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拒給李寧打興奮劑 前國家隊醫揭體壇黑幕

中共體壇興奮劑真相:國家行為和證據銷毀(上)

薛蔭嫻隨中國國家隊出征1988年漢城奧運會。(薛蔭嫻提供)

人氣: 105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9月07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常春、張婷報導)前奧運名將李寧的指定運動醫生、前國家隊隊醫薛蔭嫻,因揭露中共體壇興奮劑醜聞,並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而遭到幾十年的政治暴力。日前在德國申請避難的薛蔭嫻再次揭開這一黑幕,其兒子楊偉東說,更多真相不久將公布於眾。

薛蔭嫻早在60年代就進入了中共國家體育委員會(現國家體育總局),工作長達數十年,期間一度擔任國家隊11個隊的醫務監督大組長,並被中共國家體委安排為李寧、婁雲等奧運名將的指定運動醫生。

但上世紀70年代末中國掀起的那場國家倡導的興奮劑熱潮打破了薛蔭嫻平靜的生活。為了國格,為了人格,薛蔭嫻成為體制內罕見的公開反對者,並拒絕給李寧等體育明星打興奮劑。從此全家遭受中共數十年的打壓。

薛蔭嫻在數十年間寫有68本工作日誌,其中記載著大量中共體育界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的證據。據報,薛蔭嫻打算向國際奧委會主席直接遞交證據。

薛蔭嫻在數十年間寫有68本工作日誌,其中記載著大量中共體育界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的證據。(Getty Images)
薛蔭嫻在數十年間寫有68本工作日誌,其中記載著大量中共體育界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的證據。(Getty Images)

中共體壇上的興奮劑大潮

薛蔭嫻近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再次披露了當年發生在中國的興奮劑大潮。她說,從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我在班上的時候一直是抵制興奮劑,那個時候中共(體育界)吃興奮劑是大的浪潮,不光國家隊吃,讓地方隊也吃,地方隊多少人哪!青少年也悄悄地跟著吃。」

薛蔭嫻還透露,國家體委派醫務處一名叫陳章豪的醫生去法國學習如何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回來後,「在全國都發展興奮劑運動,這是害了全國運動員一輩子的事。」

薛蔭嫻的兒子、中國當代藝術家楊偉東在接受採訪時透露了當時使用興奮劑非常廣泛,他說,除了那些已經被查出來的使用興奮劑的案例外,乒乓球隊,女子排球隊、體操隊、羽毛球隊等,只要是屬於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主抓的11個隊都吃了(興奮劑)。

楊偉東還透露,當時國家體委訓練局的一把手李富榮對外提出的是「科學訓練」,所有人都必須要吃。這個「科學訓練」實質就是「興奮劑訓練」。楊偉東說:「所以說,科學訓練是他們的一個遮羞布,一個幌子。」

興奮劑的可怕危害

作為國家隊隊醫,薛蔭嫻對興奮劑的危害一清二楚。薛蔭嫻表示,興奮劑的傷害非常多,可引發腦癌、嚴重損害肝臟,還會引發肝癌,對心臟、血管也都有影響,對全身上上下下的組織,包括運動系統都有影響,比如肌肉拉傷、肌腱斷裂都是使用興奮劑的結果,最厲害的是骨頭酥鬆脆弱容易斷。更可怕的是,女性還可能出現變性。

薛蔭嫻表示,起初運動員也不知道這是興奮劑,當時李富榮把興奮劑叫「特殊營養藥」,不讓叫興奮劑。因為叫興奮劑大家有警惕心,因此叫「特殊營養藥」。

李富榮自己私下成立興奮劑小組,組長就是去法國學習回來的陳章豪。薛蔭嫻說:「在國家隊還有人看著,由隊醫看著給吃興奮劑,他要負責任的。到地方隊誰管啊!小孩一聽說是「大力補」來了,就伸出手要,倒是的確能出成績,就進了專業隊了。」

但薛蔭嫻看到了可怕的現象,她說:「女孩胳膊這麼大、聲音粗了,教練也不敢收她了。我看到有人就出現這個情況,後來破了省隊紀錄了,她就變性了。後來家也破了,現在腦神經有毛病。」

前中國國家隊隊醫薛蔭嫻因在國內抵制給運動員注射興奮劑遭受迫害,日前逃亡到德國。(大紀元)
前中國國家隊隊醫薛蔭嫻因在國內抵制給運動員注射興奮劑遭受迫害,日前逃亡到德國。(大紀元)

