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毒奶粉曝光十年 結石寶寶父親維權難

作者:程曉容

毒奶粉爆發前,郭利父女照片。(微信號「不萬能氣泡」)

人氣: 4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24日訊】在中國大陸,百姓維權何其艱難!甚至,那條路竟似不歸路。三位「結石寶寶」父親的故事,濃縮了太多的不公、畸形與黑暗。

郭利——「死磕」的北京人

因為毒奶粉事件,他從年薪百萬元的同聲傳譯員,變成了「敲詐勒索」犯。五年刑滿出獄時,他無業、無家、身體殘疾。北京人郭利的維權歷程,驚心動魄。

2008年9月,部分批次的「施恩」牌奶粉被認定含三聚氰胺。郭利的女兒曾食用過該品牌的奶粉,郭利便帶她到醫院檢查,結果顯示:小孩的雙腎中央集合系統內可見數個點狀強回聲。

2009年4月,郭利把女兒吃剩的奶粉送去檢測,發現其中部分奶粉的三聚氰胺含量高達132.9mg/kg,超過國家限量132倍。

2009年7月,施恩公司與郭利約定在杭州當面交付賠償金,而施恩已事先向警方報案、反訴郭利「敲詐」。雙方會面時,提前守候的潮安縣警方與杭州警方將郭利抓捕。後據媒體報導,一段公開錄音顯示,當年,一名男子對準備與郭利談判的人說,「一定要把他逮住,搞死他。」

2010年1月,潮安縣法院一審以敲詐勒索罪判處郭利有期徒刑5年。郭利不服提出上訴,2月4日,潮州市中級法院作出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獄中五年,郭利一直拒絕認罪,儘管這可以換來減刑。為此,他曾被囚禁在1.5平方米的黑囚室內,每天一餐是發霉的米飯和一杯水溝水。惡劣的生活條件導致他的神經系統受損。

2014年7月,郭利出獄後即開始向廣東各級司法機關申訴。2016年,該案獲得再審,2017年4月7日,廣東高院宣判郭利無罪。郭利對媒體表示,此時,他不感謝任何人,也不激動,內心只有悲憤和平靜。

郭利告訴記者,他不是為了錢,而是不願意恥辱地活著。他為了孩子,必須站出來。他說:「很多人覺得事不關己,或者有僥倖的心理,但當事情降臨到了他頭上,就會理解我在說什麼。」

高長宏——中國最倒楣的父親

「我們給孩子接種乙腦疫苗,就是為了預防乙型腦炎,結果一接種卻得上了乙型腦炎。太荒唐了!」

高長宏,山西呂梁市交口縣回龍鄉回龍村人,被稱為「中國最倒楣的父親」。2006年,他的長子、4歲的壯壯在注射了乙腦疫苗後患上病毒性腦炎,智力受損,留下明顯的後遺症。他的二兒子高智偉沒有接種疫苗,但是在一歲時因食用三鹿毒奶粉導致腎結石,至今還有尿不盡的問題。

根據陸媒的採訪報導,2008年9月,官方公布三鹿等奶粉含三聚氰胺後,高長宏立即回家、抱著小智偉趕到太原醫院,整整排了五天隊才做上檢查,發現兒子有腎結石,當時高長宏就哭了。

從2010年起,高長宏開始為兩個兒子維權。他和一批受害者家長去太原衛生局討公道,沒有得到任何答覆。他痛苦難捱,差點跳樓輕生。在接下來的兩年裡,他又幾次進京上訪。一次又一次,他把兩個孩子的資料遞交給衛生部,可是每一次都石沉大海。

高長宏說:「想要討到一個公道,太難了,太難了。」他曾對外媒表示,「讓這個真相儘快揭開吧,在這個裡面得到的賠償讓我給兩個兒子都看看病吧。」

2011年,高長宏夫婦又有了一個女兒,這一次他們不敢再接種疫苗,也不給孩子餵奶粉。高家至今沒有得到當局的一分錢賠償。

趙連海——「結石寶寶之家」發起人

他的推特個人信息寫著:「這片土地,苦難太多。」

趙連海是北京人,曾在電視台等媒體工作多年。2008年9月20日,趙連海的兒子因為食用有毒奶粉,被發現左腎有2毫米結石。趙連海於是通過民間網站「結石寶寶之家」調查、公布了2008年中國奶製品污染事件的相關信息,號召毒奶粉受害兒童的家長們起來維權訴訟。

2009年12月,趙連海被以「尋釁滋事罪」逮捕。2010年3月30日,北京市大興區法院對其祕密開庭審理,趙連海的妻子和幼子被禁止進入法庭。當天,趙連海被審時戴著腳鐐,而手銬則在律師的抗議下得以取下。國際特赦組織曾介入、試圖營救他。

2010年11月10日,趙連海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北京公安局大興分局在起訴意見書上指其「在互聯網上惡意炒作」,「煽動糾集」群眾,以喊口號和進行「非法聚會」方式嚴重擾亂社會秩序。

今年7月,有毒疫苗被曝光後,趙連海發現,他的兒子和女兒相繼接種過長春長生和武漢生物出產的問題疫苗。他說:「我怎能不憤怒?」

毒米、毒水、毒空氣、毒藥品,毒害處處。趙連海點明,悲劇的根源是體制。他說:「沒有新聞自由等方方面面監督的自由,選舉的自由,也沒有監督的權利、訴訟的權利,甚至被傷害了連說苦的權利都沒有,所以,這些悲劇會不斷地發生,災難也不會終止。」

結語

十年前有毒奶粉,十年後有毒疫苗。許多幼小的生命之花,無聲無息地凋零了;許多兒童尚未展開人生,即陷入無盡的病痛;還有數以百萬、千萬計的家庭生活在陰影中,不知潛伏的毒害將會在何時爆發。

近年來,重大的食品和藥品安全事故,在中國大陸接連發生,似永難禁絕。可悲與荒唐的是,對於這些涉及龐大人群的要案,當局總是企圖掩蓋真相,繼而淡化情節、敷衍了事。因此,受害者無法得到應有的補償和關慰;奸商、貪官卻逃脫了應有的審判和處罰;至於夥同犯罪、迫害維權人士的司法及公安部門,也同樣免於追責。多年後遲來的、偶發的重審、無罪宣判,更顯悲涼、荒誕。逝去的健康、年華、親情,要向何處尋?

三位中國父親的遭遇,勾勒出當局殘害民眾的相似模式:官商勾結、草菅人命、倒打一耙、黑白顛倒。中共這個世間最大的黑社會利益集團,只重權力和私利,完全漠視人民的健康、安全、幸福和一切權利。在它的統治下,災難性人禍頻發,自發維權者不僅有理無處講、有冤無處訴,反而遭到有預謀的構陷和報復,就連親人和律師也被株連。

69年來,多少善良的中國人,在恐怖與謊言的高牆內,承受煎熬、歷經煉獄。中共不除,災害難平。 #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10-24 4: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