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遊中研院自然生態樂園,拜訪野生好朋友

作者: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

美麗的鳥兒。(Pixabay CC0 1.0)

  人氣: 122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研院不只是知識園地,更是生態樂園

每天有許多研究員穿梭在中研院,但這裡還同時住著許多野生生物:鳥類、昆蟲和植物們!牠們不分晝夜,全心全意創造更清新的空氣、更健康的自然生態環境,締造無法精算的貢獻。當你造訪中研院,請放慢腳步、放下手機,靜靜觀察藏在大自然的野生好朋友吧!

研究員在中研院的建築大樓裡,而許多野生好朋友,在生態池中展開每天的活動。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研究員在中研院的建築大樓裡,而許多野生好朋友,在生態池中展開每天的活動。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中研院位在南港山系的邊緣,清澈的四分溪蜿蜒流過,環境自然清新。中研院在發展過程中,包含許多兼顧自然生態的設計,還給自然生機,試著創造人與自然和諧共存、共生、共賞的環境。

而維護院區生態平衡的重任,由生態志工隊擔任,同時提供團體生態導覽服務,帶領大家深入體驗中研院的生態之美。

 棲地補償:為自然掙一片生機

人為活動不免造成自然生態的變化,中研院在院區發展中實行了「棲地補償」的理念。

 「棲地補償」是透過復育或改善環境的方式,補償因人為開發而失去的自然棲地、原有的生態功能。

院內保留許多空地,種植來自南港山系的原生植物,讓南港山的植物林相能延伸得更遠,而植物會帶來昆蟲、鳥類與其他動物,整個生態系得以完整保留在院區內,與大自然攜手種下一份重生的力量。

五色鳥:數數看牠身上是不是有 5 種顏色,因為叫聲和在枯枝挖洞築巢時,皆發出像敲打木魚的聲音,又名花和尚,是中研院內最華麗的野生好朋友之一。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五色鳥:數數看牠身上是不是有 5 種顏色,因為叫聲和在枯枝挖洞築巢時,皆發出像敲打木魚的聲音,又名花和尚,是中研院內最華麗的野生好朋友之一。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中研院生態池:啟動生態系的源頭

在一棟棟研究大樓中,藏著一塊珍貴的生態池,這片溼地看起來野性十足,但它其實是一塊經過生態專家們研究和實驗才完成的學術成果。這片小池子成為中研院致力維護生態多樣性的開端,而這些成果都來自一群有著紅色嘴巴、黑褐色身體,尾巴翹著白色羽毛的鳥兒 ──紅冠水雞!

紅冠水雞:溼地常見的秧雞科鳥類,是中研院生態池第一批自然出現的住客。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紅冠水雞:溼地常見的秧雞科鳥類,是中研院生態池第一批自然出現的住客。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生態池原為中研院植物暨微生物學研究所的稻田,就在實驗結束後陳宗憲研究員發現紅冠水雞住進了這片水田,於是興起了保育這片生態的想法,向當時的李遠哲院長提議建立生態池,種植溼地原生植物用以棲地補償,也可成為生態教育的自然教室,於是在 2000 年時成立了生態池。

生態池的植物種類繁多,擁有小而完整的自然生態系。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生態池的植物種類繁多,擁有小而完整的自然生態系。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有別於一般以水泥為底的人工池,生態池的池底採用泥土,為泥鰍、黃鱔、水蠆、紅娘華等底棲生物提供生存空間。

建立一個生態池,就是要重建一個生態系,因此池內以及池外周邊的動植物都以原生種為主,讓原生物種維持共生關係。當植物吸引昆蟲來此定居,貢德氏赤蛙、腹斑蛙、黑眶蟾蜍等跟著來了,小白鷺、夜鷺、大卷尾、伯勞鳥也來覓食,留下糞便、帶來種子,一個食物鏈體系就此變得豐富熱鬧。

  隱藏在南港的森林生態步道

通往森林的路,每一步都是生態志工隊的心血結晶,請放慢腳步觀察哪些野生好朋友正在陪你散步。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通往森林的路,每一步都是生態志工隊的心血結晶,請放慢腳步觀察哪些野生好朋友正在陪你散步。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中研院的森林生態研究園區登山步道,像是串連南港山的生態高速公路,從體育館後方到人文科學館,全長 362 公尺,海拔最高 65 公尺,全程路程約 15~30 分鐘。漫步至最高點的觀景平台,可遙望陽明山系之大屯火山群峰。

步道採取善待環境的施建方式,平緩地以透水性的小石頭鋪面,代替石板與水泥。而裸露的邊坡則安設竹子編柵,防止大雨沖刷土石,讓原生植物有時間慢慢復育,進而取代保護邊坡。

台灣藍鵲:又名長尾山娘,分布於低海拔的闊葉林。喜歡群居會互相幫助哺育幼鳥,對幼鳥保護心很強,若在院區看見育雛的藍鵲,請輕聲繞過以免驚擾親鳥引來攻擊!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台灣藍鵲:又名長尾山娘,分布於低海拔的闊葉林。喜歡群居會互相幫助哺育幼鳥,對幼鳥保護心很強,若在院區看見育雛的藍鵲,請輕聲繞過以免驚擾親鳥引來攻擊!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中研院院區的冬季受東北風影響多雨,夏季受西南風影響較為濕熱,形成一片亞熱帶闊葉林。森林步道兩旁可觀察由地被、林下、灌木及喬木層,共同組成的多層次複合式生物棲息空間。

穿越森林時,林下多為蕨類與月桃,灌木有華八仙、台灣山桂花等,喬木則由樟楠、鵝掌柴、青剛櫟、烏桕等形成高大相連的樹冠層,有緣的話還可看見五色鳥、台灣藍鵲、大冠鷲等鳥類敖遊其間。一段短短的森林步道,幾乎可飽覽整個南港山系的生態縮影。