為國格為人格 薛蔭嫻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

年近80歲高齡的薛蔭嫻還清楚地記得,那是1988年7月13日,李富榮召集了11個國家專項隊的總教練、班主任、組長,召開會議。當時是1988年漢城奧運會的前夕,因此會議的內容主要就是談論興奮劑怎麼用、怎麼打。

薛蔭嫻當時是醫務組組長,本應參加這個會議,但薛蔭嫻說,他們特意「讓我手下一個大夫去參加這個會議,這個大夫給我傳達,在會上就布置了好多運動員要吃興奮劑,李寧就是其中一個」。

薛蔭嫻說:「上午開會,就在會上宣布,薛蔭嫻管體操隊,體操隊就變得『水潑不進,針扎不進』,沒法兒用興奮劑。」

下午在女隊的訓練場地總教練高健找到薛蔭嫻,說起要給李寧打興奮劑的事情。薛蔭嫻表示,她是一貫反對興奮劑的,那些人是「損人利己,自己摸著權力賺錢,興奮劑是利益集團想賺錢」。

薛蔭嫻當時就對高健說:「你給李寧打這個針,李寧可是名人,查出來,你,我,李寧的人格沒了,大中國的國格也沒了。第二個是對李寧身體的損害。因為他的女朋友也有病,她打這個以後肝也出現毛病。我當時沒同意,拒絕打這個(興奮劑)。」

薛蔭嫻就這樣最終被調離了體操隊,成了一名邊緣人。那年奧運會,李寧最終兵敗漢城。針對這段往事,李寧說,那個時代需要金牌不需要體育,體委需要冠軍,不需要運動員。

薛蔭嫻:「捍衛奧運精神」一直支持著我

薛蔭嫻說,她當時拒絕執行打興奮劑並沒想到自己會有什麼後果,當時只想到,人得能去體現奧運精神,「就是不打興奮劑,大家開一個友誼的運動會,而不是鬥爭的運動會。這個精神一直支持我,也就是要捍衛奧運精神。我就拒絕打」。

薛蔭嫻還說:「一個人反對興奮劑,而整個一片人都圍著權力轉,都願意用興奮劑。我是醫務監督組的大組長,就是11個隊的醫務監督人員都歸我管,他們要向我匯報情況。我得到這些情況後,心裡很難受。」

薛蔭嫻解釋說:「他們把運動的方向,運動醫學的方向給轉變了。給運動員吃興奮劑,那是違背運動醫學大夫的道德品質的。運動醫學大夫首先是防傷、防病,在呵護運動員身體的情況下發揮運動員的潛力。」

薛蔭嫻遭遇「滅頂之災」

薛蔭嫻萬萬沒想到的是,她的拒絕執行命令給自己和家人帶來了「滅頂之災」。她說:「李富榮給我個滅頂之災啊。首先是我丈夫被打致死,兩個兒子都失業,有了工作就硬讓他們失業。他們不講理,公開地要用興奮劑,我在圍攻中兩次得了腦中風,我在死亡線上掙扎過來了,活過來了,但是留下了很多毛病,一開始我都不會說話。」

被調離國家隊的薛蔭嫻,在隨後的日子一直遭受著政治暴力。楊偉東表示,2007年9月20日,他的父親剛剛動完手術不久,「國家體育總局打著看望我母親的旗號,到我們家裡來,威脅我母親,讓她少說對國家不利的言論。所以就發生爭執了,肢體衝撞,我媽讓他們出去,離開我們的家。」

楊偉東說,當時(中共)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副局長把他的父親推倒在地,後腦一下子就撞在地上,導致父親於12月2號去世。

薛蔭嫻一家人幾十年來失去了自由。警車就停在她家門口,每天24小時被監控。電子信箱、手機都被監視、竊聽。她還被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國家安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官方還派出大批人員到薛蔭嫻家去,要求她對興奮劑一事噤聲。

近兩年,薛蔭嫻多次病重就醫,每次剛到醫院,警察就到了,在這種壓力下,沒醫院敢接收她,唯有在外交協助下以出國治病的名義離開中國。楊偉東說:「他們兩年不給我媽看病,北京醫院、中國友好醫院只給我們做檢查,不給診療。醫院沒說原因,但我們到了醫院,警察就跟到了醫院了。」(待續)#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7-09-07 9: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