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教科書避談文革的背後

人氣 629

【大紀元2018年01月16日訊】(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談到歷史,大家都非常熟悉這樣一句話,歷史就像一個任人隨意打扮的小姑娘,言外之意呢,我們書本上看到的歷史未必是真實的歷史原貌。剛剛發生的中共教育部修改教科書刪除文革十年的事件,可以說是打扮歷史的典型作法了。一段長達十年,範圍遍及全國的運動,能不能如此輕易的從人們的記憶中抹去呢?中共如此明目張膽的原因是什麼呢?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這個話題。

橫河先生,教育部修改文革十年的內容這件事情,最先是通過微信公眾號的文章發出來的,雖然文章很快就被和諧了,但是在和諧之前已經被海外的媒體注意到,而且引發了,就是報導出來以後引發了大家的關注。教育部的官網隨後就發表聲明,說這部分內容其實沒有被刪改,只是在這之後會有一整章的單獨篇幅單獨來講,並不是篡改歷史。但是我們確實看到這個新版和舊版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您認為這是不是篡改歷史呢?

橫河:我們先看一下在網上傳的是哪些內容,然後看一下教育部的反應,看它是不是在篡改。這個事情最早的時候是一個微信公眾號叫「講史堂」,在1月10日的時候披露出來,說是這個人教版,因為中國大陸教科書有好幾個版本,人教版是教育部的版本,它有一個就是歷史教科書8年級上冊電子版顯示在中國當代史,所謂「當代史」就是中共建政以後的歷史叫當代史,它把這個舊版的《文化大革命十年》的一課刪除了,刪除以後就把文革的內容和舊版當中的另外一課,叫《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探索》,合併起來,並起來以後統稱叫做《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

另外在具體描述方面也有修改,舊版說這個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動機除了修正主義什麼樣,說是「錯誤的認為」;而新版的教科書把它改成「認為」,就把「錯誤」這個字給去掉了。另外這個標題原來有一個小標題叫「動亂和災難」,這個小標題也被刪掉了。然後它在敘述文革影響的時候呢,新版教材又加了一個新的說法,說什麼呢?說「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也就是說給文革就加了一個解釋,或者是一個開脫的理由吧。

另外一個就是新版的歷史教材呢,它不是教育部單獨編的,它是會同中宣部編的。而且從這個教科書這個版本開始呢,它將成為全國的唯一版本,以前是一個統一的教育部的教學大綱,然後各地都可以出自己的版本,所以有很多不同版本,但是這個版本將成為全國統一教材,就沒有地方版本了。

出版方教育部就發了一個聲明,但是這個聲明顯然沒有能夠消除疑惑,因為它這個聲明裡面講的是這個,下冊有專題講文化大革命,但是網上我們看到的這個新的版本確實把原來的文化大革命去掉了,而這個新版和舊版它都是按照時間順序來的,時間順序來的話,這裡已經講述了把文革放到一個新的章節裡面--《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了,按說起來的話,後面就很少有機會再去單獨講了。

不管怎麼說的話,它既然用了「艱辛探索」這個詞,實際上我認為隱含的意思就是指的是文革的十年浩劫,只是說呢就改變了。所以說作為原來的單獨一課去教,原來那個位置是對的,單獨去教,而相關內容現在說是把它並到這個《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裡面來的話,我覺得這個說法是成立的,而且光從題目上看,就對文革十年明顯的是做了一個淡化,不僅僅是淡化,而且是部分肯定了這種處理。

當然,換過來說,如果說文革這種十年浩劫,中國民眾和中共自己的決議都已經把它說成是像類似於「十年浩劫」這種說法,如果改成「艱辛探索」的話,顯然它就不需要反思和否定了嘛,所以我覺得這是洗腦的一個重要措施,洗腦就這樣完成的。

主持人:那您剛才講到他們的說法是說「艱辛探索」,那麼我們看起來呢中共它的統治其實就沒有順利的時候,就是它其實沒有成功的時候,像文革之前它還有很多事情,比如說我們知道的反右啊,然後三年的災害,它現在是叫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是人為的,那麼它為什麼要篡改文革的這部分歷史呢?

