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在委內瑞拉數百億打水漂的內幕(上)

重新審視委內瑞拉與中共的「石油換貸」政策,或為這個有二百多年民主歷史、曾經富有又快速潰敗的國家提供另一種視野。(大紀元合成圖)

重新審視委內瑞拉與中共的「石油換貸」政策,或為這個有二百多年民主歷史、曾經富有又快速潰敗的國家提供另一種視野。(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453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報導)委內瑞拉從2014年起,陷入政治、經濟及人道主義的多重危機,其中部分原因跟委內瑞拉與中共無法持續的「石油換貸」債務有關。而中共與委內瑞拉之間深厚的「綜合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令人反思。

委內瑞拉政府學中共、賣石油借外債搞大鍋飯,到油價下跌,委國經濟不振、中國石油投資雙落空,這種借錢透支的發展模式在資源豐富的拉美或非洲地區是否行得通?中共的幾百億投資打了水漂,是否該放棄了?

中國在1974年與委內瑞拉建交,從20世紀90年代初期在委內瑞拉石油部門,開始尋求貿易與投資機會。在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的政權鼎盛期(1999-2009年),中方與委內瑞拉商業和外交關係也進入了快速擴張階段。

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陳懋修(Matt Ferchen)表示:「查韋斯的目的很明確,要以社會主義同志的身分聯合中國,同時也要減少委內瑞拉石油出口一直以來對美國的依賴。」

委政府學中共 賣石油借外債搞大鍋飯

委內瑞拉政府一直在「學」中共。查韋斯1998年的競選口號是「拯救貧窮人口」,次年上任後開展「玻利瓦爾任務」,其核心是用石油出口(及借外債)搞社會平均主義,推行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公費住房制度等。

同時,自查韋斯當選後,中共和委內瑞拉之間開始發展成為一種特殊的雙邊關係。

在十幾年的時間裡,中共在委內瑞拉已是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合作夥伴,而委內瑞拉也成為中國第七大石油進口源。

2013年,中國從委內瑞拉進口石油的總量占中國全部原油進口量的5.5%,占委內瑞拉全部原油出口量的15%。其石油利益的規模與重要性,非其它拉美國家在能源與國家之間的關係上可相提並論。(感興趣的讀者可查詢中國-委內瑞拉基金和中委長期融資合作框架協議)

這種依存關係在2008年達到高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委內瑞拉在全球金融市場和開發性金融的參與活動被大幅切斷,所以查韋斯瞄準了中共,用中國國家貸款繼續推行委國已不可持續的經濟政策。

除了不斷跟中國「石油換貸」,委內瑞拉還請中方上馬一批不具現實需要的大型基礎設施建設。比如,2009年,中國中鐵與委內瑞拉國家鐵路局簽訂了高鐵合同。全長472公里,最高設計時速220公里的項目預計在2012年完工,合同總金額高達75億美元,是當時中國企業在海外簽訂的最大的鐵路建設承包合同。

但是委國只有3000萬人口、電力長期短缺、主要出行工具靠汽車,是否有上馬高鐵項目的必要?項目在沒有任何招標以及競標者的情況下開工,而項目款由中共國家貸款提供擔保。

據《金融時報》統計,過去十五年間,中國累計為委內瑞拉提供約1,250億美元貸款。中國成為委內瑞拉重要的海外經濟生命線,不僅提供用石油做擔保的貸款,並通過其它合同和投資進行交易。

從2012年開始,在中、委政治關係良好、委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宣傳」下,大批中資企業(國企以及私企)蜂擁而至。根據中共商務部的數據,從2012年開始,委內瑞拉成為拉美國家中接收中國投資最多的國家,達20.43億美元,上一年只有5.01億美元。

但是查韋斯搞的「大鍋飯」被證實是一團糟,「資源對於委內瑞拉是一種詛咒,而更大的詛咒,則是高福利。」

高油價在持續,好日子仿佛沒有盡頭。仗著石油支撐,查韋斯搞起了長達17年的社會平均主義發展模式,以國家干預為主要手段搞全面國有化,其討好老百姓手中選票的高福利政策更是遠遠超出國力與財力限度。

