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國的冰雪與天威

作者:張卉中

窗外開始飄起雪花,這是生平首見,興奮極了。(pixabay)

  人氣: 2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偶而回憶起在美國讀書時的往事,隨手記下數則,與朋友分享。

冰雪初體驗

來美首次期末考時,忽然瞥見窗外開始飄起雪花,這是生平首見,興奮極了,禁不住多瞧了好幾眼,心知來日方長,趕緊將思緒拉回答卷上。

第一次遇到地上結冰,可謂嚐盡苦頭,那是發生在另一次期末考結束後。下了公車往家走時,地上滑溜溜的,靴底不能止滑,寸步難行。在酷寒中,路上不見人車,孤伶伶一人滑來滑去,彷彿沒有止境,二十分鐘的路程,滑了兩個多鐘頭才到家。接連歷經考前挑燈夜戰、考試全力以赴、考後途中奮戰,可謂筋疲力竭,然而因極端亢奮,久久不能成眠。不過,再苦也只是一時,應感謝天賜良機,得以進一步體驗身心的極限。

天威難測

剛去辛西那堤大學,目睹遠處黑色的龍捲風從天上快速往下鑽,當時砸下大粒冰雹,在閃躲間走出校園等候公車,警察善意的要送我回去,我天真的說不用,還傻乎乎地問當地人,龍捲風每年都這時候來嗎?那人瞪大眼說,「要是每年來,我早就搬家了!」從電視上看到龍捲風掃下去,僅一街之隔福禍立判,天意若此,人沒有本事和天抗衡。天公庝憨人,還是老老實實的做個善良人,不要痴想人定勝天這碼子事了。

曾在高速公路不覺中鑽進一團濃霧,根本看不見路。幸好可以看到左邊車道一輛大卡車身側的小紅燈,就靠著與它保持平行,經過好一陣子才闖出迷霧。真是遇到貴人了,感恩之至。曾看過報導,有人開車鑽進霧團,鑽出時卻已身在國土不相連的異國,據說是穿越另外空間到達的,這個事老天還未替我安排哩。

芝城嚴冬

曾在芝加哥大學充電一年,聽說走在校園裡,不小心就會撞上一位諾貝爾獎得主。芝加哥濱臨密西根湖,冬天寒風凛冽,冰天雪地,遠比緯度較低的辛西那堤嚴峻太多了。從芝大走回家約一刻鐘,有一天去芝大途中,送孩子上學。因個子小,全身又包裹得只露出兩隻眼,被小學警衛誤以為是學生,問我怎麼不進校。

芝大附近治安很差,校園裡裝置了許多警報器,遇危險時啟動它,兩分鐘內警察就趕到。有時在電腦中心待到深夜,回家時走在校外,真是看到人也不是,沒看到人也不是,心驚膽跳。嚴冬中,戴著保暖的帽子聽不到外界動靜,不戴又會凍傷耳朶。就這樣挨過了一個嚴酷的冬天。

芝加哥氣候無常是一大特色,曾在週末早上出門,海灘上躺滿了穿著泳衣享受日光浴的人,下午卻瞬間變天,暴風雪大作,氣溫下降攝氏二十多度,地上結冰。孩子和我都招架不住,大病一場。才一年的時間,尚未適應就回到了暑熱的台灣。@*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大連人,轉眼間來到荷蘭2年多了,說是習慣,確實是已經很適應了這裏的生活,尤其對這裏人和事兒(DUTCH WAY)。
  • 俗話說,「民以食為天」。中國人講究吃,中國菜選料之廣、做工之精細以及口味之變化多樣,全世界難有匹敵。不過,也正因如此,在外留學的日子就更令人難熬。對於每個留學生來講,吃恐怕都是個大問題。
  • 《我的故事》(六)留學生涯
  • 雪花是大自然創造的藝術品,它們不但具有水晶般的質地,而且每片的圖案都是獨一無二的。而加拿大攝影師科馬雷卡(Don Komarechka)還拍到富有多種色彩的雪花,讓人更驚嘆於大自然的神奇造化。
  • 當炎熱乾燥的撒哈拉沙漠飄下潔白的雪花,那個橘黃色沙子的世界立刻變得色彩斑斕。各種強烈色彩的對比碰撞出一幅又一幅美景,真的讓人只看影片都心醉。
  • 這家人只是在一個尋常的日子開車出門,沒想到幾秒鐘後就看見天空有圓柱形的沙塵暴,就是龍捲風呀!距離太近了,只看見漫天塵土飛揚,地面的東西也都像遇到吸塵器一樣,真是太驚嚇了!
  • 這場龍捲風經過德克薩斯州羅利特(Rowlett)的時候,帶來了毀滅性的破壞。邁克爾•德爾加多一家的房子徹底被摧毀而倒塌,他的祖母和兄弟都是被從廢墟中挖出來的。邁克爾在趕回去之後,他不知道他那埋在廢墟下的心愛的小狗露茜是否還活著。
  • 多雲、陣雨,與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點。我全心沉醉於優勝美地的美景,設法畫下每棵樹、每座岩石的所有線條與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服刑過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謀生的途中見到「真善忍好」條幅,非常激動,不由想起那些被關押在同一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堅定信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卻遭到監獄殘酷迫害。通過和他們接觸,這位人士有機會了解了法輪功並從中受益。如今意外見到這個條幅,一下沖散了疫情帶給他的恐懼、煩惱。
  • 「這裡沒有痛苦,沒有沉悶空虛的時間,沒有對於過去的恐懼,也沒有對於未來的驚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滿神之美,沒有空間留給微不足道的個人希望或經歷。」——約翰·繆爾(自然作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