橫河:其實中共它統治的基礎就是謊言,所以我並不認為它是在單獨篡改有關文革的歷史,它篡改幾乎所有的歷史。它的篡改的方式我覺得有這麼幾種,第一種就是掩蓋和遺忘,你比如說中共犯下的罪行這部分,它都是非常淡化的,就是說不管在教科書、在宣傳這方面,它都是淡化或者是不講,如果別人去研究呢,它會去封殺,你像紅軍時期的內部清洗、中共的這個十次路線鬥爭,後來都不講了,早期是強調的,毛澤東時期他強調,後來都不講了。你比如說反右啊,包括文革,這個在中共統治裡面、宣傳裡面,基本上都是屬於想讓大家遺忘的,「六四」也是一個典型。

另外一種就是編造和誇大。你比如說這個關於中共所謂抗日行為,它就是拚命的誇大,為什麼呢?因為它沒抗日,就是凡是它沒有做的事情,它就拚命宣傳;它長期熱衷做的事情,它就掩蓋,因為熱衷做的都是罪行,而那些真正的好事它是沒做過的,所以它就會編造和誇大。還有什麼各種英雄,最近還搞了一個什麼「保護英烈法」,這種就是它沒有英雄,所以它要保護幾個它造出來的英雄。這是兩個手法。

還有一種就是包括在這兩個裡面的,就是同一個事件,或者是類似的事件,它會選擇性的封殺一個、宣傳另外一個。你比如說對於城市人口的這個大屠殺,有兩個類似的事件,一個是南京大屠殺、一個是長春圍城,長春圍城的死亡人數和我們所知道的南京大屠殺的死亡人數可能接近,差不多,但是中共就閉口不談長春圍城,圍城因為是共軍圍城而有意的餓死,就是想用饑餓的方式來拖垮長春守軍嘛,餓死了幾十萬長春的平民,這個它就不談了。但是它花很大的力氣去宣傳南京大屠殺,就是類似事件嘛,這都是屬於戰爭所造成的大量平民死亡事件,但是它就會宣傳一個、閉口不談另外一個。

所以說它不僅僅是篡改有關文革的歷史,它是篡改所有的歷史,所以我們在中國大陸學到的歷史課的歷史呢,其實絕大部分跟真正的歷史是不相干的。

主持人:但是您剛剛舉的很多例子呢,很多都是發生在一個小範圍,或者在一個特定人群身上的,但是這個文革這件事情它歷時十年之久,而且範圍是波及到全國,當年的親歷者全都健在,就幾乎吧,都還健在,那中共敢如此篡改文革歷史,您覺得它這一個基礎是什麼?

橫河:這裡就講到篡改,在這個特定案例上實際上是一種刻意掩蓋,我剛才講的誇大和掩蓋它都屬於篡改。首先我們就看一下,它篡改的是什麼東西?實際上它篡改的是中共自己的結論,還不是真實的歷史。中共曾經做過兩個關於歷史問題的決議,一個是在1945年的時候,就是快要進行內戰了,中共做過一個決議。

另外一個就是1981年的時候,十三屆六中全會,關於若干歷史問題做了一個決議。首先就是中共的關於歷史問題的決議究竟是不是真實的歷史?這個檔本身是歷史的一部分,但是檔反映的卻是一個篡改了的歷史,或者是一個錯誤的歷史結論。

我認為在中共的這個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當中,它的決議的錯誤,首先是對毛澤東的評價,就是毛澤東的評價它堅持「三七開」,其實當時在這個決議討論的時候就有相當多的反對,很多人認為不應該「三七開」,但是鄧小平堅持要「三七開」。

我們現在講它不僅僅對毛澤東的評價是錯誤的,它裡面很多錯誤內容,比如說一開始的時候,它有一個建政前的總結,所謂建政前的總結呢,其中我隨便舉一個例子,就是它否定中華民國的國軍抗戰,而堅持所謂中共是抗戰的中堅力量,那這個就是和事實不符合的。

