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山女日記(3)

作者:湊佳苗

《山女日記》(春天出版 提供)

  人氣: 1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我猜也是這樣,不過,妳不用擔心,今天的午餐雖然也是速食包,但我訂了網路上很受好評的牛肉燴飯。」

「我很期待。」

神崎先生開心地把頭轉向前方,再度走了起來。

「接下來是一段上坡道,如果妳覺得累,隨時告訴我,不要客氣。」

經過濕原,前方是上坡道,但沿著稜線的路線很好走。

雖然不覺得累,卻感到心浮氣躁。

在我小時候,每個星期六午餐都會吃泡麵。每個同學家裡都一樣,而且大人都會買整箱回家,大家還經常討論,我家買的是出前一丁,他家的是札幌一番。

雖然我們一個月前才剛認識,我和神崎先生一樣,都是在完全沒有受到泡沫經濟恩惠的鄉下城鎮出生、長大,為什麼他會覺得我不吃泡麵

難道我看起來這麼不合群嗎?即使在同年代的人眼中,也覺得我仍然活在過去嗎?

神崎先生繫在背包拉鍊上的玻璃彩珠隨著他的腳步搖晃著。

當時為什麼會選擇紫、黑、白這三種顏色?製作玻璃彩珠的新手只要挑選三種不同顏色的玻璃棒,用瓦斯噴燈加熱的同時,好像在捲麥芽糖一樣捲在不鏽鋼細棒上,做成圓形。總共有二十種不同顏色的玻璃棒,可以挑選各自喜歡的顏色。

我毫不猶豫地挑選了紫色,然後選了黑色和白色作為襯托。沒有其他女生和我挑選相同的顏色,大部分都挑選粉紅色、水藍色、橘色、黃綠色等粉色系列的顏色。

神崎先生挑選了綠色、白色和黃色這三種顏色。

在所有參加者中,他最會使用瓦斯噴燈,其他參加者只能做出像把顏料混在一起般的圓珠,他微妙地調整火焰和玻璃棒的距離,在綠色的底色上,均勻地拉出白色和黃色交叉的細線。

「真漂亮啊。」我對他說。「如果妳不嫌棄,要不要我幫妳做?」他用我的玻璃棒拉出更細的線,完成的玻璃彩珠成品簡直可以作為商品販售。我問他是否以前曾經做過,他害羞地抓了抓頭回答說,他是第一次製作,但在研究如何使用瓦斯噴燈製作料理。

笑容很有魅力是我的理想條件之一。而且,我又增加了「手很靈巧」這個新的項目。有兩項優點就足夠了。

我以為相親派對都是男生用「等一下!」的方式向女方表白,但這次的相親派對不是採取這種方式。主持人會交還之前交出去的信封,如果自己的玻璃彩珠還在信封裡,就代表配對沒有成功;如果信封裡裝的是對方的彩珠,就代表配對成功了。由於不知道誰拒絕了誰,即使無法配對成功,也不會覺得丟臉。

綠、白、黃——當我在信封中看到綠色的玻璃彩珠時,覺得心臟被用力揪了一下。比起被神崎先生選中的喜悅,占卜準確更令我感到興奮。

那次有三對配對成功。在無法配對成功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溫馨氣氛下,三對男女站在前面,接受大家溫暖的掌聲鼓勵。主持人把麥克風遞到我面前,問我決定的關鍵是什麼。我如實地回答,因為他很會做玻璃彩珠,贏得一陣掌聲和笑聲。

神崎先生當初是怎麼回答的?

——我欣賞她像冰山美人,難以相信這麼出色的人為什麼會因為玻璃彩珠選上我,但希望她能夠認為我是療癒系的人。

難道他以為我是工作很能幹的女強人嗎?雖然工作很忙,但在養老院當事務員,根本談不上是什麼女強人。

更何況「女強人」這種字眼早就已經過時了,現在都是怎麼形容這種人?成熟女子?這種字眼根本無法區分有工作和沒工作的人,還是說,不應該加以區分?最近也很少聽到一流、二流之類的字眼。

雖然驚覺整個社會的腳步變慢了,但即使發現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們抵達了高浴池小木屋,濕原中,點綴了好幾個小水池。

