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貓為鄰

作者:張卉中
  人氣: 3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住家庭院中有許多不請自來的訪客,最多的是白頭翁、緣繡眼,也有鴿子、麻雀,偶而出現松鼠,當然蝴蝶、蟬等種種昆蟲都來報到。還有較易跟人互動、身手矯捷翻牆而入的咪,有時來了好幾隻。

咪有時走在廚房外透明的遮雨棚上,我走出廚房抬頭一看,就和牠四目相對,貓咪也不在意,反正天高皇帝遠,人也搆不著牠。有了猫咪走動後,那些在天花板上開運動會,成群跑來跑去的老鼠就落荒而逃,不見蹤影了。貓咪也大大方方地進駐天花板那片通風的廣大空間,貓咪很愛乾淨,我並不以為意。

後來母貓產下了寶寶,牠們高高在上,只聽到聲音,看不見身影。漸漸地聽到貓寶寶出來活動的聲音,猜想是三隻。也曾發現貓媽媽把寶寶用嘴叨著,下到地上。終於寶寶長得夠大了,在一個陽光的晨間,跟著貓媽媽從屋簷上下來。在草坪上,貓媽媽尾巴故意甩來甩去讓三個寶寶戲耍,溫馨有趣。貓咪長大後就四處去發展了,母貓也走了。

也曾來了一隻聲音很特別的貓,叫得有點像人聲,我們叫牠阿貓。阿貓占有慾很強,任何一隻貓想進我們家都被牠凶猛地追咬逐出,幾乎每天都發生好幾起慘烈的戰鬥。每次阿貓外出回來時,必定以牠特有的叫聲告知,然後跟我們撒嬌,接受款待。平時整理得潔白亮麗的阿貓,有一回出去很長時間,回來時全身髒兮兮,有點落魄,但叫聲依舊,也無從得知發生了什麼事。阿貓漸漸老去,最後不知所蹤。牠的特別叫聲連來訪的親友都津津樂道,還真令人懷念。

鄰居教授夫婦出國探親時,我幫忙照顧他們的貓。那是隻很膽小的小貓咪,白底黑斑,一眼襯著白底,一眼襯著黑斑,很可愛。初見面時,牠防衛心很強,靠近不得。我每天為牠準備食物,用最低的姿態對待,說盡好話,經過好多天,牠才讓我靠近一點,每天繼續下功夫,終於摸到牠了,後來牠會主動過來互動。等到教授回來,牠已長成大貓了。但是在一次教授女兒騎單車載牠外出打預防針時,牠竟跳車跑走,再也沒回來。或許貓咪不像人那樣,一廂情願的接種疫苗吧。。

後來,我們家進來了兩隻棕黑色相間看似雙胞胎的貓咪,長大經激烈相爭後,勝者留了下來,很帥氣的一隻貓,很有靈性,也很討人喜歡。但是只要牠的胞兄弟一出現,就會被牠毫不留情地驅逐出境。已記不得這隻貓咪叫什麼名,姑且稱牠帥哥吧。帥哥和後來與我們結緣的小寶貝貓咪們之間的溫馨故事,有待來日分享。@*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邁克爾·欣克爾(Michael Shinkle)和他的兒子喜歡露營。有一天,兩人去露營點時,發現有一隻被遺棄了的母貓在那裡。父子給它餵了食,結果半夜貓又來訪,這回還帶著它的三隻小貓。現在貓媽媽和小貓們都舒適地生活在人類的家中。
  • 世界上有許多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彼此卻有著旁人難以參透的緊密連結。其實不只是人類,動物也是。韓國SBS電視台的《TV動物農場》節目中,曾經記錄了一對流浪貓母子的感人故事。
  • 一名女子下班回家時路經一個垃圾箱,裡面發出的聲音引起了她的注意。打開蓋子,她發現一隻奄奄一息的小貓崽,立即將牠抱回了家。而當她帶小貓去見獸醫時,意外獲知,這不是一隻普通貓咪。
  • 鳥兒們依自己的作息,安居於廣闊的天地。(Pixabay)
    一片山林中群鳥穿梭棲息,編織著訴說不完的故事。借助一本圖鑑,讓我窺見了天地間不可思議的造化,邂逅了一個接一個的驚豔與關懷大自然的朋友。
  • 我們看中了一間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圖為台灣金瓜石「黃金博物館」園區內的四連棟日式宿舍內部房間。(龔安妮/大紀元)
    我們看中了紹興南街一間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鬧中取靜,外圍的巷道襯著竹籬笆和濃密的樹蔭,令人心曠神怡。
  • 多雲、陣雨,與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點。我全心沉醉於優勝美地的美景,設法畫下每棵樹、每座岩石的所有線條與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服刑過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謀生的途中見到「真善忍好」條幅,非常激動,不由想起那些被關押在同一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堅定信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卻遭到監獄殘酷迫害。通過和他們接觸,這位人士有機會了解了法輪功並從中受益。如今意外見到這個條幅,一下沖散了疫情帶給他的恐懼、煩惱。
  • 「這裡沒有痛苦,沒有沉悶空虛的時間,沒有對於過去的恐懼,也沒有對於未來的驚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滿神之美,沒有空間留給微不足道的個人希望或經歷。」——約翰·繆爾(自然作家)
  • 在時間與空間的縱軸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續起之生命,延延繁繁裡,即尊尋仰祀,於焉動念法輪。法輪常轉,勤化萬物,蓋育天地,澤沐四方,善之循環遂可不息。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評論