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阻截中共滲透 自由社會在行動

最近,美國德州奧斯汀分校拒絕了來自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資金。圖為奧斯汀分校主樓。(Guðsþegn/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8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16日訊】進入2018年,幾則國際新聞顯示:自由社會已經提高警覺、採取措施抵制中共的滲透。中共「銳實力」頻頻受挫,預示其今年的頹敗走勢。

德州大學分校拒絕中共資金

據《華盛頓郵報》1月14日報導,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拒絕了來自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資金。該基金會總部設在香港,由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創辦。董是中共政協副主席,而「政協」與統戰部共同主導中共在海外的統戰活動。

此次德州大學對紅色資金說「不」,是西方向中共的另一種形式的嗆聲。美國情報分析師Peter Mattis表示,「這是大學首次基於資金與中共統戰活動的關聯而予以拒絕。」他還稱讚說,校方審查及了解的過程,應該作為其它機構的模範。

奧斯汀分校的作法有何參照價值呢?首先,當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贊助計劃被提出後,奧斯汀分校的多名大學教授及學校官員即表示擔憂。於是,校長芬維斯(Gregory Fenves)展開了數週的調查,並與情報官員及專家會晤,判定接受CUSEF資金可能帶來的風險,如可能損害學術誠信,或使得中共可過度接觸並且影響學術成果。

此事還引起了德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的關注。克魯茲1月2日致信校長芬維斯,警告說,CUSEF及統戰部是中共「內部集權主義」的「外部門面」,一旦接受CUSEF資金,校園或過度受到外國干預。

芬維斯1月12日回復克魯茲說,在克魯茲警告前,校方已經拒絕了CUSEF的「計劃性贊助」。另外,在《華郵》去信詢問後,奧斯汀分校決定禁止所有CUSEF資金。芬維斯擔心,接受CUSEF捐款會有「潛在的利益衝突,或造成學術自由、思想交流上的限制」。

《華郵》作者Josh Rogin將此事形容為「新興校園戰爭中的一場重要戰役」。文章還披露,許多美國一流的學校、研究所、智庫等,都得到了CUSEF提供的資金,包括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學院、布魯金斯研究所等。

西方學者揭中共媒體造假

1月2日,加拿大和意大利的兩位宗教問題專家接受了新唐人電視台的訪問,二人分別介紹了去年在大陸參與反邪教會議的情況,揭穿了中共媒體的造假宣傳。

邁克爾‧科洛維爾德(Michael Kropveld)是加拿大邪教信息中心主任及創辦人。去年12月初,他參加了在武漢召開的「國際邪教問題研究學術論壇」。新華社在12月3號的報導中,捏造他的講話內容,利用他的名義詆毀法輪功。

科洛維爾德表示,自己根本沒有說過那樣的話。他說:「當你看到我的講稿的時候,就會非常明顯地看出,我絕對沒有說過任何像那篇文章中所引用的話。我的演講和我被(新華社)引用的內容一點兒都聯繫不上。」為了澄清,科洛維爾德在網上發布了他的會議發言稿。

馬西莫‧因特羅維涅(Massimo Introvigne)是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創辦人及主任,去年6月和9月,因特羅維涅參加了在河南鄭州和香港舉行的反邪教交流會。

因特羅維涅介紹說,當時,他們從中方那裡收到了一些文件,在仔細研究後,他們得出的結論和中共完全不同,因此拒絕簽署。他說:「在邪教這個問題上,我們只能說,我們不同意你們(的看法),我們當然拒絕簽署任何聲明或新聞發布。很明顯,這些聲明是事先準備好的。」

他還表示,中共當時的一篇文章稱,西方學者來的時候帶著錯誤的觀點,但這種錯誤的觀點之後被「糾正」了。他說:「根本就沒有那種事發生。」

而因特羅維涅披露,他們在中國訪問期間,只允許拜訪中共認可的教會信眾及官方地點,只聽到官方的說辭。而當局報導裡卻宣稱「(專家)同時看到了,在中國宗教信仰狀況良好,基層信徒的信仰自由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因特羅維涅認為,中共的做法「已經危害到宗教自由,也違背了中國在聯合國或其它國際組織層面上所承諾的國際公約義務」。

對於與事實不符的中共報導,因特羅維涅感到不安,「因為它看起來好像是在利用我們這次的訪問」。他認為,中共肯定有一個龐大的「假新聞系統」,用它來打擊法輪功及其它被定為「X教」、受迫害的團體。

兩位專家現身說法,維護真相的勇氣令人起敬,也給了中共沉重一擊。同時,這一事件還引人關注中共對於外國知識精英的收買、欺騙和利用。此種滲透,未必全都發生在中國境外,也可能在大陸本土上演,「舞台」便是掩人耳目的國際學術交流論壇,目地則與其它形式的滲透無異:推銷中共的意識形態、掩蓋真相、壓迫人權。

自由社會對抗中共滲透

以上兩條消息從不同角度顯示出:對於中共的大舉攻勢,許多國家的政要、學者及媒體人士,已經能夠識別、並且開始嚴加防範。

去年12月,澳洲政府宣布了新的反間諜和反外國干預法案,矛頭直指中共。新西蘭、加拿大、美國等國也都重新審視並調整本國對中共滲透的應對策略。多家西方主流媒體的相關報導披露了一些調查細節和官員的態度,向外界釋放出對抗中共的態度。中共多年來在政治、經濟、媒體、文化、學術等各個領域在海外的滲透被層層曝光。每一個國家在關注直接涉及自身的局部事件的同時,也在審視全局,在思考中共的「醉翁之意」。

2017年12月19日,川普發布首個《國家安全戰略》,明確指出中共的威脅:「中共和俄羅斯挑戰美國的力量、影響力和利益,試圖侵蝕美國的安全和繁榮。」在此戰略前提下,美國政府有所行動是順理成章,也是形勢所迫。

日前,美國《先驅論壇報》發表文章,引述一名高級政府官員的話說,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正在協調川普政府對中共「在傳統間諜行動之外、灰色領域的隱蔽影響力行動」的滲透進行研究。川普政府的官員列舉了中共滲透美國大學、智庫、製片廠和新聞機構。文章說:美國打擊的目標是中共脅迫性的、隱蔽的、旨在影響美國選舉、官員、政策、公司決策和輿論的活動。

在《華郵》的報導裡,Josh Rogin認為,奧斯汀的例子不僅預示了中共資金在高等教育的未來,而且也象徵自由社會拒絕中共所謂「銳實力」(sharp power)的廣泛行動。

自由社會的人民明白:若被紅色思潮主宰,世界必將陷入黑暗。由此可見,今年,中共的日子只會更加難過。推銷邪惡者,無論實力是軟、是硬、還是銳,都不可能成功。#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1-16 8: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