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大典(1)

作者:王力雄

監控。 (Getty Images)

  人氣: 19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鞋聯網

*1

元旦傍晚,紛紛撒撒的細小雪花在籠罩北京的重霾中飛舞。世界好似變成一團混沌。李博把女兒送去岳父母那過夜,回家第一件事是洗手。

這是妻子伊好立下的規矩,洗手前不許接觸任何東西。遵循醫護人員的六步法,每個手指、包括指甲縫都洗到,再用紫外線燈照射烘乾。從確定女兒對流感病毒有特殊敏感後,這規矩已實行數年,成了全家的本能。搞得李博若是沒洗手便會覺得手上戴著一層病毒手套,用北京話說——硌應。

元旦本是法定假日,今年不一樣,公務員全被要求上班。伊好是北京市疾控中心總防疫師,不但白天要去,晚上也得在單位值班。李博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信息中心的系統師,技術人員比有官職的鬆一些,單位同意他白天在家陪孩子,晚上值夜班。

剛滿四十歲的李博身高一米八一,是那種怎麼也不會胖的體型,如果姿態挺拔,衣著講究,應該能夠挺有範。但是長年坐著用鍵盤使他習慣含胸駝背,看上去比實際身高矮一截。離開老家二十多年,要不是伊好給他選的義大利眼鏡提點氣,總體還看得出鄉村出身的影子。

只上過初中的父親後來說過,給他取名「博」是錯把「搏鬥」的「搏」當成了「博」,取意窮人家的孩子得靠拚搏出頭。後來發現「博」也沒錯,甚至可以當成預言——李博從鄉村一路讀書到北京,讀出了奈米材料學和資訊工程學雙博士。

為了防止女兒感染病毒,伊好不讓家裡用拖鞋。拖鞋會藏污納垢,不如隨時可洗的襪子乾淨。這深合李博意,但沒說出他的贊同除了因為乾淨還有一個祕密。除了項目運行人員,李博相信知道這祕密的人不超過兩位數——近年出廠的國產鞋,包括拖鞋和正規渠道進口的外國鞋,都被加上了SID。因此每雙鞋,不,是每隻鞋,都可以被混在手機網絡中的射頻辨識和追蹤。

這個系統被稱作鞋聯網,照理說沒有多新鮮,不過是炒作了幾十年的物聯網用在鞋上。物聯網認為給物品加上射頻識別標籤,能在管理、計劃、資源配置等方面廣為應用,前途無限。但首先搞出的鞋聯網卻不是為了那些用途,而是當做國家安全機密。李博從項目初創就是技術骨幹,已經搞了好幾年,沒向伊好透露過一個字。

李博在其中負責SID。那是一種特殊的奈米材料,在鞋的任何部位形成閉環,就能自發形成可被遠程激活的射頻識別標籤,是鞋聯網的基礎。芸芸眾生不在意,李博心裡卻清楚,有SID的鞋相當於貼身告密者,隨時發送主人的信息,除了所在位置和逗留時間,還能看出移動線路,坐車還是走路,跟誰在一起⋯⋯即使人在家,只要穿拖鞋,怎麼活動,在哪個房間待多久,用多長時間在馬桶上憋大便,夫妻一塊睡還是分房睡⋯⋯鞋聯網都能掌握。鞋聯網自動地終日跟蹤每雙鞋的SID,實時記錄所有的數據存檔,需要時便可以調出進行追查,人等於處於全天候監控中。

以李博的技術權限,讓自己和家人的鞋不被鞋聯網追蹤很簡單,但那豈不是自找麻煩?自己監視他人也一定有他人監視自己,私下做手腳會被認為有不可告人的祕密,惹出更多麻煩。他因此什麼都不做,就像跟自己沒關係。至少伊好不讓在家裡穿拖鞋,鞋聯網只能看到脫下的鞋在門口,家裡的活動是空白。

不到四點, 更濃重,窗外光線已似入夜。調試鞋聯網期間他常上夜班,鞋聯網算法按以往記錄會推斷他在家睡覺。李博遵照女兒叮囑撒了魚食。女兒一直希望有隻大狗,再不濟也有隻小貓,但是她對病毒的脆弱,令伊好堅決不允許。為了安慰女兒,給她養了這缸金魚。玻璃牆似的魚缸橫在客廳與起居室間,水底燈照亮,空氣循環泵日夜不停地送出上行水泡。

十數隻金魚養了幾年,都像是上了歲數,總是不慌不忙,只有撒進魚食時稍顯活力。

李博有時私下猜想,是不是伊好以往在實驗室遭到過病毒入侵,雖然她自己沒事,卻影響了女兒的基因?女兒從出生就受病毒困擾,特別容易感冒發熱,打了多種疫苗,做了形形色色治療,長期用藥使藥效衰減,每次再被病毒感染就更難治好。

現在,別的孩子無大礙的普通感冒對女兒都可能有致命威脅。這成了全家噩夢,生活的很多內容都圍繞著防範女兒傳染流感。連岳丈二老也時刻向伊好瞭解流感趨勢,快成了業餘專家。流感年年都有,這次來得早。廣東一入冬就出現流感蔓延的苗頭。多數人對此不知道也不在意,伊好卻非常清楚。她的工作就是觀測病毒傳播演變,預測疫情,向決策部門預警及制定防控方案。岳丈二老退休前是中國駐捷克使館的工作人員,捷克經濟困難時,在布拉格郊區便宜地買了一棟鄉間別墅,每年春天去住幾月。