構築的共同富裕遠景遠沒有那麼真實,即使是在國際油價保持高位的時候,委內瑞拉的人均糧食消費量也只是從130公斤提高到210公斤的水平而已。但是福利政策養出的「懶漢」卻越來越多,變成工作沒人做、學沒人上,社會兩極分化嚴重,這已在暗示委內瑞拉未來會出問題。

委內瑞拉前能源部部長拉米雷斯(Rafael Ramirez)在2011年稱,委內瑞拉將用石油來償還中方貸款。圖為2011年7月28日,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PDVSA在委內瑞拉的奧里諾科河(Orinoco)首建的石油平台。(RAMON SAHMKOW/AFP/Getty Images)
委內瑞拉前能源部部長拉米雷斯(Rafael Ramirez)在2011年稱,委內瑞拉將用石油來償還中方貸款;但全球油價下跌讓雙方的打算都落空了。圖為2011年7月28日,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PDVSA在委內瑞拉的奧里諾科河(Orinoco)首建的石油平台。(RAMON SAHMKOW/AFP/Getty Images)

油價下跌委國經濟不振 中國石油投資雙落空

古人云,「覆巢之下,豈有完卵」。事實上,在委國經濟破產的同時,與其保持戰略夥伴關係的中共政府、國有銀行以及中資石油公司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說在石油價格較高的時期,外界已經擔憂查韋斯的委國政府以意識形態和外交政策為名,與中共達成的交易不具備商業可行性。那麼到查韋斯去世、石油價格下滑後,外界則明顯表示擔心委內瑞拉既不能履行債務原則,也不能維持向中國繼續輸出石油的承諾。

雙方緊密的政治關係和巨額貸款既未轉化成中國在委內瑞拉奧里諾科河盆地(2011年,探明奧里諾科河石油儲量約1萬億桶)石油投資特權,也未實現中國預期的石油流入量。

另一方面,政府欠款成為中國在委內瑞拉投資企業遇到的最頭疼的問題。在全球能源價格下跌,以及政治腐敗、經濟問題叢生的國家,數以百計的中資企業損失慘重。

中國社會科學院統計,2014年下半年委內瑞拉對外欠款總計達700多億美元,到2017年仍拖欠400多億。其中逾2/3(約270億)都是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對外的欠款。

在委國投資、生產的中資企業除了被政府拖欠款項,還得迎合政府的行政干預市場行為。委國市場上所有零售商品都要根據政府物價局所要求的「最高零售價」限價出售,無視生產成本;此外,外匯黑市興起、經濟基本功能崩潰,不僅外資、委內瑞拉當地企業也都虧得一塌糊塗。

比如,「中國高鐵全面走出去第一案」的委國高鐵項目,在沒錢、沒電、沒物、沒人情況下展開,最後在環評困難、工會干擾、貨幣貶值、物資匱乏、治安惡劣的現實下撤回。到2013年6月,委內瑞拉國家鐵路局(IFE)負責人承認拖欠中方4億美元款項,因項目設在中委基金下,由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以貸款形式注資,成為壞帳的可能性較高。

據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員謝文澤估計,在委國的中國國企留少數人觀察形勢,還有逾百家中資民營企業,到現在未納入雙邊合作項目中的企業已經幾乎全部撤離,總損失估計在30至50億美元之間。

中方在委內瑞拉累計的1,250億美元投資如同打水漂,該放棄了嗎?在過去三年間,中方的確大幅減緩通過國家開發銀行提供給委國的貸款額度。2016年,中委兩國官員會面後,一名中國官員稱:「雙方達成共識不再繼續投入新的資金……中方領導層傳達的信息非常明確:隨他們去吧。」

這番表達明確釋放了中方對當前委內瑞拉形勢的判斷,同時也應當是對委國「石油換貸」政策的風向標。與此前不顧經濟和政治風險,向委國提供巨額貸款承諾及長期「資本投入」相比,中國現任領導人或許也已經考量過委內瑞拉這筆糊塗帳。

說到底,中共是想實現與委國石油關係的顯著改善,解決的核心在於整體提高和改善委國的經濟治理與政治健康。但很顯然,中共外交部每次慣用的說辭「不干預他國內政」,已經表明中共不樂意介入或幫助委內瑞拉達成這一目標。(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16 1: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