我時常偷偷觀察德國的孩子與年輕人,也觀察他們與父母的相處方式。我的德國婆婆與老公之間的親子關係,和她的教養方式,成了我十分重要的參考來源。而我十分幸運,遇上一個充滿智慧的德國婆婆。
  • 家長和老師也千萬別低估孩子的智力水平。如果因為忙和缺乏耐心、愛心而忽略了他們的合理請求,也不關心他們的思想,不解答他們的疑問,這樣就缺少了良性的溝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