談到文革前的時候,我就講中共這個決議,就是我們所說的篡改,很多人講的篡改的基礎是這個決議,這個決議本來就錯了。你比如說文革前講到建政的時候,它講的什麼呢?說是中共統一了國家,改變了舊中國四分五裂的狀態。你想想看,舊中國四分五裂指的是什麼?它很可能真正能夠想起來的話,人會想到好像真的是四分五裂,實際上能夠想的起來的無非就是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的軍閥割據;真正到了後來的話,其實北伐以後中國已經統一了。後來是日本侵略,日本侵略不叫四方五裂,那叫外敵入侵;然後內戰,內戰誰跟誰打?中共就是打仗的一方,所以本身它就有責任,這不存在是中共統一中國的問題,根本不存在這個問題,這個就是編造歷史。

另外呢,它對「土改」、「鎮反」、「三反五反」、「朝鮮戰爭」是全面肯定的,對中共所謂的「三大改造」是全盤肯定的。那我們就說了,如果「三大改造」是對的話,那麼改革開放就是錯的,因為兩者你只能取一。因為「三大改造」所改造的東西就是改革開放以後提倡的東西,它不能說兩個都是對的,就是「三大改造」如果是對的話,那麼改革開放就一定是錯的。

另外它還聲稱這個過渡時期的總路線完全正確,現在其實大家不管在中國學術界還是民間,基本上都已經肯定這個總路線是錯的;另外呢,它對「反右」是基本肯定的,只承認擴大化,對這個「反右」它用詞完全是反右期間的那些用語。它還堅持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的說法,還說這個是蘇聯撕毀合同,現在大家都知道這是謊言,這個描述我就不說了,這就是這個中共決議裡面的。

另外呢,把毛澤東發動文革的思想和動機跟毛澤東思想切割,這是這個決議當中最重要的錯誤,它就說繼續革命不是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不包括繼續革命。實際上繼續革命就是毛澤東思想,不僅是毛澤東思想,而且是毛澤東思想的精華,最重要的部分,它貫穿在中共統治的前27年,實際上是從49年建政到76年文革結束,完完全全是繼續革命的思想在指導整個中共的建政前27年,也是中共的革命對馬列邪教的最主要的貢獻。因為奪取政權已經被列寧的蘇聯給實踐掉了,你再實踐的話就不是貢獻了,你只不過跟著別人走,所以繼續革命還真的是對馬列邪教的貢獻。

它(指決議)還談到林彪、江青、康生等野心家別有用心的利用助長了毛澤東的錯誤。實際上毛的決策無論是對錯,這三個人或者說三個集團,都是貫徹毛澤東的思想,它不存在所謂別有用心利用助長的問題。江青在被審的時候她自己就說的很清楚,她自認為她是毛澤東的一條狗,這個描述其實非常準確的,江青不是一個獨立的集團,這是很明確的。所以對文革的基本否定和對毛澤東的「三七開」,因為「三七開」就基本肯定了嘛,這兩者就是矛盾的,其實也違背了毛澤東對自己的評價。

這個決議還試圖在理論上辯解,說是文革發生並不是源於馬列理論,這個辯解非常蒼白。事實上如果認真研究過馬列和毛澤東思想的話,你就明顯看到這裡有一條繼承和發展的路線,就是文革中的提法,就是毛澤東思想創造性的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是符合實際情況的。你看馬克思列寧主義它有一條線,是階級鬥爭摧毀舊制度、舊社會,建立共產主義,這是馬克思恩格斯提出來的;然後列寧就一國首先建設無產階級專政;然後毛澤東就提出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你這樣聽起來都很順當的嘛!要不然你描述了一大堆,別人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也就是說教育部的新的教材篡改文革歷史,它的基礎就是中共這個叫做《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這個體系,這是它的基礎,因為這個決議全面肯定了毛澤東思想,也就不可能徹底的清算文革。

你就可以比較一下,德國它為什麼不能夠為納粹辯解?就是它徹底否定了,是由它的徹底和全面的反思和清算,所以它不能為它辯解。正因為文革沒有徹底清算,毛澤東思想沒有徹底清算,所以才有了一個篡改歷史的基礎。