「那是池塘。」

神崎先生指著水池對我說,他還告訴我,高地濕原中的小水池稱為池塘。

「還有浮島。」

池塘中浮著小島。

「聽說能夠看到浮島的地方不多,這條路線的最大魅力,在於不光能夠征服兩座名山,還可以欣賞到這些難得一見的風景。」

眼前的風景就像是繪本中的外國森林,水面閃著和天空相同的藍色。

「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風景。」

「真的嗎?還好決定來這裡。」

神崎先生做出勝利的手勢說完後,又說要來泡咖啡,然後在小木屋旁的煮食區開始準備和昨晚相同的咖啡。

「完了,早知道不應該把巧克力吃完。」

聽到他這麼小聲嘀咕,我忍不住思考,到底該不該拿出來。但是,等一下還要繼續去山頂,喝杯好喝的咖啡更重要。當他把咖啡倒進兩個鋁杯時,我從背包裡拿出了軟管。

「這是煉乳嗎?」

神崎先生好像在看魔術表演般問道。

做完玻璃彩珠後,我在主持人發的紙上填寫了神崎先生的名字,然後把自己做的玻璃彩珠一起裝進信封後交了出去。

「昨天睡在我隔壁的兩個粉領族送我的,聽說名叫『山女日記』的網站有很多登山女子出沒,上面寫著帶軟管狀的煉乳登山很方便,只要有這個,就可以同時代替牛奶和砂糖。」

「是這樣啊,軟管不會弄髒手,也不會製造垃圾。但是,妳不是喜歡喝黑咖啡嗎?」

「嗯,是啊,但聽說越南的咖啡都會加煉乳,最近,日本的很多咖啡店也有賣越南咖啡,所以我想試試看。」

「越南咖啡嗎?聽起來好像很好喝,那就加一點看看。」

雖然很對不起精品咖啡,但我在杯子裡擠了兩圈煉乳,輕輕攪拌後,喝了一口。不愧是精品咖啡,味道完全沒有被蓋過去,巧妙地和煉乳融合在一起,很像是加了高級烈酒的巧克力的味道。

「啊呀呀,這可是重大發現。」

神崎先生也喝得津津有味。「謝謝妳告訴我這麼棒的事,下次我一定會帶。我也要告訴旭日的那些人。」

神崎先生內心應該也有類似策略的東西。我以後還會和他一起登山嗎?我和他之間會在什麼時候,由誰確認這件事?

「差不多該出發了。」

神崎先生說道,我們開始收拾東西。

因為下山時也要經過這裡,所以我把行李寄放在小木屋。

我們朝向標高兩千四百六十二公尺的火打山山頂前進。

「從這裡到山頂,標高差不到四百公尺,我們可以慢慢來,不必急著趕路。」

神崎先生說完,開始轉動腳踝。我也跟著轉動腳踝。

他為什麼沒有發現我到目前為止,從來都沒有喊累?◇(節錄完)

——節錄自《山女日記》/春天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山女日記】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一段路線像是輕鬆的散步道,沿途可以眺望黑澤池和濕原。朝霧還在低處,整個身體好像都被淨化了。神崎先生走在前面,我走在他的後方,和他稍微保持一小段距離。
  • 參加相親派對簡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向來避不參加,但占卜上寫著「努力脫胎換骨」,而且我也對玻璃工藝頗有興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繼續過目前這種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過後,在駛往聖布里厄的列車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種無動於衷的眼神凝視著春日午後淡淡陽光下掠過的景色。這段從巴黎到英倫海峽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滿了醜陋的村落和屋舍。這片土地上的牧園及耕地幾世紀以來已被開墾殆盡──連最後的咫尺畦地都未漏過,現在正從他的眼前一一湧現
  • 母親不提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發生的事,提到伊蓮娜同母異父的弟弟(母親和她剛過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蓮娜還記得,有的她連名字都沒聽過。她幾次試著要把她在法國生活的話題插進去,可母親用話語砌成的壁壘毫無間隙,伊蓮娜想說的話根本鑽不進去。
  • 白晝,那遭人遺棄的美麗國度閃耀著,到了黑夜,換成航向故國的恐怖回歸在發光。白晝在她面前呈現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則是她逃離的地獄。
  • 因而三十五年來,我同自己、同周圍的世界相處和諧,因為我讀書的時候,實際上不是讀,而是把美麗的詞句含在嘴裡,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詞句像酒精一樣溶解在我的身體裡,不僅滲透我的大腦和心靈,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騰,衝擊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 一雙雙腿憂愁地四處擺盪,來回擦撞荷妮;在這紛亂之中,唯有荷妮異常鎮靜。人們大都步行離家,他們的家當與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車裡。 父親與荷妮抵達廣場。他們衝上神父家門前的臺階,父親搖響門鈴,大門幾乎應聲開啟,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後。他招呼兩人進客廳,壁爐裡的火光打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化作牆板上的移動黑影。
  • 一開始我也是極度討厭雨天的。只是在東京這個城市待上一陣子之後,我發現雨天其實藏了好多小驚喜。而這些小驚喜在晴天是看不見的,就像是那種裝了熱水才會浮現圖案的杯子一樣,東京也藏許多秘密,需要雨水來解開
  • 「對不起,請你來一下。」我轉頭招手,叫她媽媽過來看看,「很嚴重的牙結石呢!簡直是不可思議!」
  • 「當我們還是嬰兒的時候,沒辦法說出自己想要什麼,所以當我們餓了、熱了、冷了、癢了、痛了,我們期待有人能夠知道,並且立刻照顧我們,滿足我們的需求,當我們被這樣對待了,我們就會感到安全舒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