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遼寧本溪監獄「攻堅」轉化的罪惡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人氣: 14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12日訊】近期,在遼寧省公、檢、法、司機構對全省各監獄下達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專項行動」指令後,本溪監獄成為執行這一指令的急先鋒;被非法關押在那裡的法輪功學員遭受慘烈迫害。

明慧網報導,遼寧省「610」(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政法委、維穩辦、司法廳和省監管局,利用各市的維穩辦、司法局來向全省的各監獄下令,搞所謂「專項行動」,即利用各種方式,包括酷刑折磨,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迫使他們放棄信仰。

近幾年來,本溪監獄搞年終「攻堅戰」,暴力轉化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其背後的原因是上面的「專項行動」: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監獄2萬元,不轉化,一個罰1萬元,年底要跟監獄「算帳」。

所謂的「專項行動」,是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跟司法人員的利益捆綁在一起,刺激監獄年年搞年終暴力轉化。

被本溪監獄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酷刑,是監獄外面的人無法想像的,就是連同監獄的不相關的科室、監區的警察等一般都不知道內情。

本溪監獄大門。(明慧網)

吳樹鳴被扒光衣服遭毒打兩天兩夜

2015年6月10日,瀋陽市大東區法輪功學員吳樹鳴被綁架,後被誣判三年,被劫持到本溪監獄受迫害。

2015年10月底到12月間,本溪監獄搞強制「轉化」。10月末,獄警指使八名犯人把吳樹鳴弄到洗澡堂(洗澡堂內無監控)。兩人一班輪流折磨他,連續七天不讓他睡覺;然後又把他弄到無監控的小屋,獄警指使犯人馬躍祥等扒光他的衣服,謾罵、毒打,迫使他放棄信仰;兩天兩夜後,吳樹鳴從小屋被抬出來。

孟憲光遭酷刑折磨37小時

2014年3月26日,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孟憲光被綁架,後被和平區法院誣判三年半。2015年2月15日,孟憲光被劫持到本溪監獄迫害。

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孟憲光。(明慧網)

2015年4月,遼寧省監管局搞「認罪服法」行動(遼寧省政法委統一部署),要求所有在押人員,不管是有罪的還是被冤判的,不管是上訴的還是申訴的,一律被強制要求寫認罪服法書。孟憲光認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罪,堅決不寫。

在獄警指使下,孟憲光被犯人楊忠華叫到一個沒人住的監舍裡。把他踹倒後,該犯人用拳擊和腳踹打他的頭部、胸部、大腿,持續20多分鐘。孟憲光被打得一瘸一拐地很吃力地扶著牆走回監舍。

2015年10月18日,本溪監獄為「轉化」孟憲光,獄警隊長陳耿指使犯人史德君、姜天術、郭永程等,把他弄到一間屋裡,用塑料袋套頭,用襪子堵住嘴,把他的胳膊、腿都用透明膠帶纏在椅子上。獄警劉明浩撕開他的衣服,往其頭上澆涼水並毒打他,邊打邊說:「你不是煉嗎,讓你煉!」

六監區一分隊隊長劉斯桐拿起一根電棍電擊他,直到電棍沒電為止。劉斯桐還搧他嘴巴子、擊打他的頭部、前胸等部位。

打完之後,孟憲光的衣服和鞋子被扒掉,他被綁在窗戶旁的凳子上,敞開窗戶。兩個犯人輪換看管他,不讓閉眼睛、睡覺。

當晚7時左右,孟憲光被幾個犯人弄到另一間屋裡。陳耿指使兩個犯人抻住孟憲光的兩臂;陳耿掄起一根用透明膠帶纏好的粗約4厘米的PPR塑料管(建築用的水管)擊打孟憲光的後背,一口氣打了20多下。接著,劉斯桐也掄起這根塑料管子,擊打了半個多小時,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之後,孟憲光被如前所述綁著吹風,不讓睡覺。

第二天早上8點,陳耿又指使犯人石健把裸露的電線頭觸到孟憲光的身上,把電棍接到電線另一端裸露的電線頭上,通過電線傳導電擊孟憲光。

石健還把裸露的電線頭觸到孟憲光的陰部,邊電邊說:「讓你斷子絕孫。」孟憲光被電得渾身劇烈抽搐,石健等人在一旁卻哈哈大笑,以此取樂。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下午2點多,又進來三個獄警隊長:郎鵬程、劉明浩、張芝玉。他們拿著兩本書,用膠帶把書纏在孟憲光兩條大腿上,其中兩人各拿一米多長的塑料管子,同時隔著書往孟憲光腿上擊打(這樣擊打造成內傷外表又看不出來)。

