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奇緣

作者:張卉中

只要心靜,外力便難以擾亂。內心才是我們每個人最強大的武器。(Fotolia)

  人氣: 868
【字號】    
   標籤: tags: , ,

曾接到一位陌生女孩的電話,從河南打來。她叫小嬰,從事教育培訓,最近沮喪得放棄了工作。為了方便互動,我教她使用通訊軟體。小嬰有個四歲女兒,先生做生意常不在家,婆婆有時會過來住。我傳給她一些正能量訊息,並讓她知道世界發生的大事。

小嬰只能趁先生和婆婆不在,孩子上幼兒園,親友沒找她,沒在忙時,跟我互通訊息。當她得知外邊的世界是什麼樣,眼界越開闊時,看到了希望,找到可以努力的方向,心胸隨之舒暢起來。她也讓我知道當地很多外界並不清楚的情況。

有一回小嬰告知,孩子將暫時託給母親照顧,她要參加旅遊團來台灣,我們都很期待。她在晚上抵達旅館時,我趕過去,在一群旅客中,直覺地找到了小嬰。她跟領隊請假,依規定天亮前要回到旅館。一上車,小嬰緊挨著我,握著我的手不放,深情地叫我阿姨,彷彿我是她的至親。

跟我回到家,小嬰開始講她怎麼聯絡上我的。她從事企業的教育培訓多年,一直教導人要回歸傳統真誠、善良、謙讓的美德。可是幾年下來,發現人心越來越敗壞,烏煙瘴氣。有一次上課,學生來報到,她甚至看到的是一張鬼的臉。後來她再也教不下去了,因而辭職。

有一天,心灰意冷的小嬰前往另一城市,經過一個村莊,在路上一位高大的陌生男子來到她跟前,遞給她一張紙條,並說,妳跟這個人聯絡。看似天方夜譚,但在無望中恰似一道曙光,她毫不猶豫地打電話到台灣,正巧我也接聽了。她像聽到親人的聲音一般,熱切地叫我阿姨。

我們聊了許多,也一起朗讀聖者的箴言,她的聲音非常好聽,難怪曾經當過播音員。不可思議的是,她幾乎認得所有的正體字,可謂慧根綻露。我送她朋友簡美育的《繪畫筆記》,這位畫家曾在史博館開過數次個展,筆記中敍述她為堅持理想,數度在無望中劈荊斬棘開創生路的心路歷程,相信對小嬰有所啟發,能鼓舞她勇往直前。

光陰飛逝,很快就清晨四點多了,趕緊送她回旅館。小嬰回到家鄉後,我們斷斷續續的網聊。後來她又生下了一個寶寶,忙碌不堪,終至斷了訊。

幾年後,一個熟識的導遊打電話說,從大陸來的某某小姐要找妳,我說,可是我不認得她。導遊說,她真的很想見妳,她特地來台灣看那個非常有名的紐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明天一早就得離開台灣。因為時間很緊,導遊將小巴停在我家附近,我們在路邊見了面。

那位小姐說,「妳不認得我了,我變那麼多嗎?」我邊跟她寒喧,邊問她從哪來的?她說河南。天啊!原來是小嬰。我從未問過她的姓名,只知道她叫小嬰。

小嬰目前在學校教導孩童學習中國古代經典,她很喜歡這份工作。我趕緊回家拿一套獲國際間無數獎項的兒童動畫《小乾坤》給她,可以做為《弟子規》的教材,小嬰開心極了,我也備感欣慰。

沒想到相隔千里之遙,看似沒有任何關聯的兩個人,竟含藏著如此深厚的緣份。冥冥中的安排,那位看似神的使者,將我們兩人聯繫起來,讓我們見證如此不可思議的一段奇緣。@*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通過觀賞神韻展現的中華歷史和文化,回憶起與中國的緣分,這樣的體驗令Peter Gibbins先生和他的太太Pearl Gibbins女士開心和喜悅。
  • 中國人講姻緣前訂,百年修得同船渡。這句話在西方一樣適用。喬依絲(Joyce Kevorkian)和吉姆(Jim Bowman)這對高中時期的戀人,在分手64年後的同學會上重逢。緣分的紅線將他們再次牽引到一起,兩人再續前緣決定牽手紅毯,共度餘生。
  • 四川成都的葉先生和薛女士已結婚5年。近日,他們驚喜的發現,早在18年前兩人的緣分就已經開始。當時,兩人才都十多歲,葉先生去青島旅遊,薛女士則陪母親到青島散心。兩人同時在一廣場拍照,薛女士的照片上拍下了葉先生的身影。直到11年後的2011年,兩人相識相戀、結婚生子。
  • 多雲、陣雨,與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點。我全心沉醉於優勝美地的美景,設法畫下每棵樹、每座岩石的所有線條與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服刑過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謀生的途中見到「真善忍好」條幅,非常激動,不由想起那些被關押在同一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堅定信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卻遭到監獄殘酷迫害。通過和他們接觸,這位人士有機會了解了法輪功並從中受益。如今意外見到這個條幅,一下沖散了疫情帶給他的恐懼、煩惱。
  • 「這裡沒有痛苦,沒有沉悶空虛的時間,沒有對於過去的恐懼,也沒有對於未來的驚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滿神之美,沒有空間留給微不足道的個人希望或經歷。」——約翰·繆爾(自然作家)
  • 在時間與空間的縱軸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續起之生命,延延繁繁裡,即尊尋仰祀,於焉動念法輪。法輪常轉,勤化萬物,蓋育天地,澤沐四方,善之循環遂可不息。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牛車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過兩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減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雖然農田主人好心的將田埂做得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