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開物》甘嗜第六卷──蜂蜜

《天工開物》釀蜂蜜 臭腐生神奇

作者:宋應星 譯者:李淑芬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人氣: 7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編按】《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後有日、英、德、法、俄等譯本。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並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圖,描繪了一百三十多項生產技術和工具的名稱、形狀、工序。特分節刊登,以饗讀者。

製糖第六卷──蜂蜜

釀蜜的蜜蜂到處都有,惟獨盛產甘蔗的地方蜜蜂自然減少。

蜂釀的蜜,出自山崖、土穴的野蜂占十分之八,而人工飼養的蜂佔十分之二。蜂蜜沒有固定顏色,或青或白,或黃或褐,皆隨各地花性而變。如菜花蜜、禾花蜜之類,名目成百上千也不止。

所有蜜蜂,不管是家蜂或野蜂,都有蜂王(又稱母蜂、蜂后)。蜂王所在之處,構築一個如桃一樣大的台。蜂王之子世代為王。蜂王生來就不採花,每日群蜂輪流分班採花供蜂王食用。蜂王每日出遊兩次,出遊時由八隻蜂輪流服侍。蜂王行至巢口,有四隻蜂以頭頂蜂王腹部,另四隻蜂圍着蜂王飛翔而去。遊不多久就返回,照先前那樣頂着腹部、護衛蜂王回巢。

養家蜂的人將桶懸掛在屋檐一頭,或者將箱子置於窗下。桶或箱上要鑽幾十個圓孔,讓蜂進入其中。家人打死一二隻蜂都無妨,但打死三隻蜂以上時.蜜蜂就會群起螫人,叫做「蜂反」。

蝙蝠最喜歡吃蜜蜂,如乘機鑽進蜂巢,便會吃掉無數蜜蜂。殺一蝙蝠懸於蜂桶前,別的蝙蝠就不敢再食,俗話叫「梟令」,殺一儆百。

家養蜂分群到另一處時,必須把新的母蜂分出去成為蜂王,群蜂排成扇形擁衛新的蜂王飛走。鄉人有撒酒糟的,用其香氣招引蜂群分房。

蜜蜂釀蜜時,要先造蜜脾(釀蜜用巢房),其形狀像排列整齊的鬃毛。蜜蜂嘴嚼花心汁液,吐積而成蜜,再以採來的人尿滋潤,則蜂蜜甘甜而芳香,這就是所謂「臭腐生神奇」(按︰蜂飛至糞便處,以攝取水分或鹽分,與釀蜜無關)。取下蜜脾,絞取蜂蜜時,幼蜂多死於其中,底部則為黃色蜂蠟。深山岩石上有經數年未割取下來的蜜脾,其中的蜜已早就成熟了。當地人用長竿子將其刺破,蜜就會流下來。也有的蜜脾不足一年,而人可爬上去割取,與家蜂蜜的割煉方法相同。

土穴中所釀的蜜多出於北方,南方地勢低又潮濕,只有「崖蜜」,而無「穴蜜」。一斤蜜脾可煉取十二兩蜜。西北地區產的蜂蜜占全國一半,可與南方的蔗漿匹敵。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天工開物。(公有領域)

原文

《天工開物》甘嗜第六卷── 蜂蜜

凡釀蜜蜂普天皆有。唯蔗盛之鄉,則蜜蜂自然減少。蜂造之蜜,出山岩土穴者十居其八,而人家招蜂造釀而割取者,十居其二也。凡蜜無定色,或青、或白、或黃、或褐,皆隨方土花性而變。如菜花蜜、禾花蜜之類,百千其名不止也。

凡蜂不論於家於野,皆有蜂王。王之所居,造一台如桃大。王之子世為王。王生而不採花,每日群蜂輪值,分班採花供王。王每日出遊兩度(春夏造蜜時),遊則八蜂輪值以侍。蜂王自至孔隙口,四蜂以頭頂腹,四蜂傍翼飛翔而去,遊數刻而返,翼、頂如前。