事實上我剛才說了,決議本身就充滿矛盾,當然現在沒有人願意再去看一遍了。我覺得歷史這個結論最終是由歷史做的,不是當事人做的,也不是哪個政黨可以做的,更不是在歷史當中犯了罪的人可以做這個歷史結論的。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說當時那個《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它就為後面這種篡改歷史鋪墊了基礎。那我們當時都記得,《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出來的前後,在80年代,關於如何正確評價文革十年都有一個非常激烈的討論,那麼為什麼現在才來淡化或者美化文革呢?當時的討論其實還是蠻深刻的,還有很多反思的內容。

橫河:對,當時因為是想讓大家有個機會,我覺得是設計的,有個機會去發洩一下,然後就把它拋到腦後去了。淡化和美化文革不是現在才開始的。中共做出這個決議,就是叫大家不要再討論了,讓大家忘記,所以當時有個非常冠冕堂皇的口號叫「向前看」。什麼叫「向前看」呢?就是不要再去糾纏歷史了。鄧小平特別講到,講錯誤「宜粗不宜細」,因為你如果細的話,一追究起來,那全都是中共的罪行,這個中共是承擔不起的。

文革研究一直是禁區,特別是中共無法控制的研究,國內研究是中共可以控制的,那麼無法控制的是什麼呢?主要是海外華人的研究。在美國的學者宋永毅,當時在中國大陸地攤上搜集文革小報,後來就被中共抓起來了,被控「盜竊國家機密」。這個特別有意思,外交部還專門宣稱過,說是他盜竊了「430公斤」國家機密。這個國家機密按公斤算的,「430公斤」,你說說看,就是文革小報嘛,這種例子就太多了。

比如說高華寫了一篇《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學術著作,是講建政前延安整風的,這個可以說是唯一的,而且是最深刻的,結果只能在香港出版。有人把它買了帶回國的時候,在海關還被當禁書查禁了。這個過程很有意思,開始的時候是一個海關的官員,他沒有任何歷史哲學知識的背景,就判定這本書是禁書,不能進口,而且還不在禁書名單上。後來這個帶書的人就告到北京,北京二中院判決說是沒收、禁止帶進來是對的,這個判決是對的。北京二院判了以後,他不服氣又告到北京高院,北京高院就否決了下級法院的判決,就說這本書不應該禁,應該可以帶回來。

為什麼會折騰來折騰去呢?很可能就是沒有更高層的介入,就是完全是從海關一直到中院、到高院,都是憑感覺走,或者有的人認為憑法律走。真正出了問題是什麼呢?北京高院判決以後,這個原告去拿書沒有拿到;後來這個高院的判決又被莫名其妙的撤銷了,這才是中共的政策起作用了,在前面真能打官司,說明大家都不知道有這個政策。

這說明什麼呢?就是淡化和美化文革是政治的需要,中共政治的需要,現在就更需要了,為什麼?第一,中共的整個政權的權力來源是毛澤東的革命和繼續革命,這個不能否定,因為它現在權力來源有了問題;統治的合法性來源也是來自毛澤東的革命和繼續革命。過去所謂改革開放30多年,它是用經濟發展來作為合法性的替代品的,現在經濟顯然走下行的路了。所以作為替代品的作用消失了以後,它就更需要回到毛澤東的權力的合法性來作為它統治合法性的基礎。

所以說不僅文革要淡化、遺忘,幾乎中共建政以後所有的政治運動,它都要去淡化,都要去遺忘。你比如說研究土改的譚松,被重慶師範大學開除。而在研究土改之前,他研究反右,曾經被當局逮捕關押了32天,罪名是什麼呢?「收集社會黑暗面」,就是調查當時右派的那些當事人,後來因為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關押,那次以後還被取保候審了一年。

出版多次的紀實小說《夾邊溝紀事》雖然被出版多年,也在2017年7月下架了,也就是說現在越來越需要去掩蓋歷史了。而艾曉明教授拍的這個《夾邊溝祭事》,電視片是完全被禁的,只能在香港首演,而且導演還受到了公安的騷擾。所以說它不是今天才開始的,只是說今天更需要了。

主持人:一談到教科書,大陸人肯定是會馬上想到最近幾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抗議,說日本人修改教科書事件,那現在中共自己也在修改教科書,以後還有什麼理由去抗議別人呢?

