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債務高企外商撤資,中共還打得起仗?

人氣 4148

【大紀元2018年01月17日訊】1月16日,中共《人民日報》發文稱,以家庭債務/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方式計算,當前中國家庭部門的債務率已接近美國家庭部門的債務率水準,而且中國家庭部門的債務分佈明顯失衡,個別家庭的債務風險已經處於較為危險的水準。《人民日報》還表示,中國家庭債務率2017年第三季度為48.6%,比第二季度上升了1.3%。由於中國家庭債務率只是統計了家庭部門從金融機構獲取的信貸總額,而民間借貸不在統計之列,所以中國家庭債務率遠高於48.6%。

更令中共擔心的是若以房貸為主體的家庭債務失控,將直接影響中共的金融穩定,進而摧毀中共的執政基礎。鑒於此,2017年中共加大了對房地產的調控力度,房地產市場有所降溫,但新增貸款中流向房地產的比重仍然處於歷史高位,而且新增貸款還通過短期消費貸等方式隱蔽地流入房地產市場。房地產貸款餘額佔全部貸款餘額的比重還在繼續升高。可見中共對房地產的調控並沒有有效阻止新增信貸的流入,也沒有降低購房者的債務杠杆。

2018年伊始,中共對部分城市樓市調控政策進行了調整。蘭州取消了對偏遠區域的住房限購政策,放鬆部分城區限購條件。而南京、合肥等城市,以吸引優秀人才為名,對房地產市場實行定向放鬆,它們允許符合條件的「人才」先落戶再就業。可見,對於中共地方政府而言,靠賣地獲得穩定的收入遠比堅持對房地產的長期調控更迫切。對此,任志強對房地產有個很俗的描述,稱它就是一只「夜壺」。急了的時候拿出來用,什麼時候急了,就是中共缺錢的時候。

據國際清算銀行的資料,中國的債務佔GDP比率約為259%,到2022年,中國的整體債務將進一步上升到GDP的327%。中國的企業債務已超過131%,在10個主要發達國家和9個主要發展中國家中位列第一,遠高於80%的全球平均指標。面對債務高企的棘手問題,中共在2017年啟動了一系列應對措施,包括推行金融領域大規模去杠杆、整治銀行業保險業各種交叉杠杆、給僵屍企業「斷血」,對地方債務不再兜底,對房地產進行調控等等。中共看似花樣繁多的降債務措施,但在專業國際機構看來,這一切都是徒勞,中國的債務降不下來,還會繼續增長。德意志銀行2017年底發佈報告稱,中國爆發金融危機的風險是其它高危國家的2倍或3倍,報告稱中國引發金融危機的概率達13%,且評估沒有考慮戰爭因素。

現在中共提出了很多去杠杆降負債的辦法,但歸根結底它們採用的只是債務轉嫁手段,把中共及其國企的債務轉嫁到每個中國人身上。具體而言,通過房地產去庫存把房地產的債務轉嫁到中國人身上,通過供給側改革促使大宗商品漲價,進而把國企的負債轉嫁給中國人。中國財經作家孫驍驥也表示,中共「地方融資平台」和「企業債券」這兩張「信用卡」已經嚴重透支,如今必須啟用第三張「信用卡」來暫時償還前兩張卡的債務。這第三張卡的名字,就是「居民債務」。這恰好解釋了2017年前三季度中國家庭債務率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8%的原因。

隨著中共債務不斷攀升,有越來越多的外資企業正大規模撤離中國,而且很多國內資金也以投資「一帶一路」為名出逃至海外。從2014年以來,大批外資和台資企業正在悄悄撤離中國。據中共統計局資料,2016年外資在中國固定資產的投資額僅為1211.97億,對比2011年3,269.81億,減少了62.95%。2017年,甲骨文公司宣佈在北京裁員200人,麥當勞則出售了其在中國大陸與香港的經營權,希捷公司關閉了其在中國的工廠,裁員2,000人。若外商撤資的趨勢持續,將會有幾千萬人失業,很多人將因此而還不起房貸。

統計顯示,2016年中國直接利用外資額為1,138億美元,首次小於對外直接投資額1,617億美元,中國資金淨流出479億美元。這意味著中國的產業正在遷出,財富正在逃離。與外資撤離遙相呼應的是民間資本,2015年年底民間資本對固定資產的投資增速呈直線下跌,2016年4月,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跌至5.2%的歷史新低。為了應對這種現象,中共又通過舉債加大了固定資產投資,以此來確保中國經濟增速不明顯下滑。

面對債務高企、資金外流的嚴峻形勢,2018年初,又有地方政府承認自己的GDP長期造假。其中內蒙核減2016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900億元,佔全部工業增加值的40%。而天津濱海新區則將2017年預期的1萬億GDP直接擠掉1/3,調整為6,654億元。2017年12月8日,中共審計署發佈2017年第三季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貫徹落實跟蹤審計結果。審計發現,部分地區違規舉債。江西、陝西、甘肅、湖南、海南5個省的5個市縣通過出具承諾函等違規舉借政府性債務64.32億元。審計還發現,雲南、湖南、吉林、重慶4個省份的10個市縣(區)虛增財政收入15.49億元。

其實,造假一直是中共的專利,而GDP造假早已是中共公開的秘密。2014年7月,中共巡視組首次對遼寧進行巡視後便指出,遼寧經濟資料存在弄虛作假的現象;2016年5月,中共巡視組「回頭看」再次指出,「一個時期遼寧全省普遍存在經濟資料造假問題」。如果GDP的水份被壓縮,則中共地方債務率可能進一步攀升,償債壓力也隨之上升。在此背景下,中國是否會出現「債務如山倒」的問題,引發國際社會普遍擔憂。

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共頻頻在台灣問題、南海問題、中印問題和朝鮮問題表現強硬,擺出一副不怕打仗的樣子。進入2018年以來,中共在軍隊中也開展了一系列訓練活動,把「能打勝仗」提上日程,中共這一系列舉動讓外界覺得大有戰爭一觸即發的感覺。但債務高企,外商撤資,GDP四處造假、軍隊貪腐嚴重的中共,它們根本沒有打仗的資本。若中共強行發動戰爭轉移矛盾那無異於自殺,只是連累了廣大中國人。

當前中共「債務如山倒」的問題在中共體制內無解,遲早會出現,上億人的失業潮將不期而遇,打仗無疑會使它們提前集中到來。更要緊的是現在「流星炸北斗,大戰亂神州」的天象已出現,上天留給北京當局和中國人選擇未來的時間已非常緊迫,通過解體中共來恢複中華文明信神的傳統價值觀,來化解中共體制所引發的各種危機是北京當局和中國人自救的唯一辦法,否則戰爭的魔盒一打開或任何因素誘發中共「債務如山倒」,以後事態的發展就不是人所能控制的,所以中共根本打不起仗,一打仗就會迅速解體。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高盛:中共債務總額將超過GDP的四倍
IMF:中國日益增多的債務令人不安
謝天奇:習掀經濟危機黑幕 祭殺手鐧與江決戰
顏丹:中國需要操心美國的債務問題?
最熱視頻
那一場雪天圍爐
【羅廚尋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習為何壓香港 港國安法衝擊五層面
【直播回放】5.29疫情追蹤:推特再審查川普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死者家屬籲立碑追責 遭打壓
【一線採訪視頻版】吉林爆疫情 民生艱難 隔離自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