山芙蓉:潔白的花朵,在午後轉為粉紅色,傍晚凋落前,又變成紫紅色,一日花色三變,因此有「三醉芙蓉、千面美人」之稱。適合植為庭園觀賞樹;花可供食用,木材色白且質地輕軟,可供製木屐或漁獵用之浮鏢;其樹皮富含纖維,可用來編製繩索。此外,也是昆蟲的蜜源及誘鳥植物。 資料來源│四分溪畔/中央研究院生態志工園地
山芙蓉:潔白的花朵,在午後轉為粉紅色,傍晚凋落前,又變成紫紅色,一日花色三變,因此有「三醉芙蓉、千面美人」之稱。適合植為庭園觀賞樹;花可供食用,木材色白且質地輕軟,可供製木屐或漁獵用之浮標;其樹皮富含纖維,可用來編製繩索。此外,也是昆蟲的蜜源及誘鳥植物。資料來源│四分溪畔/中央研究院生態志工園地

  中研院「野生好朋友」的守護者聯盟

  生態系統若僅依靠自然法則維繫,有時特定物種會過於強大、造成失衡,此時適度的人為管理,反而可以讓生態更健全。

人為管理若沒有足夠的生態知識,反而會造成另一波生態浩劫。因此,在陳章波研究員帶領下,成立了「生態志工隊」,隊員們接受專業的生態知識訓練,負責維護生態池及森林步道的生態演替消長,照顧動植物健康、移除有威脅性的外來種,同時擔任專業生態導覽員。

中研院生態志工隊要上山入莽林、下水進泥沼,協助維護生態平衡。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中研院生態志工隊要上山入莽林、下水進泥沼,協助維護生態平衡。 圖片來源│生態志工隊提供

導覽行程通常從中研院大門口開始,一直深入森林步道及生態池,院區內的植物、昆蟲與動物,對生態志工而言如同老朋友,路邊的一花一草都可以說個故事,一蟲一鳥都是令人駐足流連的焦點。

  讓人驚訝於原來身邊時時上演生態史詩,也慚愧於大自然的美就在眼前,卻在汲汲營營間不經意地流逝了!

在陳章波研究員、陳宗憲研究員、謝蕙蓮研究員,三位生態導師的引導下,生態志工們的維護與分享,讓這些中研院的「野生好朋友」得以「現出原形」,讓我們能夠一窺偉大生態系的每一個成員,牠們所具備的獨特性與重要性。

四季走訪中研院,都能觀賞到不同的生態之美,花、鳥、蛙、蟲、水生動植物……樣樣俱備。喜愛大自然的你,找個時間來中研院看看這些「野生好朋友」的容顏吧!一同分享這得來不易的自然生態保育成果。

 展覽資訊

中研院生態導覽

提供十人以上團體解說服務,請於事前向「中研院院本部─秘書處公關科」申請。
地址|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段 128 號
電話|(02)2789-9872

  延伸閱讀

 中研院森林步道簡介

 四分溪畔∕中央研究院生態志工園地

 中研院森林步道圖鑑

 鳥獸蟲魚疏-四分溪畔 (Facebook 社團)@#

──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本文限網站刊登)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胡適的年代雖然距離遙遠,但他的故居就在離我們很近的中研院內,裡頭留大下大量史料與胡適的生活原貌,不只研究人員,每個人都能在這裡重新認識,有別於課本中的「胡適」。
  • 「泰北金三角」地區的雲南人,家人過世時是燒紙作的「假護照」,讓逝者可以拿著護照到處移動。為什麼會有這個文化現象?中研院黃樹民院士,分享過往田野調查看見的故事。
  • 廣大的海面全是灰濛濛一片,寒風吹亂了浪花,海面上佈滿泡沫,隨波上下起伏,就像是糾結的白髮。狂風陣陣的大海,因而顯得蒼老、黯淡、陰鬱、毫無光明,彷彿大海是誕生在沒有光亮的時候。
  • 你以為「圖文部落客」是現代產物?走進中研院文哲所李豐楙研究員的收藏世界裡,你會發現老祖宗將「文字」化為「圖像」的功夫發揮得淋漓盡致!這些被用來祭祀祈福,或作居家擺設的圖像,其中蘊含的文學與宗教意義,早已普及於古人的日常生活。
  • 海面明亮異常,顯得奇特而美麗。白天看起來滿是泡沫的海面,到了晚上卻散發出銀白光亮。船身破浪前行,船頭兩側是激起的波濤,像是兩道液態螢光,而船尾的航跡則像是一條銀河。
  • 海洋的面貌變幻莫測, 色彩斑斕,光影交錯,日光下閃耀著點點金光,薄暮中煥發出神秘色彩,海的樣貌與情 緒,無時無刻不在變化。
  • 工業革命後,各種產業加速發展,首當其衝就是商業模式的改變。當物資開始充足,我們對生活有另一種想像,百貨公司也因而誕生。中研院近史所連玲玲,研究歷史悠久的上海百貨公司的現代化過程,建構出其背後傳達的意識。
  • 在皇帝頒布天下的詔書中,最重要者是兩種:即位之初的「登極恩詔」、賓天之際的「大行遺詔」,是皇帝的第一道和最後一道命令。
  • 因應路程遠近不同,康熙四十二年 ( 1703 ) 時曾明確訂定齎詔官赴各地頒詔往返的時限,例如從京師到河南、山西一帶往返限 30 天。
  • 宮中爭權奪位的可怕,坐在龍椅上的皇帝想必體會最深,一方面要讓自己坐穩、一方面也要阻止別人竄位,透過頒詔的總動員儀式,將皇帝對自己的期許、對政權的看法布告天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