橫河:是,我看到有人很有意思的翻出《人民日報》2017年2月份一篇文章《用教科書歪曲歷史是醜陋的挑釁》:「日本在歷史教科書問題上製造的任何謊言,都是對公理正義的挑釁」。大家說如果不是說看到了日本的話,都以為《人民日報》叛亂了。實際情況是日本的教科書它是由民間出版社編寫的,政府不介入,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都是自由選擇各種版本。日本的教科書版本特別多。實際上也是避免政府用教育之名來操控國民思想,也就是說防止政府的國教,是這種意思。

而且日本的教科書它不是全國性的,選用的可能很少,就在選用的所謂篡改的很少,有人統計過,大概還不到2%,就是所謂篡改歷史教科書的部分,而且它的影響面也非常小。另外,所謂篡改也是限定於局部和某個特定時間,而且各種意見和觀點都可以自由發表的,在日本就有反對篡改教科書的意見。

而中國(教科書)是全面徹底的編造和篡改,你還不能提意見,所以這個是不能做比較的。這種比較就說明中共對於同樣的事件,永遠是採用雙重標準的,只要是有一方是它自己,它就採用雙重標準。

主持人:這次在媒體上其實並沒有公開的提出文革這個問題,只是單單的對教科書下手,一個是,您覺得它為什麼要這麼做?還有您前面講到說,中共篡改歷史也不是第一次了,您也舉了很多例子,但是我們同時也看到這些歷史事件的真相現在也逐漸在披露出來。那麼您覺得這次它對中共教科書下手,它這個篡改又能維持多久呢?

橫河:為什麼要下手的話,我覺得就是洗腦從孩子開始嘛。中共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這個我們反復講,它的特點就是從孩子開始洗腦。政教分離的國家,教育它就沒有對某一個政黨、某一個意識形態,包括宗教在內,吹捧和歌頌。政教分離的話,就是單獨某個政黨的意識形態或者某種宗教是不能夠進學校的。

政教合一是不一樣的,它就是把某種宗教或者意識形態貫穿在從孩子開始、從幼兒開始教育之中,這就是政教合一的特點。所以它的教材才會由教育部會同中宣部來編寫,你在全世界還能找出第二家教育部和宣傳部合作起來編教材的嗎?教育就是教育,跟宣傳有什麼關係?但在政教合一的政權下面,教育和宣傳就是一回事,所以它對孩子下手,這個一點都不奇怪。

至於說現在網路發達,它會持續多久?這個就很難說了。因為現在中共它把網路封鎖了,翻牆越來越難,據說是1月11日要阻斷所有的VPN,不知道有沒有實行?這已經過了。中國的網路將會成為真正的局域網,和全世界和自由資訊全部斷開來了。

主持人:就像北朝鮮一樣的嗎?

橫河:對。北朝鮮還沒有網路,絕大部分人用不到網路,這還不完全一樣。中共是號稱「互聯網大國」,人家中共還在中國開世界互聯網大會呢!另外一個,就中共它實際上不在乎別人是不是知道自己在撒謊,就像「指鹿為馬」一樣的,它在意的是你明明知道這是在撒謊,你也要接受,這是它所重視的。

我覺得能夠持續多久,其實取決於中國人,就是對於中共的謊言還能夠忍多久?這次反彈的確實主要是中國的民眾,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現象,只要大家都站起來對謊言說不的話,那中共的謊言就不能持續下去。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顏丹:到底是誰在「否認和歪曲歷史」?
顏丹:歪曲歷史的又何止網絡遊戲
清華大學增畢業政審 曝中共政權危機
程曉容:清華搞畢業政審 中共自欺欺人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新聞看點】胡編稱等著擦槍 中美衝突誰勝算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國「淨網」可癱瘓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