畜家蜂者,或懸桶檐端,或置箱牖下,皆錐圓孔眼數十,俟其進入。凡家人殺一蜂二蜂,皆無恙,殺至三蜂,則群起螫人,謂之蜂反。凡蝙蝠最喜食蜂,投隙入中,吞噬無限。殺一蝙蝠,懸於蜂前,則不敢食,俗謂之梟令。凡家畜蜂,東鄰分而之西舍,必分王之子去而為君,去時如鋪扇擁衛。鄉人有撒酒糟香而招之者。

凡蜂釀蜜,造成蜜脾,其形鬣鬣然,咀嚼花心汁,吐積而成。潤以人小遺,則甘芳並至,所謂臭腐神奇也。凡割脾取蜜,蜂子多死其中。其底則為黃蠟。

凡深山崖石上有經數載而未割者,其蜜已經時自熟,土人以長竿刺取,蜜即流下。或未經年而扳緣可取者,割鍊與家蜜同也。土穴所釀多出北方;南方卑濕,有崖蜜而無穴蜜。凡蜜脾一斤,煉取十二兩。西北半天下,蓋與蔗漿分勝云。#

──轉自《新三才》

點閱【天工開物】相關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夢溪筆談》中詳細記載了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工藝過程。活字印刷的出現比西方約早400年。以下是書中所述的活字印刷工藝過程。
  • 當今有一個叫巴格思特的美國科學家發現牛舌蘭花象人一樣有感情。一千多年前,沈括在《夢溪筆談》裡講述了一個虞美人草聞樂起舞的動人故事。
  • 阿膠
    編者的話:現在的人都認為現代科學很發達,是古人難以想像的。但從宋朝沈括所著《夢溪筆談》中記載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學、數學、物理學、地理學、地質學、氣象學、生物學、醫藥學、考古、語言、史學、文學、音樂、繪畫以及財政、經濟等等的發現和成就來看,事實並非如此。通過介紹《夢溪筆談》,我們與讀者分享中國古代科學的成就。
  • 北宋科學家沈括在其巨著《夢溪筆談》第二十一卷《異事異疾附》中描述了一件奇事,其中所述的湖上明珠不由得不讓人想起今天被廣泛關注的飛碟。
  • 《帝鑑圖說》插圖《望陵毀觀》,描繪唐太宗體從魏徵勸諫,拆毀了台觀。(公有領域)
    唐太宗嘗言:「至如隋煬帝暴虐,臣下鉗口,卒令不聞其過,遂至滅亡,虞世基等尋亦誅死」。如果有這樣的一個暴政,不僅「防民之口」,官員們還肉麻的為暴政歌「功」頌「德」,這樣的政權又能維持多久呢?
  • 多方會醫的局面,因此造成醫者的對立與競爭。尤其當醫者的診斷與治法時而南轅北轍,醫療場面遂變成眾醫者的唇槍舌戰。有次吳楚就抱怨,每投一次藥,就要跟其他醫生辯論一番,「幾欲嘔出心肝」。
  • 傳說史上修道之人,身居深山老林,佩戴五嶽真形圖,山中的魑魅、妖毒等邪物不敢靠近修行者。尋常的世人佩五嶽真形圖,渡江海、入山谷、走夜路等,一切魑魅魍魎、水怪、山精等都會全部隱遁,不敢現身加害。
  • 凡瑪瑙,非石非玉。中國產處頗多,種類以十餘計。得者多為簪度、鉤(音扣)結之類,或為碁子,最大者為屏風及桌面。
  • 凡玉入中國,貴重用者盡出于闐(漢時西國名,後代或名別失八里,或統服赤斤蒙古,定名未詳)蔥嶺。所謂藍田,即蔥嶺出玉別地名,而後世誤以為西安之藍田也。其嶺水發源名阿耨山,至蔥嶺分界兩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綠玉河。
  • 凡寶石皆出井中。西番諸域最盛,中國惟出雲南金齒衛與麗江兩處。凡寶石,自大至小,皆有石床包其外,如玉之有璞。金銀必積土其上,韞結乃成。而寶則不然,從井底直透上空,取日精月華之氣而就,故生質有光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