孟憲光被他們輪番打了兩個多小時;三人再用塑料管子直接擊打他的大、小腿,然後再用手搓,使腿上的肉和骨頭分離。孟憲光被折磨得呼吸困難、精神恍惚。

胡國艦入獄22天被迫害成植物人

2016年5月4日,被撫順市東洲區法院誣判4年的胡國艦被劫持到本溪監獄八監區,他帶有一份「腦血栓後遺症」的書面證明。當時胡國艦的身體狀況很差,右側半邊身子不好使,走路困難,言語不清。

2016年5月26日,犯人王心剛、袁得佳、于長龍等人把胡國艦弄到洗漱間,扒光衣服,往他的頭上持續澆冷水,胡國艦冷得渾身發抖。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潑冷水。(明慧網)

當天晚上7點多鐘,胡國艦跌倒在地人事不省。他被送到本溪市中心醫院搶救。頭部CT的檢查顯示,顱內有大量腦出血。

胡國艦被送入本溪中心醫院時的照片。(明慧網)

27日早上7:05,監獄聯繫家屬,說胡國艦出現昏迷,讓家屬快速趕往本溪市中心醫院。上午10點多,家屬趕到醫院,胡國艦已經命懸一線。醫院做開顱手術,清除血腫;入獄僅22天即被迫害成植物人。

路遠峰慘遭電擊 冤獄期滿回家21天離世

2014年11月19日,遼寧省瀋陽市于洪區法輪功學員路遠峰被大東分局東山派出所警察綁架;2015年6月6日,路遠峰被大東區法院枉判三年,後被劫持到本溪監獄迫害。

路遠峰生前的照片。(明慧網)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點,二監區獄警大隊長賈長海(此人離婚、吸毒、連賭帶嫖)指使在押犯人王克斌,把正在車間裡做奴工的路遠峰叫到二監區車間管教辦公室(是一個倉庫,沒有監控)。

賈長海問路遠峰:「還信仰法輪功嗎?」路遠峰說:「信!」賈長海隨後就夥同警察牛建,把他用手銬背銬起來,按倒在地,並指使犯人朴平、趙義忠、陳延慶等把他摁住,牛建踩著他的頭,賈長海和分隊長鄒博文兩人對他邊罵邊踹。

之後,賈長海用高壓電棍電擊路遠峰的後背、前胸、頭部、手等。大約電擊十多分鐘後,電棍沒電了,賈長海又換了一根電棍繼續電擊。強烈的電擊使路遠峰的心臟持續劇烈疼痛,他滿地翻滾,二、三監區車間(兩個監區及倉庫僅用隔板隔開)全體在押人員都聽到了他的慘叫聲。

電擊持續了40多分鐘,先後用了三根電棍。路遠峰的前胸、後背、頭、頸、手、腳腕等處大片皮膚被電破。路遠峰痛苦得生不如死。

路遠峰回到監舍後,賈長海又指使犯人趙義忠、陳延慶等用膠帶把他綁在凳子上,然後打開窗戶。路遠峰被寒風吹得渾身發抖。

第二天,在車間裡路遠峰又被用膠帶捆綁在椅子上,持續面壁(臉對著牆)三天,後被送到集訓室「小號」。

當時路遠峰的血壓(收縮壓)高達240毫米汞柱(正常收縮壓應低於140毫米汞柱),集訓室「小號」拒絕接受他。他被送到監獄內醫院,醫院建議讓他住院治療,賈長海堅決反對。

住院十多天後,路遠峰身體還沒恢復,賈長海帶人強行將他帶回監區幹活,路遠峰開始絕食抗議。

當晚,教導員左立偉值班,他把路遠峰叫到辦公室,問他為何不吃飯,並說:「你不吃飯,我不打你,也不電你。」他讓犯人從第一個寢室開始,讓每個屋子裡的在押人員輪流罵法輪功創始人,以此脅迫路遠峰放棄絕食。此後監區對路遠峰一直「包夾」(派人控制、轉化他),也一直不讓路遠峰家屬探視。

由於殘酷的摧殘,路遠峰身體每況愈下;2017年11月19日,冤獄期滿的陸遠峰已被摧殘的身體消瘦、目光呆滯、口齒不清、身體癱瘓、股骨頭斷裂、錯位。2017年12月9日,回家後僅21天就含冤離世,時年63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1-13 8: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