今年他們決定過了中國新年就帶外孫女去布拉格,一是身邊需要有個開心果,更主要的是讓外孫女躲流感。

藉著魚缸的斑駁光亮,李博從壁櫃底部摸出麻繩纏繞的布包。是雙老布鞋,上大學離家前姥姥給做的。厚厚鞋底被手搓麻線納得密密。每個線腳都使勁勒到深處,不會與地面直接相磨。當時他已經知道不會再穿這種鞋,要不是念著姥姥的心意早扔了。二十多年跟著他搬來搬去,一直當累贅,直到有了鞋聯網,發現還有用。

他總共沒用過幾次,僅為平衡不喜歡被窺探的心理不值得磨損姥姥的鞋。姥姥去世後這鞋成了絕版。從鄉村學生娃變成城市中年男,布鞋仍然合腳。把手機設成自動應答,不管是伊好還是單位的人,聽到「正在睡覺,請留言」都會認為他在為夜班補眠。把留了言的手機放在家裡,就成了他的掩護。

從衣櫃深處挑件平日不太穿的中式襖,戴上口罩——霧霾讓口罩成為文明人的標配,再戴一頂老式護耳帽,圍上圍巾。避開電梯監控步行下樓。平時仔細觀察小區的攝像頭,已經琢磨出一條盲區線路。數以萬計的攝像頭在北京組成被稱為「天眼」的網絡,包括每輛計程車、公交車上都有。好在冬天人可以包成這樣,拍下也不會被認出。

街對面樓頂的大屏幕正在播放主席元旦零點慰問街頭警隊的新聞。這一年是中共建黨的大慶年,七月一日將在北京舉行規模空前的慶典,半年後將在北京舉辦世界博覽會,被官方媒體稱做「雙大典」。因此今年被當局定為「大典年」,元旦是全國動員的起步日。從政治局常委到國家級高官,再到全國各級黨書記和政府首長傾巢出動,電視新聞全被他們的表演占滿。主席是中國共產黨的主席,也是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黨政軍最高領袖一肩挑,因此舉國皆以主席稱呼之。

李博只對畫面中顯現形狀的奈米罩有興趣。那個半徑五米的罩隨著主席移動,平時完全看不到,透明且無阻隔。但是在重度霧霾中因為把霧霾隔離在罩外,全景鏡頭中就能看到一個內部清澈的半球罩著主席。一般觀眾可能不注意,李博這樣的專家卻能看得出。媒體讚揚主席不戴口罩與百姓同樣吸霾,其實奈米罩的隔霾效果遠超口罩。

路過星巴克,李博更改了手機的MAC地址,連上裡面的Wi-Fi。星巴克的Wi-Fi信號不錯,撥出去的網絡電話相當清晰。

「我就到。」

「快點吧!綠妹等急了,哈哈哈⋯⋯」◇(未完,待續)

——節錄自《大典》/大塊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王力雄

一九五三年生,籍貫山東,漢族。 他曾以「保密」為名,出版了震驚海內外的長篇小說《黃禍》,引起全球媒體的追蹤報導。該書曾入選《亞洲週刊》「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影響力深遠。 這位曾被國際媒體譽為「中國最敢言的作家」的其他著作還包括《天葬:西藏的命運》等。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大典】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北極光號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陽光,玻璃上沒有一點指紋或海水,閃閃發光的白油漆非常新,彷彿當天早上才完工。
  • 《彼得潘》(愛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樣不太在意外表;此時他正欣喜若狂地跳來跳去,完全無視於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這麼開心,全都要歸功於溫蒂才對。他還以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 她的羊角辮在肩膀上像兩條泥鰍,活奔亂跳。喜饒多吉說,根秋青措誕生在戈麥高地,兩歲時到德格縣城來治病,住在喜饒多吉家,病癒之後,她拒絕再回戈麥高地,於是,喜饒多吉一家就收養了她。現在,她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草原的痕跡。
  • 狩獵術語中有個頗具啟發性的詞彙,可以形容這類印痕——嗅跡(foil)。生物的嗅跡就是足跡。但我們很容易便忘卻自己本是足跡創造者,只因如今我們多數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這些都是不易壓印留痕的物質。
  • 畢竟超過了半個世紀,當然不一樣啊!道路和運河都整備得很完善,街道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簡直可說是煥然一新。這裡的很多房子曾經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經過之後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 我在和愛德華見面之前,就聽說了他在太太臨終前所作的承諾。
  • 參加相親派對簡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向來避不參加,但占卜上寫著「努力脫胎換骨」,而且我也對玻璃工藝頗有興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繼續過目前這種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過後,在駛往聖布里厄的列車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種無動於衷的眼神凝視著春日午後淡淡陽光下掠過的景色。這段從巴黎到英倫海峽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滿了醜陋的村落和屋舍。這片土地上的牧園及耕地幾世紀以來已被開墾殆盡──連最後的咫尺畦地都未漏過,現在正從他的眼前一一湧現
  • 白晝,那遭人遺棄的美麗國度閃耀著,到了黑夜,換成航向故國的恐怖回歸在發光。白晝在她面前呈現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則是她逃離的地獄。
  • 因而三十五年來,我同自己、同周圍的世界相處和諧,因為我讀書的時候,實際上不是讀,而是把美麗的詞句含在嘴裡,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詞句像酒精一樣溶解在我的身體裡,不僅滲透我的大腦和心靈,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騰,衝擊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