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開物》彰施第三卷

《天工開物》古代美女的胭脂 天然美顏法

作者:宋應星 譯者:李淑芬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人氣: 3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編按】《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後有日、英、德、法、俄等譯本。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並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圖,描繪了一百三十多項生產技術和工具的名稱、形狀、工序。特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紅花餅法:

將帶着露水摘取的紅花搗爛,放入布袋中用水淘洗,絞去黃色液體,然後取出來再搗,放入布袋中用發酸的淘米水再次淘冼,再絞去汁液。用青蒿(菊科)在上面蓋一夜,捏成薄餅,陰乾後收藏起來。如染法得當,就會染出鮮紅的顏色,即所謂的猩紅色。染賀帖用的大紅紙,必須用紅花餅來染,否則染不出大紅色來。

附:燕脂、槐花

燕脂。製造燕脂(又名燕支、胭脂、燕脂)的古方,以染絲的紫礦(紫膠或蟲膠)為上等料,而紅花汁及山石榴(石南科)花次之。近來,山東濟寧只用染剩的紅花滓來作燕脂,價錢很便宜。乾的紅花滓叫紫粉,書畫家或可用上,但染房當作糟粕扔掉。

槐花。槐樹要在生長十多年後才開花結實。含苞待放的槐花叫槐蕊,染綠色衣料時所必需,就像紅花可以染成紅色一樣。採摘槐花時要用竹筐密布在樹下來接取,將槐花用水煮沸,取出濾乾並捏成餅,放染房中使用。已開過的花,顏色逐漸變黃,收用槐花時必須灑拌少量石灰,然後貯藏。

原文 

天工開物》彰施第三卷‧造紅花餅法
帶露摘紅花,搗熟,以水淘,布袋絞去黃汁。又搗,以酸粟或米泔清又淘,又絞袋去汁,以青蒿覆一宿,捏成薄餅,陰乾收貯。染家得法,「我朱孔揚」,所謂猩紅也。(染紙吉禮用,亦必用製餅,不然全無色。)

附:燕脂
燕脂古造法,以紫鉚染綿者為上,紅花汁及山榴花汁者次之。近濟寧路但取染殘紅花滓為之,值甚賤。其滓乾者名曰紫粉,丹青家或收用,染家則糟粕棄也。

槐花
凡槐樹十餘年後方生花實。花初試未開者曰槐蕊。綠衣所需,猶紅花之成紅也。取者張度籅稠其下而承之。以水煮,一沸,漉乾,捏成餅,入染家用。既放之花,色漸入黃。收用者以石灰少許曬拌而藏之。

──轉自《新三才》

點閱【天工開物】相關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造藍澱時,要是葉與莖很多,便放在窖裡,少的放入桶內或缸內。用水浸泡七天,自然會浸出藍液。每一石藍液放入石灰五升,攪動數十下,藍澱很快就會結成。靜放後,藍澱便沉於底部。近來所生產的藍澱,多是用福建人在山上遍種的茶藍製得,其數量比其他各種藍的總和還要多好幾倍。他們在山上將茶藍裝入竹簍內,由船運到外地出售。製造藍澱時,將漂在上面的浮沫取出曬乾,名為「靛花」。放在缸內的藍澱,必須先和以稻灰水,每天手持竹棍不計次數地攪動,其中最好的叫作「標缸」。
  • 大紅色。(其質紅花餅一味,用烏梅水煎出,又用鹼水澄數次。或稻稿灰代鹼,功用亦同。澄得多次。色則鮮甚。染房計便宜者先染蘆木打腳。凡紅花最忌沉、麝,袍服與衣香共收,旬月之間,其色即毀。凡紅花染帛之後,若欲退轉,但浸濕所染帛,以鹼水、稻灰水滴上數十點,其紅一毫收傳,仍還原質。所收之水藏於綠豆粉內,放出染紅,半滴不耗。染家以為秘訣,不以告人。)
  • 宋子說,天上的雲霞五顏六色,地上的花葉千姿百態。大自然呈現如此色彩繽紛的景象,古代的聖人便跟著學習,用染料把衣服染成青、黃、赤、白、黑等顏色穿在身上。虞舜當初就是如此用心的。
  • 凡綿羊有二種。一曰蓑衣羊。剪其毳為氈、為絨片,帽襪遍天下,胥此出焉。古者西域羊未入中國,作褐為賤者服,亦以其毛為之。褐有粗而無精,今日粗褐亦間出此羊之身。此種自徐淮以北州郡無不繁生。南方唯湖郡飼畜綿羊。一歲三剪毛(夏季希革不生)。每羊一隻,歲得絨襪料三雙,生羔牝牡合數得二羔,故北方家畜綿羊百隻,則歲入計百金云。
  • 羊皮衣中,老羊皮價廉,而羊羔皮昂貴(羔讀高.小羊)。懷在腹中的羊羔叫胞羔,剛長毛, 剛出生的叫乳羔,皮上的毛像耳環鉤,彎彎曲曲的。長三個月後的叫跑羔,長七個月的叫走羔,皮上的毛漸漸變直。用胞羔、乳羔的皮作衣,沒有膻味。古時羔皮衣為大夫之服,現在西北的官紳也很看重它。
  • 苧麻剝皮後,最好在陽光下晒乾,否則見水就爛。將麻皮撕破時,要用水浸泡,但是只能浸泡二十刻(五小時),浸久時不撕皮也要爛。苧麻本是淡黃色的,先用稻灰、石灰水煮過,再經過流動的水漂洗,晒乾後就成為白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