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學者向議會提報告 詳述中共滲透澳洲各界

澳洲兩所大學的學者在給聯邦議會聽證會的調查報告中表示,中共利用非政治組織的影響力組成了嚴密的操縱網。(Flickr)

人氣: 9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編譯報導)週三(31日),澳洲兩所大學的學者在給聯邦議會聽證會的調查報告中表示,中共利用非政治組織的影響力組成了嚴密的操縱網,在澳洲的學術界和政商界壓制批評中共的聲音,拉攏可利用的關係,用盡各種手段輸出中共影響力。

據《衛報》報導,查爾斯特大學(CSU)校長兼公共倫理學教授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和澳洲國立大學(ANU)的研究者喬斯科(Alex Joske),在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聽證會上,向正在調查外國影響力滲透澳洲的議員們提交了他們獲取的證據,並前所未有地詳細闡述了這些組織在澳洲活動的細節。

兩位學者在報告中說,這些受中共控制的組織在校園監控異見者,在政商界淪為中共的傳聲筒和擴張其影響力的工具。

漢密爾頓在報告中說,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s)是中共滲透和監控澳洲大學校園的核心組織,而且也是中共統戰部在澳洲活動的核心組成部分。其重要目的就是「監視全澳13萬中國留學生的思想和行為」,並限制學術自由。

報告的另一名作者喬斯科說,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留學生來到澳洲,該學生會吸納的人數也越來越多。其結果就是,中國學生即使來到澳洲也不敢自由表達自己的意願。

報告說:「學生會的任務就是確保中國留學生要支持中共的立場。學生會在澳洲國立大學舉行的一次活動中,曾告訴中國留學生要監視5種活動人士——西藏人、新疆人、台灣人、法輪功學員和民主人士。」

2016年,國立大學研究者喬斯科在堪培拉曾和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有過交鋒。他說:「這些組織完全被中共控制,這意味著這些留學生在他們自己的大使館面前無法公平地代表自己,他們在澳洲也無法代表廣大華人社區的利益。」

漢密爾頓說,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澳洲大學校園至少有37個分會正在活動,它們「基本覆蓋了澳洲所有的大學,包括澳洲的八大名校以及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

這些分會有的「很低調或試圖掩蓋他們受中共控制的事實」,有的就更直白些。例如,在紐卡斯爾大學(UON)的網站上,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就表明該組織受中共悉尼領事館的監管。

漢密爾頓表示,這些分會也被用來鼓動中國留學生去反對那些可能會讓北京感到尷尬的校園活動。

「許多發表反對中共立場言論的學生和講師被報告給中共當局,而作為中共在大學校園裡的耳目,學生會很可能就是幕後主使者。」報告說。

漢密爾頓列舉了發生在紐卡斯爾大學的地圖事件。一名講師從網上下載的過時地圖將台灣和香港劃分為獨立的國家,結果他講課的視頻被人傳到中國的數個網站和社交媒體上,引來許多所謂「愛國」網民的指責。最後該校請了中共領事館出面調停。

中共不僅在校園裡布置了耳目,澳洲和中國之間快速增長的貿易也讓支持中共的澳洲商業組織影響力「急劇膨脹」。

「許多澳洲商業的領軍人物現在已經成了中共的傳聲筒,他們被利用來向澳洲政府和公眾傳達中共的聲音,至少也是在(商界)出現北京不喜歡的聲音時,發出『關係受損』和小心報復的警告。」

報告列舉了一個前沿組織的發展,該組織的目的就是發展私人關係,並巧妙地傾斜澳洲商界的觀點。這其中包括澳洲外交部部分資助的商業性集團——澳中一帶一路倡議(ACBRI),報告說其和澳洲前貿易部長羅布(Andrew Robb)有關聯。

漢密爾頓還對澳洲政府的反外國干涉法抵禦中共影響力的實際效果表示質疑。

他認為,反外國干涉法是否能夠捕捉到中共在澳洲進行的重要滲透活動,包括統戰活動,還未可知。對於「影響力」這一概念進行測量是很難的,而中共滲透影響的手段則是很狡猾的。#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