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朝作詩能轉運?宋祁錯失狀元得賜婚

作者:柳笛

圖為唐寅《紅葉題詩仕女圖》。(公有領域)

  人氣: 8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宋朝是個風流儒雅、詩情畫意的時代,文人輩出,也留下了許多文壇佳話。有「紅杏尚書」之稱的宋祁,因為兩首詩詞,竟然決定了他傳奇的命運!

宋祁和哥哥宋庠並稱「大小宋」,既是北宋的朝廷大官,也是文采斐然的大文學家。當他們還是平民的時候,受到當地長官、也就是宋仁宗的老師夏竦的賞識。有一次,夏竦以「落花詩」為題,讓大小宋現場作詩。宋庠的詩中有一句是:「漢皋佩解臨江失,金谷樓危到地香。」宋祁也有一句:「將飛更作回風舞,已落猶成半面妝。」

今天的人們看了,可能會覺得:兄弟倆好像寫得都很棒,這要怎麼點評?只聽夏竦說:「哥哥詠落花,卻不直接寫花落的情形,可以看得出他品德高尚、性格穩重。將來一定是大宋的狀元,還能當上宰相。」話鋒一轉,又說:「弟弟小宋嘛,雖然比不上哥哥,但將來也能做個皇帝身邊的近臣!」

宋庠像,取自1917年修《安徽新安宋氏宗譜》。

正巧,這一年大小宋同時參加科舉。朝廷原本擬定宋祁是第一名,宋庠第三。但是當朝太后卻認為,長幼有序,不能讓弟弟排在哥哥的前面。大臣們奉命調整考生的排名,於是,宋祁成了第十名,宋庠卻排在第一,成了狀元郎。

其實從第一次排名來看,大小宋的才學也是不相上下的,但是古人更看重倫理道德,這才讓哥哥在名次上小小領先。後來,宋庠做了宰相,宋祁被封為尚書。夏竦的話為什麼這麼靈驗?大概源於人們常說的「文如其人」吧!

哥哥在朝廷中輔佐皇帝治理國家,弟弟宋祁做官之餘,則在詩詞道路上走得更遠,創作出許多廣為流傳的佳作。其中有一首詩,幫助他收穫了一段大好姻緣。

宋祁擔任「翰林學士」的時候,有一天恰巧碰到皇宮的車馬路過。其中一輛宮車中,一名宮女掀開了車簾往外看。她見到了宋祁,忽然驚喜地叫道:「小宋!」宋祁還沒得及和宮女答話,車子就走遠了。

但是,宮女美麗的倩影從此留在宋祁的心中。但是宮女遠在後宮深院,是皇帝的人,他一個臣子,別說和宮女相戀了,就是見一面都比登天還難啊。宋祁非常思念宮女,輾轉反側,於是寫下一首纏綿傷感的《鷓鴣天》,還在結尾處說:「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幾萬重。」

開明的宋仁宗,成全了宋祁和宮女的良緣。圖為班姬像,仿仇英《千秋絕艷圖》所作,作者佚名。(公有領域)

小宋出手,必屬精品。這首詞很快在京城傳唱開來,甚至傳到了宮廷中。宋仁宗一看,就讀懂了宋祁的心事。他把皇宮比作蓬山,表達了兩人被遠遠隔開的惆悵和遺憾。但是,居然有人偷偷打宮女的主意,這不是欺君之罪嗎,皇帝能不管嗎?

宋仁宗果然發問:「是哪輛車裡的哪個宮女,呼喚小宋啊?」宮女只好壯著膽子承認,因為之前在宴會上,曾見到宣召翰林學士,左右內臣都說他是小宋。想不到,那天她在車上見到他,所以忍不住叫出聲來。

接下來,宋仁宗舉辦了一場宴席,請宋祁參加,還若無其事地命人當場演唱那首《鷓鴣天》。宋祁一聽可不得了,難道說皇帝擺了一場鴻門宴,要問他罪嗎?他以為自己大禍臨頭,趕緊跪拜請罪。宋仁宗卻開玩笑說:「蓬山雖遠,但今天離你很近啊!」說罷,就把那位宮女賜給宋祁,成全他們的良緣。這真的是「君子有成人之美」啊!

宋祁雖然沒有得到狀元的功名,卻擁有了一段「奇遇」,足以讓後代文人羨慕不已。原來,不僅宋朝的文人風雅浪漫,宋朝的皇帝也非常開明仁慈呢!

附宋祁原詩:

《落花》
墜素翻紅各自傷,青樓煙雨忍相忘。
將飛更作回風舞,已落猶成半面妝。
滄海客歸珠有淚,章台人去骨遺香。
可能無意傳雙蝶,盡付芳心與蜜房。

《鷓鴣天》
畫轂雕鞍狹路逢,一聲腸斷繡簾中。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金作屋,玉為籠,車如流水馬游龍。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幾萬重。

參考資料:(《宋史》《詩話總龜》《花庵詞選》)@*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很多人都想過這麼一個問題,在古代的夏天,沒有空調,沒有冰箱,甚至沒有電風扇,那日子要怎麼過呀? 我查了很多資料,結果越查越敬佩古人的智慧,其實在那沒有空調的5000年裡,古人生活得很愜意。讓我們來看看古人都有哪些避暑妙招吧。
  • 這作品體現了瑤族舞蹈的特點:在湘水的兩岸,高大的樹下四周壟罩著清煙薄霧,未婚男女彼此一起進行春社祭祀,女孩們戴著漂亮的首飾穿著長裙,與男孩們高興著跳著舞,在這裡吃喝著長輩們提供的飲食,在活動中女孩們選定了自己的心上人,就讓神靈做主他們的婚姻,到了隔年的春天,夫妻再一同回家探望父母。
  • 北宋文學家宋祁有一次坐轎子上朝時,經過熱鬧的市中心,遠遠看見豪華的皇家嬪妃車隊,他趕緊閃到一旁。當皇家車隊擦身而過時,某輛車的美女正好撩開車簾向外張望,一眼就認出宋祁。
  • 周敦頤之《通書》有云「文所以載道也」。這大概是我們所能找到的「文以載道」的最為貼切的出處。不過,文以載道的思想卻是自古有之。確切地說從造字之初,中國人的文字就被賦予了「載道」的使命。於是每當世道大衰時,就會出現一些有志於以文濟世的人,強調文章的道德內涵與教化作用,以文風變世風,比如,宋朝的古文運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