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錚的圖片故事(五)

作者:曾錚

四川綿陽的鄉間風光,攝於1998年早春。(曾錚提供)

  人氣: 234
【字號】    
   標籤: tags: ,

莊稼地裡的「祕密通道」

擷取
(圖左)曾錚與好友蓉,高中畢業後在綿縣縣公園的合影。(圖右)曾錚與蓉初中時的合影。(曾錚提供)

這兩張照片是我與兒時最好的朋友蓉的合影。除父母外,她對童年的我影響最大,從許多方面講,她都起到了啓蒙的作用。

我記得她是小學四年級時從別的學校轉來的,老師安排她與我同桌。

到那時爲止,我在學校裡幾乎沒有任何朋友。我父親是因文革中被打成「走資派的黑爪牙」而被發配到我當時就讀的小鎮——四川綿竹縣漢旺鎮的。知識分子是黨的敵人;而我們家當時幾乎是小鎮上唯一的知識分子家庭。爲了不惹麻煩,母親不鼓勵我跟其他小朋友玩,因爲小孩子之間一旦打起來,搞不好就會被「上升」為「階級鬥爭」,從而讓一家人的日子更加難過。

不過,蓉來了後,事情慢慢有了變化。她父親是漢旺中學的校長,我本能地覺得她跟我算是「一夥」的,都是「臭老九」階層,大家氣質上也比較接近,這樣我們漸漸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更重要的是,她家有好多好多好看的書!文革期間,幾乎所有的中外文學名著都被當作「毒草」燒掉了。除了面目可憎的歌頌黨和「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教科書之外,我們沒有任何其他讀物。

蓉的到來改變了這一切!她父親不知用什麼辦法,保留和保藏了許多應被當作「毒草」燒掉的禁書,比如《西遊記》、《紅樓夢》這樣的古典名著,還有好多好多外國童話書。

蓉跟我熟了後,慢慢將這些書一本一本從家中偷出來帶到學校,與我一起偷偷看。

爲了擠出時間和空間看「禁書」,我們慢慢學會了在上體育課時裝病,比如裝肚子疼之類的,還裝得越來越像。這樣,當其他同學都到操場上去跑步時,我倆則留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偷著樂」。

另一個可以偷跑出來的時間是在其他人睡午覺的時候。我們一般都跑到莊稼地裡藏起來。比如被留著結菜籽的萵筍,長得有半人高,我們坐在地上貓著腰藏身其間,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見。夏天日頭高高地掛在天上,密不透風的莊稼地裡,其實是很悶熱難受的。但禁書帶給我們的樂趣,讓我們滴著豆大的汗珠卻仍然甘之如飴。

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在小學四年級時第一次似懂非懂的看了《西遊記》和《紅樓夢》等半文言古典名著;《安徒生童話》和《格林童話》等「小孩書」,更是百看不厭。

對我來說,那是童年時代最快樂的時光。一本又一本的禁書打開了我的眼界,帶我進入了王子與公主,精靈與神仙,佛祖與菩薩的世界。共產黨想打掉我們的傳統,毀掉我們所擁有的美好,而我童真的心自行尋路,找到了與那些世界聯結的「祕密通道」。

大約二十年以後,當三十一歲的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時,我立刻覺得,這之前所看的所有的書,包括童年時躲在莊稼地裡看的那些禁書,都是爲了我今天能看懂這本書做準備的。

可惜的是,小學畢業後,蓉隨全家去了縣城,我們就分開了。

不過,我們的友誼和聯繫一直保持著,所以這兩張合影,一張是初中時照的,另一張是我高中畢業後、要上大學前,專程從綿陽市回綿竹縣去看她時照的。@#

──轉自作者博客

(點閱曾錚的圖片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