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訪民起訴中共信訪局長 呼籲取締信訪局

人氣 2461

【大紀元2017年08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日前,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十名訪民聚集北京一中院,集體起訴中共國家信訪局局長舒曉琴。訪民們表示,信訪局成為中共解決訪民問題的擋箭牌,信訪系統形成的灰色產業鏈令訪民成為其賺錢的工具,訪民們要求取締信訪局,真正依法立案。

8月2日,來自多個省市的40多位訪民,自發到北京一中院起訴中共國家信訪局局長舒曉琴,並要求法院給立案。

遼寧丹東訪民姜家文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必須在「十九大」之前造這個聲勢,對共產黨不作為的一些部門領導,儘量點名起訴。

為何起訴國家信訪局局長舒曉琴

訪民郝淑娥在遞交的《行政訴訟狀》寫到:根據《信訪條例》,上級信訪部門負有督促檢查信訪事項的處理和督辦的職責,舒曉琴不但不履行職責,卻在媒體上宣稱,解決群眾信訪問題已百分之九十以上,用謊言掩人耳目,欺騙民眾。

舒曉琴曾在中共兩會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2016年中國信訪案件解決了80%,在國家信訪局網站上投訴信息解決案件有60%,她說,現在在家裡動動手指就可以簡單快捷把投訴問題解決了。

玫瑰中國網站編輯伍立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舒曉琴說的都是謊言,「訪民親自到北京信訪局窗口登記接待都無法解決問題,還說網上解決問題。」

姜家文說,信訪是一個圈套、司法是一個騙局,共產黨根本就是權大於法,「共產黨設置的信訪局本來是阻止上訪的局,舒曉琴是擋箭牌,不但不作為,反而鎮壓迫害上訪人,所以必須起訴舒曉琴。」

權錢交易形成灰色產業鏈 訪民淪為賺錢工具

姜家文表示,當局要求地方解決訪民訴求,但暗地裡卻包庇地方。國家信訪局通過修改信訪數據、銷號或不登記方式賺地方的錢,形成灰色產業鏈。

他說:「地方信訪局每年到國家信訪局給處級以上幹部送禮,另外送錢,訪民到你這去登記,你不要給他登記,當天登記當天銷號,最高時候大約一個訪民3萬,後期維穩經費低的時候1萬。地方政府和信訪局搞權錢交易。」

上海訪民陸雅美告訴大紀元說,「地方官員為了政績,對外宣布都是零上訪,其實是他們掏錢把我們的名單全都買了,然後包括國家信訪局,包括建設部和資源部,就把我們登記在電腦上的名單全都銷掉。」

伍立娟說,比軍費都高的維穩費,並沒有用到解決老百姓的問題上,而是用到打壓老百姓,「把訪民當成了斂財產業鏈」。

中共國家信訪局此前曾爆發系列窩案。原國家信訪局副局長許傑被控受賄610萬元,其中550餘萬元是通過壓案不報、修改信訪數據、銷號斂財。

行政機關不履職,信訪人可「民告官」?

據8月3號《新京報》報導,中共國家信訪局最近印發《依法分類處理信訪訴求工作規則》,規定如果行政機關不履行職責,信訪人可「民告官」。

姜家文認為,涉及到民告官,尤其是告高級官員,永遠不會立案的。「共產黨就是在鎮壓,他們制定的一切方針政策、文件法規,都是在欺騙、鎮壓人民的工具。」

姜家文表示,中共現在連生存權都不給公民,更別提憲法所列的種種權利了。

訪民們要求撤銷關閉信訪局

伍立娟表示,中共一邊開設信訪窗口,接待訪民,給你解決問題的希望,一邊下令截訪、堵截訪民,不讓訪民到北京去,「老百姓抱著希望維權上訪,卻傾家蕩產,還受到嚴重的精神傷害和打擊,被抓回去拘留勞教、判刑等,案件像滾雪球一樣,一個案件牽扯多個案件」。

伍立娟說,國家信訪局誤導了這個社會所有的弱勢群體,因此強烈要求關閉所有信訪窗口。

姜家文表示,信訪局是共產黨設的擋箭牌,即阻攔訪民上訪的部門。「你不能直接到中南海,而信訪局,它不解決問題,實際上這是一個騙局,10年、20年都沒有解決。」

沈良慶表示,中共開闢信訪窗口的目的最初是為了掌握社情和提供一個發泄口。而信訪部門本身就是中共的一個釣鉤,不是有效解決問題的渠道,所以應該撤銷這個用於「維穩」壓迫性的特務機構。#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湖南瓷業工人維權被拘 大量訪民雲集北京
老兵中央軍委維權 逾千人被押久敬莊
桂林訪民李玉琢與自由亞洲電台主持人谷季柔的對話
信訪積案作假 上海60位訪民起訴國家信訪局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 一帶一路成「疫路」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國安惡法遊行
【老外看中國】從未說過的故事 給七年老觀眾
【紀元播報】歷史上瘟疫:神農嘗百草的祕密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