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10號艙房的女人(4)

The Woman In Cabin 10
作者:露絲‧魏爾

《10號艙房的女人》(遠流出版提供)

  人氣: 68
【字號】    
   標籤: tags: , ,

「他好年輕。跟我們同年就有貴族頭銜,不覺得有點怪嗎?」

「我記得他還是某某子爵呢!當然,他的財產主要來自他太太,她是林斯戴家族的繼承人,她們家是汽車製造大廠。妳知道我說的那一家吧?」

我點點頭。我對企業可能不太了解,她們家又以低調出名,但就連我也聽過林斯戴基金會。

「那是她嗎?」

我點頭指向背對我的淺金髮苗條女子,她正笑著回應其中一名男子的話。她身上的玫瑰色野蠶絲洋裝剪裁無比簡練,害我覺得我好像拿兒時扮家家酒的材料拼湊出我的禮服。

班霍華搖搖頭。

「不是,那是克蘿伊‧楊森。她以前是模特兒,現在嫁給那個金頭髮的傢伙,拉斯‧楊森,金融界大咖,瑞典大型投資集團的老闆。我猜鮑莫勛爵把他當作潛在投資人,才邀他來。鮑莫旁邊才是他太太,安‧鮑莫,有包頭巾的那位。」

喔……出乎意料的那位才是她。跟其他人相比,包著頭巾的女子看起來……嗯,她看起來病了。她穿著無腰身的灰色絲綢寬鬆開襟洋裝,顏色襯托她的眼睛色澤。但即使隔這麼遠,我都看得出來她的絲質頭巾包著光頭,肌膚也蠟黃蒼白。她散發的氛圍與其餘的人形成強烈對比,相較之下,其他人看起來都健康過頭了。

「她生病一陣子了。」

班霍華沒必要地補充:「乳癌,我聽說挺嚴重的。」

「她幾歲?」

「好像還不到三十,至少比他年輕。」

班霍華喝乾酒,轉身尋找服務生。我發現我的視線又回到她身上。單從網路上的照片,我想破頭也不會認出她。或許是因為慘灰的膚色或寬鬆的絲綢,她感覺老了很多,少了那一頭亮麗的金色秀髮,看起來完全像另一個人。

為什麼她在船上,不是在家休養?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她不能在船上?也許她來日不多,想盡情享受餘生。或者──我忽然想到──或者啊,她希望身穿灰色禮服的女士別再用憐憫的眼神盯著她,少管她的閒事。

我又撇開頭,四處尋找沒那麼脆弱的人來觀察。那群人當中只剩一位我不認識,一名較年長的高大男子,留著修剪整齊的灰白鬍子,肚子渾圓,只可能是經常大啖豐盛午餐的證明。

我對班霍華說:「長得像演員唐納‧蘇德蘭的那位是誰?」

他回過頭。

「誰?喔,那是歐文‧懷特,英國投資客。」

「天哪,班霍華,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你是精通上流社會的各種消息嗎?」

「呃,沒有。」

他看著我,臉露一絲不可置信。

「我打電話給媒體辦公室,要了貴賓名單,然後上網搜尋。這不是什麼高深的技巧啊。」

該死,該死。為什麼我沒這樣準備?每個稱職的記者都會準備好,而我連想都沒想到。

金屬敲打香檳酒杯的「叮叮叮!」聲響蓋過了班霍華打算說的話。鮑莫勛爵走到大廳中央,卡蜜拉放下手中的酒杯和茶匙,作勢要上前介紹他,但他揮揮手,她便露出隱去聲息的微笑,往後退去。

大廳陷入崇敬的沉默。鮑莫勛爵開始說話。

他開口道:「感謝各位賞光,與我們一同踏上北極光號的處女航。」

他的聲音溫暖,神祕地不帶上流階級口音。他的藍眼睛有種吸引人的魔力,讓人很難不看他。

「我是理查‧鮑莫,我和太太安歡迎各位搭乘北極光號。我們打造這艘船的目的,就是提供旅客出門在外的另一個家。」

「出門在外的另一個家?」

班霍華悄聲說:「他家也許有面海的陽臺和免費飲料,我家肯定沒有。」

「我們認為旅行的時候不必委屈。」鮑莫繼續說:「在北極光號上,一切都應該如各位所願。如有不周,請務必告知我和我的員工。」

他頓了一下,朝卡蜜拉微微眨眼,示意她可能需要站在第一線,面對任何客訴。

「在座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熱愛北歐。不管是熱情的人民、」他朝拉斯和安笑了一下:「美味的食物,」他朝一旁端過的時蘿和明蝦小菜點點頭:「還是這塊土地的傲世美景。但對我來說,最獨特的北歐地貌──說來可能矛盾──並不是土地,而是天空。這片天空也為許多人帶來北歐冬日旅行的珍寶:北極光。雖然大自然捉摸不定,但我非常希望本次航程期間,能與各位共享北極光的雄偉奇景。各位先生女士,現在請舉起酒杯,敬北極光號的處女航。」

「敬北極光號!」

我們聽話同聲朗誦,將香檳一飲而盡。

「來吧,小蘿。」

班霍華放下他的空酒杯。

「我們認分去社交吧!」

我心頭不甘願地刺痛,不想跟他一同接近那群人。但我可不打算待在後頭,放班霍華一個人開始建立人脈。

我們走過大廳時,我看到安‧鮑莫輕觸先生的手臂,在他耳邊悄聲說了幾句。他點點頭,她便撩起裙襬,兩人朝門口走去,理查‧鮑莫熱心扶著她的手臂。

我們在大廳中央交會,她露出甜美的微笑,點亮了骨感的病容,帶出一絲過往的美麗。我發現她完全沒有眉毛,加上突出的顴骨,賦予她的臉如骷髏般奇怪的樣貌。

她說:「希望你們不介意我先告退了。」

她的腔調聽不出一絲外國口音。

「我累了,可惜今晚沒辦法用晚餐了。不過我很期待明天再見到各位。」

「當然。」我尷尬地說,努力擠出笑容:「我──我也很期待。」

「我先送太太回艙房,」理查‧鮑莫說:「晚宴開始前就會回來。」

我目送他們慢步離開,然後對班霍華說:「她的英文真好,一般人根本聽不出來她是挪威人。」

「她小時候並沒有在挪威住很久,據我所知,她大多時間都在瑞士的寄宿學校。好啦,掩護我,小蘿,我要過去了。」

他大步走過大廳,順手撈起幾盤小點,帶著記者天生千錘百鍊的輕鬆態度,踏進那個小圈圈。

「各位先生女士,」服務生的聲音打斷對話:「麻煩前往楊笙餐廳,我們即將為各位送上晚餐。」◇(節錄完)

——節錄自《10號艙房的女人》/遠流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10號艙房的女人】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離開英國才一年左右,我幾乎快認不出眼前這位回望著我、雙頰消瘦的年輕女子。微鹹的海風帶走了雙頰的柔軟圓潤,我也曬黑了——至少比普遍英國人的膚色還深。
  • 不過,由於他的一位恩師退休住到聖布里厄來,便找了個機會前來探訪他。就這樣他便決定前來看看這位不曾相識死去的親人,而且甚至執意先看墳墓,如此一來才能感到輕鬆自在些,然後再去與那位摯友相聚
  • 母親不提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發生的事,提到伊蓮娜同母異父的弟弟(母親和她剛過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蓮娜還記得,有的她連名字都沒聽過。她幾次試著要把她在法國生活的話題插進去,可母親用話語砌成的壁壘毫無間隙,伊蓮娜想說的話根本鑽不進去。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荷妮猛然覺得全身發寒,她緊緊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齒開始格格作響。 喬裝成美軍的士兵還在前座交談,吉普車駛進一條林間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們還無法察覺到──還沒有。事情一定要有個了結。必須如此。就是現在。
  • 韋納八歲了,有天他在儲藏室後面的廢物堆尋寶,找到一大卷看起來像是線軸的東西。這件寶貝包括一個裹著電線的圓筒,圓筒夾在兩個木頭圓盤之間,上面冒出三條磨出鬚邊的電導線,其中一條的末端懸掛著一個小小的耳機。
  • 讓平住在我家,卻又不信任他,顯然一點道理都沒有。我這人脾氣很壞,孤僻獨居,疑神疑鬼,而這也是我能活這麼多年的原因。除了我之外,最後一個住在這屋簷下的是查洛,但那也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 搭檔:「對。我們都很清楚童年造成的心理缺陷會在成年後擴大,和兒時的缺陷程度成正比。這個女孩的問題算是比較嚴重的。一般來說,父親是女人一生中第一個值得信賴的異性,但是她沒有這種環境,對吧?」
  • 有一個尋常的動作,平常人可能不會注意到,牙醫的兩隻手通常都不是懸空的,尤其是握著危險工具的那隻手。我們都會尋求一個支撐點,最常用的是無名指,將手指輕抵在牙齒上或勾在嘴角,令工具不至於四處亂動。
  • 約斯維希親自把我帶進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柵欄,按了按草墊。然後,這位我們喜愛的管理員,又仔細檢查了鐵櫃和鏡子後面我經常藏東西的地方。接著,他默默但很生氣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滿是刀痕的凳子,還把水池仔細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勁敲了幾下窗台,看它有無問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